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春豪:“发展”而非“民主”才是印度崛起之道

美日印澳视频峰会以及美国防长即将访印,使观察家们再次聚焦印度在印太乃至全球格局中的定位问题。熟悉印度历史的人知道,印度从来不缺大国梦,从“有声有色的大国”再到“全球领导性力量”,无不透露出印度的大国雄心;印度也不缺怀有大国梦的政治人物,从尼赫鲁总理再到莫迪总理,皆是典型。但了解印度国家发展进程的人们又很难否认,由于缺乏对国家发展任务的准确把握,由于偏离实现大国梦的务实路径,印度会时不时地出现战略透支乃至战略迷失。最明显的表征就是在未能实现国内经济社会稳定发展的情况下,盲目甚至是通过战略冒险和战略投机去追求所谓的大国梦。

过去几年印度对外政策的意识形态化,似乎正在重蹈历史上曾经犯过的错误。这几年来,印度积极渲染其“民主国家”身份,主动贴靠乃至加入美国领导的所谓的“民主阵营”,同时夸大与中国的意识形态竞争。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迅速且大幅升级对华战略竞争,将中美竞争定性为“两种制度、两种体系”之争,针对中国制度、中国模式开展“政治战”,并以所谓“民主”“基于价值观和规则的秩序”等作为拉拢其他国家联合制衡中国的借口。印度对此做出呼应,甚至向美国主导的“价值观阵营”倾斜态势明显。

2020年中印关系的急剧恶化,进一步刺激了印度战略界一些人对中国制度的抹黑。印度前外交秘书顾凯杰(VijayGokhale)、萨仁山(ShyamSaran)等曾身居高位的文官亦嚷嚷着对华“意识形态之战”,着实令人震惊。拜登政府上台后,较特朗普时期更加强调美国作为民主世界领袖的地位,酝酿邀请印度参加“全球民主峰会”,重视美日印澳四边机制在维护“自由与开放印太”中的作用,表明美国仍希望将印度拉入其“民主阵营”。

不过,为了真正实现自身崛起,这种意识形态化的对外战略对印度来说要不得。

首先,“印式民主”绝非等同于“西式民主”,美印之间的“民主裂痕”难以掩饰。民主价值观曾被认为是美印关系的重要推动力,两国政府和舆论也反复宣称“最强大民主国家”和“最大民主国家”之间的“志同道合”。但是,随着美印两国国内政治的变化,美印关于“民主”的认知分歧在增多。

特别是莫迪政府第二任期以来,强势推进执政议程,强力压制反对力量,引起美国国内对印度民主制度“真实性”的关切。印度2019年8月以来对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强力管控、2019年底《公民身份法(修正案)》引发的全国性示威以及2020年底绵延至今的农民抗议,是最典型的几个例子。根据英国“经济学家情报社”(EIU)发布的“2020年全球民主指数”,印度排名由莫迪上台之初的27位跌落至53位。另据报道,印度是全球断网次数最多、时长最久的国家,其在印控克什米尔部分地区断网213天更是创下全球断网时长最久的世界纪录。

不久前,针对印度国内农民示威,美国国会“印度小组”多名重量级议员在会晤印度驻美大使时强调,“民主规范必须得到维系,农民有权进行和平示威和获取互联网的权利”。而在拜登上台后与莫迪首次通话时,白宫发布的信息通稿通篇强调“两国领导人”的共同表态,唯独特意指出“美国总统强调其在全球捍卫民主机制和规范的愿望,指出对民主价值观的共同承诺是美印关系的基石”,而未提莫迪表态,弦外之音值得关注。美国《时代》杂志日前在题为“拜登假装莫迪治下的印度是民主同盟,能装多久?”的文章中尖锐指出,“如果莫迪治下的印度无法逆转民主下滑的话,美印关系或许如同基辛格当初形容的那样,像一对分不开又过不下去的夫妻”。

其次,发展是印度崛起面临的首要任务,而中国是印度最重要的发展伙伴之一。冷战结束后至2014年印人党上台期间,印度对本国身份属性的定位,更多是从经济发展角度,即:印度是发展中大国、新兴经济体,是多极化世界中的重要力量,希望推动现有国际体系朝着有利于发展中国家的方向发展。

中国也将经贸合作作为稳定中印关系的重要抓手,及至2014年习近平主席出访印度时,双方明确强调“更紧密的发展伙伴关系是两国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核心内容”。此后,中国对印投资出现大幅增长,特别是互联网科技企业对印投资增长迅猛,对促进印度经济发展起到积极作用。数据显示,2016年—2019年,中国对印度初创企业的投资由3.81亿美元猛增12倍至46亿美元。2019年第二次领导人非正式会晤时,两国领导人还达成建立高级别经贸对话机制、探讨建立“制造业伙伴关系”等共识。

但随着国内经济民族主义抬头以及对华战略疑虑的加深,印度逐渐偏离对华发展合作轨道,甚至采取诸多对华歧视性经贸政策。然而,中印经贸关系结构决定了印度方面依赖性更强、脆弱性更大,印度的歧视性政策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根本不可能实现预期效果。

最后,“民主牌”或许是印度迎合美国的“敲门砖”,但很难成为美国对印度战略帮扶的“承诺书”。除了英迪拉·甘地总理的“紧急状态”时期,印度独立后大部分时间里都处于其所界定的“民主”时期,但美印关系并非总是和谐,这就足以说明一切。事实上,印度对美国最大的战略价值,是其在美国对华战略中的地位,而非印度自身的民主制度。与之相反,中国是印度搬不走的邻居和最重要的经贸伙伴之一,与中国更紧密的发展伙伴关系也有助于印度自身崛起。

印度前国家安全顾问梅农指出,“只有成为强大、繁荣、现代的印度,印度才可能成为世界强国,否则就是本末倒置。在国内民众生活困苦的情况下,所谓的世界强国没有任何意义。”因此,对印度来说,最好的外交政策是8%的经济增长率。”(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研究所副所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