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东:迫切需要“在美国之外考虑对美外交”

当前中美关系何处去已引发各国普遍关注,拜登政府以对华“最严峻竞争对手”定位处理对华政策,布林肯、奥斯汀两名高官当下正进行的拜登政府首次高规格外访选择亚太区域,并在会谈前与会谈中反复宣扬“中国威胁论”,试图不断营造各国协调抵制中方很紧迫的国际氛围。

拜登政府上台曾一度给人以中美关系将会转圜的期待,现正渐趋衰退。美对华外交“一根筋”地寻求与中方全方位战略竞争格局的确定,这将使我们不得不将“在美国之外考虑对美外交”作为开展有效应对的可行途径。

首先,美对华全面战略竞争或对抗的政策态势已基本定型,难以改变。从2011年至今,美国政策精英基本完成了着眼于对华全方位战略挤压的国内精英与公众层面的共识构筑进程,以“全政府”“全议题”“全社会”的“三全式”对华战略筹划与实施的局面已然形成。2017年以来,决策者有关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发言与报告、美国国内任何涉华议题的无数极端化事件等造成美国社会弥漫对华不满,以及谋求对华各层面脱钩的重大行动,这些事实意味着任何旨在转变美国对华不友好政策的努力将难以取得成效。

拜登政府的核心对外政策目标是将特朗普政府对华“三全式”国内布局在国际层面铺展,以达成美国的盟友(含盟国与伙伴)牢固形成对华全面战略竞争共识。拜登反复说的“美国回来了”虽然表明美国不会回归新孤立主义,但它可能会给中美关系乃至世界带来更深层和全面的分裂与对抗。

其次,鉴于美国具有与意识形态对手绝不妥协的外交传统以及“三全式”对华外交的国内格局已确定,中方对美外交如取得成效将不得不着眼于“在美国之外考虑对美外交”,谋求基于实力的稳定关系。拜登政府外交令人印象最深刻之处,是筹划宏大的价值观盟友多边秩序架构,其衡量外交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准是能否有效限制与削弱中国实力与影响力。不同于美国冷战后近30年落实的北约主导、驱逐俄罗斯出欧洲的盟友格局已固化局面,美国在亚太区域针对中国的相似布局正处于起步阶段。“四方安全机制”与美已有的诸多双边联盟渐趋融合为“亚太版北约”,这将会是美构建亚太安全架构的长远目标。在无法改变美方对华战略冲撞既定规划与行动前提下,降低它对中方危害的出路是控制其行动结果,即将主要精力聚焦到加强与美国盟友及最大多数国家相互利益基础之上,以多维度牵制方式达成长久使美国无法有效围堵中国的局面。

第三,美国自身政治分裂及伴随的外交剧烈摇摆,加上盟国和伙伴与中国多层面紧密联系,会使拜登政府筹建多边盟友体系边缘化中国的努力很难如愿,这为“在美国之外考虑对美外交”提供了可行性。美国社会结构内中产阶级分化、民众文化价值认同之战激化以及政治极化仍趋恶化等现实,已经并将继续导致美国对外政策将会在新孤立主义与国际主义之间反复切换,其对外行为的乖张与变化不定已经并将继续损害它在盟友中的可信度。当下在经济、人文和社会等诸多方面,美国的亚太盟友与中国的紧密度远强于美国。它们更愿意获得美国资源解决自身对华困难议题,很难认同盲目跟随美国对华搞全方位战略大碰撞的政策选择,更不会以牺牲自己利益来满足美国“三全式”对华战略竞逐大协调的期待。

过去30年诸如北约东扩、伊拉克战争、金融危机、政治抗疫与当下的联盟抗疫等美国重大外交战略的落实,无一不是以导致地区分裂、对抗与混乱而惨淡收场,这更反复警醒世界各国必须始终对美外交保持高度警觉。鉴于美国政治精英固守所谓自由与专制的两分式简单化看世界的固有观念和叙事,必然使它有意漠视或难以接受中国自身和亚太已存在的政治与宗教多样性并存的客观现实。拜登政府与国会对“印太战略”的众多声明或解释,表明美国不会汲取过去一系列对外战略失败的惨痛教训,而会将以往战略逻辑应用到亚太区域。这不仅意味着美国外交大失败会再现,更意味着亚太区域很可能会出现纷争与混乱局面。

第四,尽管拜登政府表示不排除与中方就某些议题进行合作,但Quad首脑视频会与本周美国高官亚太之行表明,可能的合作也会在竞争的大框架内展开。以民主联盟进行多边抗疫、复苏经济和应对气候变化,意味着美国会将盟友在相关领域对华竞争的要素进行最大化协调,并基于优势地位展开对华竞争式强制合作。与中方关于中美最大限度合作期待不同,美国对华相关议题实施的将是“木桶理论式”最低限度的合作。因此,“在美国之外考虑对美外交”,是确保中美合作以最大限度而非最低限度展开的关键,更是推动国际秩序演变以合乎大多数国家利益的“上限”而非“盟友小集团”利益的“下限”演变之关键。

“情绪化”“非理性”是美国对外行为显著表现,人权、民主等词张口就来,残酷无情地缘政治竞争则是其大国外交的内在本质特征,过去30年对俄罗斯是如此,接下来对中国也将如此。共和党人在2022年国会中期选举及2024年下一轮大选中很大可能胜出的前景,意味着美国两党都会寻求将对华全方位战略竞争当作化解美国内部大分裂的经济有效出路。“在美国之外考虑对美外交”对中国和世界各国都具有紧迫性,只有这样,国际秩序稳定演进才是有希望的。(作者是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