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会荣:乌东局势升级背后的多重博弈

乌克兰东部地区局势近来剧烈升级,频繁交火导致冲突双方均有伤亡,表明去年达成的全面停火协议彻底失效。实际上,自2014年乌东冲突发生以来,乌克兰政府军与东部地方民间武装的互射始终没有停止。所不同的是,这次冲突升级伴随甚嚣尘上的信息战和口水战,背后则是相关各方立场变化以及彼此之间复杂激烈的博弈。

首先,从美欧的角度看,拜登政府执政后对俄愈加强硬,积极利用乌克兰遏制俄罗斯及修复跨大西洋关系。近两个月美乌高官互动频繁。拜登政府反复强调,支持乌克兰维护主权和领土完整以及融入欧洲大西洋体系,承诺帮助乌克兰提升抵御能力。美国防部宣布为乌克兰提供1.25亿美元安全援助,重申为乌方提供防御性致命武器。北约还派遣军事顾问团访问乌克兰,帮助培训军事力量。

然而,美欧并非铁板一块。欧洲各国对乌东局势的立场也不一致。英国积极介入乌克兰事务以彰显“全球英国”影响,在与乌方签署关于政治合作、自由贸易和战略伙伴关系的协议后,派遣军事顾问团访乌,承诺帮助乌方发展海军。波兰和立陶宛作为邻国支持乌克兰仇俄抗俄,与乌克兰成立“卢布林三角”。法德两国则不愿看到乌克兰局势升级,仅表示关注乌东地区局势以及俄军动向,呼吁各方履行新明斯克协议和通过诺曼底协商机制解决问题。

其次,就乌克兰自身来讲,泽连斯基执政以来无力兑现结束顿巴斯冲突、反腐和发展经济等竞选承诺,支持率已降至不足20%,显露出弱中央政权的底色。他改变了执政初期寻求通过与俄罗斯对话解决顿巴斯问题的立场,逐渐回归前总统波罗申科的强硬路线,寄希望于通过依靠美国和北约抗俄。这种情况下,乌克兰作为美国对俄发难工具的功能凸显,在国内外事务中几乎逢俄必反。

再者,从俄罗斯的角度看,面对拜登的强硬态度,俄罗斯仍尽量寻求与美缓和关系,避免双边关系继续恶化。俄方表示,顿巴斯冲突是乌克兰内部冲突,俄罗斯不是冲突方。而美国和北约的支持助长了乌方军事冒险心理和挑衅行为,不利于解决乌东冲突。俄方对乌方的挑衅保持克制,不会轻易进入圈套。与此同时,俄方将在靠近俄乌边境的俄方一侧境内保持高度戒备。

美俄在乌克兰的缠斗是双方地缘政治利益碰撞的必然结果,其对欧亚地区和国际局势的影响是深远的。

其一,美国和北约对乌克兰内政外交的深度渗透将不断削弱乌克兰的独立性,迫使乌克兰更深陷入大国地缘政治竞争,不但无助于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而且会加剧地区分化、寡头政治、精英内讧等痼疾,最终损害国家的稳定、发展以及民众福祉。在苏联解体后独立的15个国家中,过去30年乌克兰是唯一一个GDP在世界占比下降的国家。残酷的地缘政治斗争、治理能力有待提升的政府叠加持续恶化的疫情,拖累着乌克兰的经济社会发展。

其二,乌克兰危机对俄罗斯既带来“克里米亚效应”,提升了普京政权的稳定性,但也给俄罗斯财政造成一定负担。俄罗斯“向东看”,寻求在“大欧亚”空间破局,这对俄罗斯加强与东方伙伴的合作提供了推动力,破局速度则取决于俄与东方伙伴务实合作的决心和行动力。

其三,乌俄关系将持续恶化。双方围绕顿巴斯和克里米亚的对峙将长期化,口水战和信息战不会停止,相互摩擦将时有发生。乌克兰将继续打压国内亲俄的“反对派平台-为了生活”党,采取更多“去俄化”措施。而俄罗斯将继续支持乌东地方武装,为顿巴斯居民发放俄罗斯护照,继续增加投入巩固克里米亚归属俄罗斯的现状。

基于国际国内考虑,俄罗斯不愿主动挑起事端和升级矛盾。对于乌方的攻势,俄方将尽可能保持克制,并伺机有力回击可能发生的挑衅行为。乌东地区不大可能发生大规模战争,因为乌东地区亲俄派占比不如公投前的克里米亚高,俄罗斯若采取克里米亚方式获得该地区的成本和风险过高,而乌克兰政府军虽然作战能力较前几年有所提升,但尚无一举歼灭东部地方民间武装的把握。美国和北约仅有意为乌克兰政府军提供支持,却无意直接卷入乌克兰东部的冲突。

其四,乌克兰远离美国,却是欧盟门户。欧盟对乌克兰的考量除了地缘政治因素还有对自身安全的深度关切。随着欧盟战略自主意识不断上升,欧美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差异将更分明。欧盟不愿与俄罗斯直接冲突,德法尤其避免激怒俄罗斯,未来俄欧关系将趋于复杂化,合作与冲突继续交织。

最后,美俄关系将继续恶化,双方对抗的范围和烈度都呈上升态势。美国对乌东问题现有协商机制以及和平外交手段的漠视,以及对乌克兰军事领域的支持,很可能促进国际政治的“丛林化”,不利于乌俄矛盾的化解,也不利于东欧地区的和平稳定。

总之,乌东冲突问题短期内看不到解决的希望,相关各方围绕乌东问题的博弈还将持续,甚至加剧。(作者是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乌克兰室主任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