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博:谁煽动了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

自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以来,美英澳等部分国家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激增,已经引起全球媒体的关注。据报道,美国在2020年针对亚裔人群的仇恨犯罪较上一年猛增150%。就连纽约这样全美最为多元化的大都市也未能幸免,2020年被定义为“仇恨犯罪”的案件较上一年上升了7倍。

西方媒体将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归咎于“新冠疫情首先在中国的大流行”以及治安刑事类的犯罪。这是欲盖弥彰,美英社会对亚裔好感度下降以及由此引发的针对整个亚裔的仇恨犯罪行为上升,那些无良政客和媒体才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首先,针对包括亚裔在内的有色人种的种族主义在美英等国根深蒂固。长期以来,美英媒体大力宣扬经济和社会地位的差距是造成种族矛盾的根源,可实际上,在美英等国不乏有色人种精英遭遇种族歧视的案例。前任美国非裔国务卿鲍威尔曾说,“在我所认识的黑人中,没有一个不曾遭受过种族歧视”。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也曾经讲述亲身经历,即便自己已位居国会参议员,在经过白人停靠街边的汽车时,依然会看到对方急忙从里面将车锁锁紧。因为新冠疫情而急剧上升的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恰恰将美英长期存在的超越针对黑人的种族主义公诸于世。

其次,美英部分政客为了掩盖本国应对疫情的失败,散播“政治病毒”,助长了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成为可耻的仇恨“催化剂”。中国经济的强势复苏和社会秩序的迅速恢复,引发了不少美英国家民众对于本国政治制度和社会经济发展模式的失望。美国一些政客使用“中国病毒”“功夫流感”“实验室泄漏”等说法蛊惑民众,推卸责任,并通过社交媒体传播。加上美英等国长期存在的系统性、文化上的种族主义,短时间内令民众对亚裔的仇恨犯罪猛增。

第三,部分西方主流媒体对于以上问题的选择性忽视,以及近些年层出不穷地针对中国的“批判性报道”,无形中推动了民众对于华人的负面情绪,而这种情绪的直接受害者就变成了旅居当地的亚裔。西方政客和媒体自诩为“独立的、追求真相的”。但在现实中,新冠大流行以来,美英各大主流报章涉华新闻几乎呈现出“一边倒”的负面新闻,严重影响了民众客观认识当下的中国。例如,美国一民调机构日前发布的调查显示,受调查民众对中国好感度创下了40年来的新低,这与疫情暴发以来西方媒体的抹黑报道不无关系。

拒绝承认媒体报道的偏颇导致民众对华印象急剧下降,很多英美国际事务观察者对于急剧上升的针对整个亚裔的犯罪行为,大多采取轻描淡写的态度或者直接忽略不计。实际上,也曾有西方资深媒体人直言其中的弊端。前《华盛顿邮报》执行总编本·布莱德利曾说,“我们报道别人告诉我们的,报道我们认为正确的,这也意味着有时候我们报道谎言”。

拒绝承认自身的不足是西方媒体的偏执。从某种程度上,也正是西方媒体的虚伪,导致很多民众不再相信主流媒体的公信力,而选择从自媒体等新兴媒体上获得信息。但这也反过来进一步滋长了右翼极端主义在美英等国的发展。

面对仍在上升的且具有针对性的“仇恨犯罪”,亚裔作为直接受害者,首先,应该联合起来,共同反对种族歧视和种族犯罪,运用法律、政治的手段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其次,必须让散布种族仇恨言论的政客和媒体付出代价,不能让他们以“言论自由”当挡箭牌。除了受害者可以采取法律等手段外,全球媒体都应该加入到维护社会正义、种族平等的事业中来。最后,对抗和仇恨无法最终战胜疫情,合作与关爱才是人间正道。西方政客和媒体应把精力放在“为人民排忧解难”这一真正工作上。(作者是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