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俊杰:欧盟疫苗危机暴露治理困境

奥地利、捷克和保加利亚等欧盟6国总理3月17日一致要求欧盟建立疫苗分配“修正机制”,这进一步暴露出新冠疫情冲击下欧盟内部的矛盾和问题。去年3月欧洲第一波疫情暴发以来,欧盟及其成员国深受其害。据欧洲疾控中心统计,截止到3月中旬,欧洲30国累计确诊新冠病例2325.55万例,其中死亡56.24万例。欧洲社会的短板在百年未有之大流行病面前暴露无遗,从疫苗分配危机中就能感知到当前欧盟面临的困境。

鉴于欧洲社会高发的疫情,今年年初欧盟委员会制定了欧盟的新冠疫苗接种计划,拟到今年夏天让70%的欧盟成员国公民完成接种,并向英国阿斯利康制药公司订购大批疫苗。然而,1月22日阿斯利康公司突然告知欧盟,因生产环节出问题,该公司被迫减产60%。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欧盟27个成员国既定的新冠疫苗分配方案大打折扣,引发欧盟一些中小成员国对西欧国家占有更多疫苗的不满。中东欧6国总理要求欧盟建立疫苗分配“修正机制”,恰恰表现出欧盟内部“新欧洲”和“老欧洲”之间的矛盾和利益冲突。

更令欧盟雪上加霜的是,阿斯利康公司提供的新冠疫苗还接二连三地出问题。该公司疫苗在法国的接种后不适比例为0.66%,远高于美国辉瑞公司新冠疫苗的0.19%。最近,欧洲多国出现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引发血栓栓塞事件,仅荷兰就收到10起疫苗接种事件报告。尽管该公司强调其生产的新冠疫苗安全性并无问题,但目前已有20个欧洲国家宣布暂停使用阿斯利康新冠疫苗。这样一来,欧洲不但出现了疫苗短缺危机,而且还存在疫苗风险危机。

到目前为止,欧洲药品管理局(EMA)只批准接种4家药企的新冠疫苗,除阿斯利康外,还包括美国莫德纳疫苗、强生疫苗和美德合资辉瑞疫苗。相比之下,阿斯利康疫苗成本低、易贮存、产量大,受到欧盟青睐。而这次阿斯利康疫苗遭多国停用,触发了欧洲疫苗危机的另一个问题——欧盟自身研发的疫苗十分有限,阿斯利康疫苗又存在较高风险,如何寻找替代疫苗?当欧盟把期望的目光转向大西洋彼岸的美国时,遭到美国的无情拒绝,“美国优先”和“疫苗民族主义”让欧盟感到心寒。这也暴露出美欧在新冠疫苗供应问题上的矛盾冲突。

在欧盟疫苗危机出现后,一些中东欧成员国对欧盟的短板十分无奈。为稳定国内局势、有效控制疫情,他们只好另辟蹊径。奥地利和捷克等国领导人在指望不上欧盟疫苗的背景下,主动寻求中俄疫苗。奥地利总理库尔茨称,只要中俄疫苗公司提出申请,EMA就应该考虑审批。1月29日,匈牙利政府批准采购使用中国疫苗,为欧盟成员国跟进开了先例。对欧盟和欧洲社会而言,这本应该是件好事,欧盟委员会也应因势利导,加大与中俄的联合抗疫力度。然而,欧盟在应对疫苗危机的关键时刻,再次错失良机。

近日,欧洲媒体频频爆料称,欧盟有可能提出一项“疫苗护照”提案,其宗旨是只认可EMA批准的几种新冠疫苗,不认可中俄研发生产的疫苗。欧盟个别领导人甚至呼吁欧盟成员国“不要受中国和俄罗斯新冠疫苗的诱惑”。按照欧盟“疫苗护照”的逻辑,欧洲公民只有接种了美欧公司的疫苗,才会产生抗体,才可以被允许进出欧洲。反之,欧洲公民接种了中俄新冠疫苗,就可能无效或存在隐患,就不允许进出欧洲。

分析欧盟“疫苗护照”提案的动机,主要有以下三点:

一是对中国新冠疫苗的安全性和可靠性持怀疑态度,认为欧盟国家在短时间内都无法完成疫苗研发生产,中国或俄罗斯凭什么就能超越欧洲,制造“抗疫神话”;二是对中国疫苗采取“敌视”态度,认为中国研制新冠疫苗的成功既有损美欧药企的权威性,更会同西方国家争夺疫苗大市场;三是戴着有色眼镜或意识形态偏见来看待中国新冠疫苗,担心中国搞所谓的“疫苗外交”、制造国际影响力。

假如欧盟真要出台并实施具有歧视性的“疫苗护照”,那只能说明欧盟领导人缺乏战略远见,治理能力陷入困局。试问:如果中国的新冠疫苗不行,怎么还有几千万中国公民接种,怎么还有六七十个国家采购中国疫苗,其中也包括一些欧洲国家?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欧盟不认可中国疫苗,就意味着中国公民不能自由进入欧洲。同样,中国也可以不认可欧盟的疫苗,欧洲公民也就无法进入中国。真要出现这种情况,中欧经贸联系和文化交流将严重受挫。

欧盟疫苗危机暴露出一系列深层次问题,新冠疫情对当今资本主义制度、生产方式、价值观以及治国理政等造成的冲击,难道不值得欧洲当政者认真思考和反思?(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