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峰:印度切莫不计代价玩“平衡手”

近段时间,仍在新冠疫情泥潭中苦苦挣扎的印度却受到西方竞相追捧。从美印日澳领导人同台的“四方机制”峰会,到美国新任国防部长高调访问新德里;从法国年度“拉贝鲁兹”军演首次邀请印军参演,到英国首相约翰逊力邀莫迪总理参加伦敦七国集团峰会。这都反映出当前西方国家寄予印度的地缘战略厚望,给予了印度愈来愈大的“国际能见度”,但这也对新德里如何处理中印关系提出了新考验。

近20年来,关于21世纪印度的崛起一直是国际社会尤其西方热议的话题。这其中既有印度经济发展、民生改善和国力增强等自身原因,也缘于印度人口众多、体量庞大和市场潜力而备受国际商家青睐。但每一轮“印度热”的背后,总少不了对中印政治体制、经济指标和发展模式等等的对比甚至炒作,似乎中国崛起成为印度崛起最重要的参照与衡量指标。这集中体现了由于当前自身实力相对下降,在面对中国崛起这个时代课题时,西方战略界的一种无奈心态,即自知越来越无法单独应对中国,于是寄希望地缘位置关键、政体又“师承西方”,经济亮点颇多而又与中国矛盾不少的印度,自愿加入到“志同道合”的民主伙伴序列,扮演好共同协力牵制中国的新角色。

西方国家的这种心态在美国“印太战略”上显现得最为淋漓尽致。美印关系的节节升温与中国崛起的势头同步绝非偶然。年初,特朗普政府在下台前提前解密了《印太地区战略框架文件》。在这份过去几年美国“印太战略”的政策指南中,短短10页就有20多次提到“印度”,称其为“南亚国家中的佼佼者”和“确保印度洋地区安全的领导力量”。该文件不加掩饰地表示,强大的印度与“志同道合的国家”合作将有助于保持美国与中国的平衡,声称美国将通过全方位合作,巩固与印度的“持久战略伙伴关系”以应对中国。

拜登上台至今,虽不认同特朗普的诸多外交理念和具体做法,但在发展美印关系上不仅认可印度为“全球领先大国”和印度洋地区“净安全提供者”,而且“联印制华”在其联盟政策中的作用愈发凸显。日前,美国主导的首次“四方机制”峰会已展现出拜登政府试图打造一个以华盛顿为核心、汇集盟友和伙伴的新政治集团,一套连接覆盖欧亚大陆东缘和南缘的新区域性架构。此外,在近来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澳大利亚公布的类似印太政策文件或声明中,印度都被提升到打造所谓“印太秩序”的关键地位,成为其下一步印太外交的重要对象。

面对西方新一轮热捧与拉拢,素有“有声有色大国”执着追求的新德里自然笑而纳之。长期以来,印度不满足影响力限于南亚一隅,渴望赢得更大的国际舞台,重现昔日的大国荣光,最近20年综合实力的积累让这一愿望更加强烈。通过近期与西方社会的密集互动尤其是“四方机制”,印度获取了更多的地缘和经济实利,以及对其“印太大国”地位的认同和背书,甚至有望成为决定“四方机制”未来的关键。在印度看来,中美战略竞争让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外交、军事、经贸、科技诸多领域更有动力给予其实质性的支持,对冲中国崛起所带来的地缘压力。这对于因边境对峙和流血冲突仍处低迷的中印关系来说,其现实意义不言而喻。

“共同意识形态”也好,“民主价值观”也罢,这些冠冕堂皇却有悖时代大势的口号,究竟只是印度为达目的、拉近与西方战略距离的抓手,还是其真心实意想参与“反华联盟”、与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深度捆绑的盟约,这对于下一步中印关系发展将产生重要影响。

中印是搬不走的邻国。双方早有“中印是伙伴而不是对手、是机遇而不是威胁”的重要共识,两国更有同属“金砖国家”、上合组织等新兴国家的共同属性和利益交集面。当前的中印关系正处于低谷,受政治环境和新冠疫情的双重影响,双方从官方到民间,从经贸合作到人文交流严重受挫受阻,迫切需要汲取教训,恢复互信,坚守好“不对抗、不冲突、不脱轨”的底线。印度需要继续通过双边对话与中国一道解决历史和现实矛盾,而不是不计代价和后果地去玩“平衡手”,甚至选边站队,成为反华“一线国家”。(作者是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部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