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美国造不起更拉不动“亚洲版北约”这部车

美日印澳四国领导人昨天首次举行视频会议后发表联合声明,声明全文没有提到中国,但文中有一些平时专门指向中国的话语,比如声称不让印太地区受到“胁迫”。另外一些议题在会前已经被标签化指向中国了,比如帮助印度扩大疫苗生产,媒体普遍要跟上“对抗中国疫苗外交”的分析。有媒体带些夸张地评论称 “中国在这次会议中无处不在”。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在会后对记者说,四国领导人讨论了来自中国的挑战,他们清楚表明对中国没有任何幻想。不过他否认四国机制是新北约,而是称四个国家以集团形式合作。他的表达有点错乱和分裂。

所谓印太战略是特朗普政府的遗产,拜登政府继承并进一步推进它,长期目标显然是塞入包括越来越多军事合作在内的各种对抗中国的内容。对这个方向,战略界无人怀疑。亚洲版北约是舆论界对它的一种描述,它被广泛视为很契合华盛顿的野心。

沙利文否认这个称谓,倒也是一种现实主义。因为他一定知道,现在搞“亚洲版北约”的难度,与把亚洲各国都变成美国的一个州差不多。

四国声明只字不提中国,显然不是美国的意思,但这真实反映出四国对中国的定位不一致,他们的国家利益要求不同的对华策略。其实亚洲没有一个国家愿意与中国在战略上针锋相对,他们都受到美国的引诱和胁迫,他们在拿捏在多大程度上跟从美国能够让战略好处的增加远大于损害他们与中国关系而带来的坏处。

四国机制仍处于起步阶段,美国现在想让这个机制先运转起来,能谈什么谈什么,所以谈气变,谈疫苗,同时给这些议题设置与中国较劲的方向,意图引导以削弱中国在整个地区影响为目标的集团合作,推动更多亚太国家与中国“脱钩”。

如果美国是蓬勃扩张的经济体,中国的发展在走向塌陷,而且我们穷兵黩武,像80年前的日本那样疯狂搞军事扩张,那么美国的印太战略构想很可能成真。然而华盛顿既看错了时代,也误判了它与中国战略竞争的基本形势和性质。

日澳印的第一大贸易伙伴都是中国,其他大多数亚太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也是中国,没有一个国家有遭到中国军事入侵的真实担忧,日印与中国有历史遗留的领土纠纷,他们清楚管控这种纠纷比在美国支持下与中国围绕那些纠纷开战更符合他们的国家利益。究竟往四国机制里灌什么内容,这将是四国的长期分歧和困惑。

那些不敢说但心里想着“亚洲版北约”的美国精英,战略思维都是极度贫乏的。当年用“长电报”推动了冷战的乔治·凯南看来可以做今天美国整个战略界的“耶稣”,那份“长电报”亦可当“圣经”跨时代诵读。而亚太在蓬勃发展,中国大步前进,坦荡磊落。中国刚刚制定了新的五年规划,我们在致力于如何做好自己的事情。美国已经迷路,它仅存的战略方向感就是如何破坏中国。

四国机制作为一个以非宣示对抗中国为目标的合作集团提供了这些国家领导人假装做大事的场景。它会给迷路者似乎找到了方向的安慰,它制造了一种心理按摩,这种按摩不会带来解决他们面临真实问题的斗志,只会帮他们逃避那些问题,昏昏欲睡。

中国会与日本、印度加强正常关系,与中国战略对抗是日印的不可承受之重,中国也不会把与两国的纠纷置于与他们关系的主导位置,这将对美国在它所指的印太地区围堵中国产生长期瓦解和釜底抽薪的作用。中国也会加强与东盟和其他亚洲国家全面合作,那将给日印澳国内的对华强硬势力造成更大压力。

连美国都在与中国对抗还是合作的选择上患得患失,这一基本现实告诉人们,谁想在整个地区孤立中国,被孤立的一定是它自己。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