笪志刚:韩国自主平衡外交具有示范效应

近来,在美国新政府试图通过所谓国际协调来恢复对国际和区域事务影响、统合与盟友“战略协作”的过程中,华盛顿营造排斥对手的“小圈子”、编织遏制特定国家的“俱乐部化”网络、以意识形态划界要求别国“选边站”的姿态日益明显。但与此同时,仍有韩国等一些美国盟友或伙伴从本国根本利益和国家大局出发,坚持和平、合作与发展的共赢理念,在外交乃至安保合作上不断摸索与邻为善、与邻为伴,追求并实践兼具独立自主性和平衡性的多选项。

在中美博弈加剧的形势下,韩国明显面临美国非此即彼的“选边站”、加入美国主导的遏华小圈子等多重压力。作为美国盟友,韩国确实需要恪守韩美同盟的一些基本准则,顾全两国战后长达70多年的盟友关系。但实践上韩国并没有唯美国马首是瞻,更多则是从维护本国核心利益并从经济实际出发,尽量做出符合韩国利益最大化的理性、冷静和务实选择。至少从以下两个维度,可以检证韩国这段时间处理大国外交的努力。

其一,追求相对独立。独立处理外交、地缘、多边以及内政事务,是衡量一个国家是否自立乃至走向成熟的标尺。尽管韩国地处存在诸多热点和焦点问题的东北亚,域内外大国关系复杂多变,历史恩怨与现实矛盾交织,但基于独立的价值判断和外交目标,韩国在尊重域内国家内部事务、理性看待大国关系及相关变数、最大限度尊重交往准则及维护建交宗旨等方面,展现了不轻易跟着域外节奏走的坚持,较为独立地在推进半岛和平进程、深化中韩合作等方面做出正向努力。

自主外交也是衡量一个国家主权地位和国际形象的应有之义。韩国遵从本国“和为贵”的儒家历史传统和秉承远亲不如近邻的“邻里观”,不仅拒绝加入鼓噪遏制中国的蝇营狗苟的“小圈子”,还从实际出发不断扩大疫情下的中韩全方位合作。本月3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刚刚与韩国外交部长官郑义溶在厦门举行会谈,双方就朝鲜半岛和平进程和进一步深化韩中关系等事宜深入交换意见,达成广泛共识。双方还商定上半年启动两国外交与防卫的“2+2”对话。5日,韩国国防部跟进释放了“将积极参与韩中外交安全‘2+2’对话”的信号。可以说,激活中韩“2+2”对话机制堪称韩国展示利他外交自主性的点睛之笔。

其二,淬炼有效平衡。对韩国来说,中美都是至关重要的地缘和合作伙伴。从历史的维度,朝鲜战争使韩美形成盟友关系,对美安保和战略互动成为韩国维护国家安全和国际地位的重要考量。从文化的维度,中韩同属儒家文化圈的重要成员,中韩文化水乳交融有助于两国拉近民间友好和构筑文化等软实力的彼此借鉴。中韩建交到现在,两国经贸规模不断攀升,高水平发展有目共睹,中国已成为韩国最大的贸易和投资伙伴。面对这样一种现实关系,韩国基于独立性和自主性,不断淬炼自身在中美两大国间的沟通和协调角色,实现了外交和防卫领域的总体平衡,避免了一些国家由于不合时宜的“选边站”而引发内政及外交风险。可以说,在中美之间确立“走平衡木”技巧,折射了韩国的外交周旋能力。

毋庸置疑,韩国追求在大国和多边外交中的独立性、自主性和平衡性,谋求在中美乃至欧美亚各种力量间的微妙平衡,首先是符合自身的国家和战略利益。但韩国自觉和不自觉地展现出那种外交层面的冷静和理性,看似好像是在中美之间艰难追求着某种平衡,实则反映了一个国家外交的远见乃至“抓大放小”的现实考量,这样的努力已经超越中美韩三边框架,具有次区域乃至多边的示范意义。尤其值得同为东北亚地缘利益攸关方的日本、南亚利益攸关方的印度,甚至远在欧洲的德国、法国等美国盟友或伙伴借鉴。

或许韩国没有刻意去塑造,但其积极主动推进中韩各种对话机制,疫情下拓展多边交流与合作的努力,实则将为包括半岛问题在内的东北亚地缘带来稳定新增量,成为维护多边关系的新制衡因素,也必将为中韩关系深入发展奠定更加坚实的基础。(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东北亚战略研究院首席专家)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