笪志刚:拜登政府能靠“情怀”拉紧日韩吗

美国总统拜登就任以来,加强国际协调和拉拢盟友的姿态日渐清晰。对于美方将会如何联合亚洲盟友尤其是日韩两国,有日本学者提出,较之特朗普“只谈钱”,拜登政府将会打出“情怀牌”,让日韩两国“赶紧对话合作”,以便美国重新参与地区事务。但拜登政府能借这张牌并辅之以对地区战略张力的渲染,实现奥巴马和特朗普时期都没实现的促成日韩和解吗?这也将影响拜登政府能在多大程度上依托美日韩同盟服务其东北亚乃至“印太战略”。

日韩关系是颇令美国伤脑筋的老问题,也是美国历任总统必须正视的旧账。奥巴马时期希望美日韩关系服务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但日韩关系却因历史恩怨以及现实矛盾持续发酵而陷入战后的冰点。

奥巴马使出浑身解数,促成两国达成《韩日慰安妇协议》《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但这些很快就在特朗普任内成为引发两国矛盾的新导火索,不仅原有成果被束之高阁,还出现了强征战时劳工诉讼、日本对韩贸易管控等新冲突点。特朗普时期对日韩以赤裸裸的“利益牌”开道,最典型的就是狮子大开口地索要驻军费用,这种被拜登称为“敲竹杠”的处理盟友关系方式,以及特朗普任内抬高日本、贬低韩国的区别对待等做法,导致美日与美韩关系的温度差日益明显,嫌隙渐增,美日韩同盟貌合神离。

现在拜登执政已经满月,美方再次撮合日韩摒弃前嫌、服务美国的东北亚乃至印太战略的诉求愈加强烈。但其夹杂着价值观、情怀牌的“撮合术”可否奏效,其协调人地位能否得到日韩尊重呢?从结论的角度看,拜登政府或许理想丰满,但它将会愈发遭遇骨感的现实,所谓的用心良苦也会愈发遭遇盟友的我行我素。

至于原因,一是日韩既有的历史恩怨与现实矛盾并非外力可以轻松解决。虽是地理上搬不走的近邻,但日韩之间这些矛盾涉及历史认知、领土主权和国民感情,事关国家形象、精英面子和民众自尊,即使有时能在美国撮合之下总体可控甚至一时缓解,但多数时候只是短期的搁置争议,并没找到中长期的有效解决路径。即使拜登的“情怀牌”一时奏效,也只是将两国矛盾正在冒烟的炸弹变成延迟的定时炸弹而已。

二是拜登政府也已自觉不自觉地流露出对日韩的温度差。就任一个多月以来,美国新政府对日韩及协调美日韩关系的政策也逐渐展开,但在试图带给日本新的振奋、韩国新的期待的同时,美方在美日与美韩首脑电话会谈时间安排、对日韩在东北亚和“印太战略”中盟友定位的不同表述、半岛问题需要美日韩合力应对等不经意或有意展现的温度差,则让原本日本对拜登政府抱有的较多担心抑或警觉,变成了韩国的焦虑和警觉。这种在韩国看来有些“不公平裁决”的走势,未来很可能会引发反弹和尴尬,也可能意味着拜登政府的“情怀牌”打到半途再次遭遇“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轮回。

三是日韩本身无法消除心理对峙意识与地缘竞争思维。除了历史恩怨和现实矛盾,日韩长期以来逐渐将彼此视为地缘上的竞争对手、经贸上的潜在遏制伙伴甚至对美合作上的较量对手等,这些意识与思维在两国共同参与国际协调、盟友磋商、双边合作、多边合作时,呈现出更多负面外溢效应。特别是近年来日韩在对“印太战略”方面可以说各怀心腹事,相互竞争甚至对立的意识,并非美国一番简单劝诱就可释怀。

比起特朗普时期太过谈钱而伤感情,让美日韩盟友关系若即若离,拜登总统的“动之以情怀”或许能促使日韩投机式的暂时和解,但仅靠价值观外交以及“情怀牌”等,显然无法推动日韩实现所谓的历史性和解。(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黑龙江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