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若麟:说了新疆实话,法学者竟遭打压

法国斯特拉斯堡法学院前任院长、欧洲城市群伦理道德官克里斯蒂昂·梅斯特仅因为说了几句关于新疆的实话,在法国遭到攻击,不得不辞职。此事充分证明在法国、欧洲乃至西方世界,确实存在着一股强大势力,借助媒体和舆论手段,通过“政治正确主义”这把利剑绞杀真相和真理,制造虚假的历史。整个事件的经过让我们清晰看到,西方所谓“新闻自由”终止于一条隐形但明确的红线:“政治正确主义”,任何越线之举都会遭到打击。找到相应的对策,是我们的当务之急。

梅斯特2019年9月访问中国新疆、目睹新疆现实情况后,他深受触动。梅斯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明了新疆正在发生的事实,包括反恐、职业培训、民族融合等,并且呼吁欧洲和法国应该向中国学习。但法国《观点》杂志的记者杰雷米·安德烈·弗罗雷斯却对梅斯特进行猛烈攻击。攻击理由非常简单:梅斯特为中国说了公道话,这就是“政治不正确”,就是“通中”。至于梅斯特说的是不是真话,并不重要。梅斯特亲自到过新疆,而弗罗雷斯根本没有去过,仅此即可知谁最可能说谎。

为什么今天在西方,一旦涉及中国,是否说谎、是否造谣等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要符合“政治正确”,并且绝对不能越过这条红线呢?因为制造这条红线、幕后的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保守政客对中国有着两大战略诉求:长远看是阻止中国的崛起,近期看是尽可能挑动各种力量反对中国。所谓新疆“集中营”“种族灭绝”等说法都是被刻意制造出来的“政治正确”话题。

“政治正确主义”,法语是Politiquement correct;英语是political correctness。国内已经有人注意到这种现象,认为它是西方“白左”的政治主张,其实它更是西方隐身幕后的统治集团控制全球媒体、控制社会舆论,进而控制广大选民思想的一个强有力的尚方宝剑。

用一句简单的话说明“政治正确主义”,就是你的言行必须“符合社会大多数群体的观念”。问题在于什么才是“符合社会大多数群体的观念”呢?这种观念本应是自然形成的,比如对黑人群体的种族歧视就是一个例子。但我们如今却发现,很多所谓“符合社会大多数群体的观念”实际上是被刻意制造出来的,比如涉及新疆的一些舆论。当“新疆正在发生种族灭绝”的“政治正确”观念被人为制造出来后,任何越线言论都将遭到打击,梅斯特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被迫辞职的。制造“新疆种族灭绝”这一“政治正确”舆论的势力决不允许对其指控真实性的任何怀疑和反驳。梅斯特越过了这条红线,《观点》同时也指责另一位法国作家马克西姆·维瓦斯越过了这条红线。维瓦斯因为去过两次新疆,目睹并写下了关于新疆的真相,并出版了《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一书,也遭到疯狂攻击……

对于大多数西方民众而言,他们没有到过新疆,只能任凭媒体狂轰滥炸式的灌输,最终接受根本不存在的所谓“符合社会大多数群体的观念”,变成真的形成类似观念,进而迫使西方媒体按此导向进行报道;最后控制受到选票制约的政治家的政策制定和执行……这就是中国在近年国际舆论中“形象不佳”的根本原因之一。

我们要真正研究的,是谁在背后操控着以反华为轴心的“政治正确主义”,主导针对中国的这场舆论战。如果我们对此不予以有效、致命打击的话,未来的历史可能会写道:“XX年,中国新疆发生了……”这样的“史实”,我们决不能接受。(作者是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太和智库高级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