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中国需多渠道讲清这六点,处变不惊

中美阿拉斯加对话将于北京时间星期五上午开始,为期两天。这次对话举行的消息在中国社会传播比较广,但由于美方在会晤前的一系列攻击性言行,中国公众对这次对话能取得实质成果并不抱什么希望。对整个中美关系也是,中国社会其实做好了它可能长期紧张乃至越来越紧张的思想准备。

因此我们认为,中方对话者应是带着比较轻松的心情前往阿拉斯加的。这是一次战略沟通,而不是美方单向施压的舞台。美方对他们有优势主导这次对话的所有想法都是虚幻的,他们自认为的那些优势可以用来干别的事情,但无法用来塑造中国对一些涉及本国核心利益问题的态度。

让中国收回香港国安法,还是收回全国人大关于改革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任何一个中国人都能告诉美国政府这纯属做梦,还用得着两国高官百忙之中去阿拉斯加摆一个场子来申明这件事吗?

我们认为,沟通总是必要的,因为美国对中国存在整体性误判,无论通过外交接触,还是通过舆论交流,当然也要通过行动作为语言的不断验证,中国要让美国逐渐了解我们的一些基本立场,以及我们捍卫这些立场的信心来源。

第一,中国没有在亚太地区从事地缘政治扩张的野心,中国的发展是由十多亿老百姓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推动的,进一步满足人们的这种愿望是中国政治的根本重心。中国不认为自己有能力,也完全不认为有必要采取帝国主义的扩张方式实现发展,对外开展平等互利合作已被证明更加稳妥有效。

第二,中国摸索出了一套适合本国国情的国内治理方式,在意识形态上与西方形成一些差异,但我们对西方不存在敌视,和而不同是我们的基本愿望。美国发起对中国的战略围堵,恶化了中国的安全环境,迫使中国加快发展军力,开展针锋相对的意识形态斗争。与此同时,中国整体上保持着防守策略。

第三,中国决不接受美国干涉我们的内政,美方内部怎么消费“人权”话题是他们的事,中国决不会给他们开对我们实施长臂管辖的口子。这方面我们能够做的只是帮着美方了解中国的政治逻辑,以及我们采取各项治理措施的道义基础,这样的对话不意味着我们有可能对美方压力的任何屈从。

第四,我们与周边存在领土纠纷,和平解决问题是我方的一贯立场,而且中国历来主张不把领土纠纷搞成中外关系的主导面,不让它干扰中外开展合作。管控好领土纠纷,中方的这一态度坚定不移。

第五,继续保持发展是中国的神圣权利,我们从未把经济总量有可能在若干年后超过美国作为一个地缘政治目标加以规划,从未考量过如何用“中国霸权”取代“美国霸权”。北京非常诚恳地希望21世纪是中美和各国共赢的世纪,中国继续发展将不是中国的零和胜利,其成果能被整个世界分享。

第六,中国人对我们有能力捍卫自己的国家安全、美国无论如何遏制不住我们充满自信。美国如果愿意与中国和平共处,多开展合作,我们会很欢迎,也会努力促使这样的相处取得成功。如果美方执意开展对抗,我们也将坦然地予以奉陪。

我们注意到,美国新政府对如何与中国打交道投入了大量心机,与盟友开了一系列“筹备会议”,释放了一堆强硬信号,试图制造先声夺人的效果。我们想说,大国关系不是靠这种拉声势、耍花招来构建的,大国如何相处,实力和意愿的匹配最重要。需要指出的是,美国严重高估了其实力与它想遏制中国这一战略狂想之间的匹配度。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