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经:想拿人口问题唱衰中国,真可笑

公安部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出生并且到公安部登记的新生人口数量为1003.5万人,较2019年1465万的新生人口出现了明显下降。舆论对人口问题的关注迅速增加,一些学者进行了深入分析。有关推动实现适度生育水平,增强生育政策包容性,减轻家庭生育、养育、教育负担,释放生育政策潜力的内容也纳入到“十四五”规划纲要当中。

一些“嗅觉灵敏”的西方媒体也关注到中国人口问题,甚至将其引为“中国崩溃论”的新证据。如《华尔街日报》称中国劳动力衰退、少子化等问题笼罩着经济前景,《纽约时报》认为中国人口危机是“21世纪最重要的地缘政治事实”,中国“未富先老”、经济前景暗淡。

有西方研究机构新近推出报告称,中国劳动力将逐年减少0.5%以上,而美国高出生率和移民政策令劳动力在未来30年扩大。有人甚至据此认为,因人口问题“中国经济永远超不过美国”,这种将人口与中美竞争联系起来的唱衰论调,得到一些西方媒体与机构的追捧。

关于中国,西方一些媒体机构最大的问题是不客观,在人口问题上亦是如此。人口统计难度高,真实情况究竟如何,非常值得细致地调查研究,即将公布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价值极大。但是西方一些媒体机构常常陷入所谓“中国人口出生数字长年造假”“中国人口已经负增长”这样的偏执逻辑中。既然中国官方数据“不可信”,而问题“肯定”又存在,那么这些媒体机构片面推导出的所谓“真实情况”只能是崩溃性的。

近年来我国出生人口下滑的确有些出乎外界预料,但并非不可解释。直接原因是适龄人口结婚、生育年龄推迟,导致一胎出生超预期下滑了约300万,二胎出生有所增长但也少于预期。20-30岁的育龄女性,也就是“90后”女性,每个年龄段都不少于900万,她们本应是结婚生育的主力军。然而随着女大学生数量超过男生,女性教育深造和工作拼搏的时间明显增多。再加上对婚姻对象的要求提高,年轻女性在2016年后明显推迟了结婚与生育时间,主要结婚年龄从过去的20-29岁,变为25-34岁。2019年40岁以上结婚人数为368.5万,超过了20-24岁的365.4万。

青年人口教育水平大幅提升绝不是坏事。有大学学历的女性比有初中学历的女性结婚晚一些,对配偶要求高一些,是很正常的现象。由此导致的结婚与生育推迟,让出生人口低于预期,并非不可挽回。事实上,2019年30-34岁结婚人数就比上年有所增长。大批女性因求学、工作而推迟结婚,但还是会按传统模式步入婚姻殿堂,大概率带来一胎生育的反弹。

国家和社会应该对年轻人结婚与生育提供帮助,同时这方面也的确大有可为。中国幅员辽阔,三四线以下城市与乡镇生活压力明显比一二线城市小,因教育程度提升导致的婚育推迟现象确实存在,但大龄未婚现象相比东亚其他国家来说并不算多。

东亚其他一些地区生育率低,重要原因是地域狭小、社会同质化。日本女性生育率为1.4,1/7的女性终生不婚,韩国女性生育率为0.9,为世界最低,香港、台湾等地区及新加坡的生育率为1.1,并且上述国家和地区所采取的种种提振生育率的政策大多效果不佳。而中国的回旋余地要大得多,地区差异给释放生育潜力提供的空间要广得多,国家在政策层面能采取的办法也多得多。生育政策潜力至今还未完全释放,也未采取发达国家常见的大力度补贴模式,中国社会有“老人帮带小孩”等传统家庭有利因素,中国的人均住房面积已经是东亚地区最高且还在不断增长,“房住不炒”对缓解年轻人购房负担效果显著。考虑到种种制度层面的优势,中国实现适度生育水平是可以预期的。

随着经济发展及国民教育程度的上升,人口出生率下降是必然现象。过往一些国家的经验证明,在采取合理的应对措施之后,出生率出现反弹也是常见现象,并非如一些危言耸听的说法,人口将不断减半直至消失。人口对经济有长期影响,生育形势值得关注和重视。但人口问题对国家经济和社会的影响是长期的,有相当长的时间去调整应对,并非立刻就要“出事”,结局早已“注定”。东亚一些低生育率地区人口问题之所以久病成疾,是因为这些地区综合资源不丰富、产业层级单一被锁定、社会生活压力过大等固有缺陷导致调整也未见更大成效。

中国产业门类齐全,经济模式多种多样,年轻人未来想象力空间无限,既有努力奋斗的前景,也具备悠闲生活的条件。实施计划生育政策,有计划地控制人口是中国主动做出的选择。即使人口出生率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处于较低水平,劳动年龄人口下降,中国劳动人口在相当长时间内超过发达国家总和,仍会是一个基本前提。在教育红利与科技水平突飞猛进的支持下,中国劳动力的平均产出有极大提升空间,并不存在所谓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未来一段时间我们主要关注的仍然是就业问题。

人口是超长期的问题,变数很多。而“经济崩溃”这样的问题应该属于短期至中期,太远的预测没有意义。西方一些媒体机构以往唱衰中国经济的所有套路已基本失效,新近又捡到一个“人口问题”拿来当论据,这只能说明对中国崛起已无法阻挡。(作者是科技与战略风云学会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