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雅克:对香港的管制更清晰权威了

从1997年香港回归一直到2014年,香港社会的特点是相对平静与稳定,这种平静被2014年的“占中”事件打破,直到2019年在香港街头出现了骚乱以及“港独”分离主义活动。说明在维护香港的政治稳定和社会稳定方面,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面临着新挑战。

“一国两制”是解决香港问题的良策,同时事实证明,将“一国”与“两制”结合起来的工作是艰巨和复杂的。“一国”与“两制”并非并行关系,“一国”是实行“两制”的前提和基础,“两制”从属和派生于“一国”并统一于“一国”之内。但从一开始,西方对“一国”的重视就不够,对“两制”反而强调过头了,“两制”是经常出现的提法,而“一国”被视为一种事后安排,或者以此恶毒攻击内地干涉香港。

对中国来说,需要强调“一国两制”的解释,并坚持“一国”的首要地位。中国全国人大刚刚通过的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就是确保一个以“一国”为主导的治理体系。香港需要一个强大的政治存在,来表达和代表回归的实质,即中国主权的首要地位以及香港作为中国一部分的长远发展方向。在港英时期创立的制度安排中,香港政府被视为一个行政机构而非政治领导机关,是公务员组成的队伍,英国总督和英国政府实际上的仆人。1997年后,特区政府不可避免地保留了一些上述特征,因此需要一场强大的改革来改变这一切。

对“爱国者治港”的强调,将为治理香港提供一种新的清晰度和权威。同时,香港的问题也不仅仅是政治安全以及社会撕裂,英国殖民统治为香港留下的另一遗产,是一个高度不平等的社会,一个典型的殖民经济体。经济上的大部分成果由少数享有殖民政府特权的大亨所有,其核心是大亨对大部分土地的所有权,人们常说,香港高房价是因为土地短缺,然而事实是地产大亨们限制了土地供应,高房价让年轻人认为他们即使奋斗一辈子也买不起房。因此,深层次的社会经济改革对香港来说同样重要。

香港需要共享中国改革发展的成果,改革开放提高了内地居民的生活水平,创造了大量的机会,而香港至今仍然没有从殖民传统的泥潭中完全挣脱。香港需要与过去的社会经济状况做一个道别,这个道别建立在一个能改变香港人境况的经济规划上,其中一个方面是融入内地尤其是大湾区这个世界上最具活力的区域之一。(作者是英国剑桥大学高级研究员,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