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晓兵:英国核军控的三大退步

英国不久前发布规划脱欧后长期战略蓝图的评估报告。其中一大变化就是大幅调整核战略,这给刚刚露出一丝希望的国际军控进程再添寒意。

从军控角度看,英国核战略调整有三大退步。一是核弹头数量触底反弹。冷战结束以来,英国核弹头数量一直呈削减趋势,2010年时承诺到2020年代中期削减到不足180枚。但此次战略评估逆转英国30年来的核裁军走势,转而提出要将核弹头上限增至260枚,增幅高达40%。

二是降低核武器使用门槛,宣称要使用核武器对付新兴技术威胁。此前,英国的核武器主要用于对付核、生、化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此次提出核武器还要用于对付新兴技术威胁。据英国媒体透露,所谓的“新兴技术”包括网络、人工智能、加密和激光武器等。

三是保持所谓“刻意模糊”,部署核弹头数量由透明转向保密。英国一向自诩在核武器透明度方面做得很好。但此次宣布不再公布实战库存弹头、部署弹头和导弹数量。其目的据说是迷惑敌人,增加对方筹划进攻的难度。

英国核战略调整将给国际核军控与防扩散带来一系列负面冲击。首先,它增加了国际核裁军障碍。本来,美俄今年初紧急续签《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给国际核军控带来峰回路转的希望。美俄也均表示有意以此为基础讨论新的军备控制安排。但俄罗斯一直主张,核裁军也应考虑英、法核力量。英国此时大幅增加核弹头数量,并明里暗里将矛头指向俄罗斯,势必会增加美俄进一步核裁军的难度。

英国核战略调整还将给美国核战略带来负面影响。当前,在军控问题上态度比较积极的拜登政府声言要调整前任留下的核战略,并考虑停止某些核武器研发项目,包括前任政府提出的研发下一代新型潜射核弹头W93计划。但英国的核武器现代化计划,有赖于该款核弹头的研发,因此大力游说美国国会为W93拨款。出于维护美英特殊关系的考虑,拜登政府可能突破红线,研发新型核弹头。这对国际核裁军来说绝非福音。另外,既然英国可以借口国际安全形势变化而增加核弹头数量,美国鹰派也可以此为由反对进一步裁减核武器数量。

其次,它增加了核武器使用的风险。新兴技术的范围极广而且使用门槛远比核武器要低。英国威胁对此类攻击实施核报复,将使核武器的使用场景更加多样,危害不容低估。

最后,它将冲击和削弱国际核不扩散机制。出于对核裁军进程停滞不前的极度不满,无核国家推动达成了《禁止核武器条约》,提出一系列激进的核军控主张。英国作为北约成员国躲在美国核保护伞下,还要继续增加核弹头数量,降低核力量透明度。这势必会加剧无核国家不满,使今年8月的第十届《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蒙上阴影。如果审议大会再次流产,无疑将损害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普遍性和权威性。(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军控研究中心主任、博导)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