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开盛:美国自始至终都在利用东南亚

在上届美国政府的外交布局中,东南亚是一个被相对忽视的区域。虽然时任总统特朗普提出包含东南亚在内的“印太战略”构想,但他本人却三次缺席美国—东盟峰会。不过,这种忽视倒是为拜登政府创造了表现机会。拜登首次参加的美日印澳视频峰会就做出规划,支持印度在明年底之前生产10亿剂美国强生公司等开发的疫苗,向东南亚国家等分发。虽然借此对抗所谓中国“疫苗外交”的意图明显,但也从侧面表现出拜登政府对东南亚的“重视”。

根据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东盟研究中心2月发布的报告,东南亚对拜登政府的期待显著提升,认为美国是可靠战略伙伴的受访者比率从去年的34.9%增至55.4%。迄今为止,拜登政府还未就其东南亚政策发布专门文件,但相关信号已清晰可见。比如,作为美国霸权象征的美军航母战斗群更加频繁地进出南海;在3月3日发布的《临时国家安全战略指南》中,拜登政府则强调了与新加坡、越南以及其他东盟国家的伙伴关系。

但从既有信号来看,即使作为外交老手,拜登及其执政团队似乎也未认真考虑东南亚地区的复杂性。比如说,涉及复杂主权争端的南海问题,更适宜在远离民族主义的闭门谈判中而不是在航母的甲板上处理。既有社会主义制度的越南又有西式民主的菲律宾、既有发达如新加坡又有发展滞后如缅甸的东南亚,对于社会制度和治理模式等也没有非黑即白的选择。一些东南亚国家之所以能够实现繁荣,靠的也主要是政治稳定、发展决心,而不是对西式民主的信奉。正如一些欠发达国家在模仿西方过程中的教训以及新加坡、越南等国经济发展的经验所表明的那样,强调良好的经济社会治理比生搬硬套西式民主更加重要。

这就需要华盛顿在同政治、文化等都与自身不甚相同的东南亚国家打交道时,拿出更多谦卑姿态。正如新加坡前驻联合国代表马凯硕所言,现在是美国多少要以谦卑之心同亚洲接触的时候了,特别是在处理东南亚事务的过程中,美国应该学会与它所认为的“不完美”政权打交道,并能做出不完美的妥协。

但拜登政府上台以来一再强调美国的“自由民主优势”,宣称要在世界范围内重建美国的“道德权威”,这就很难让人期待它会对东南亚的复杂性做出认真考虑。拜登政府将民主与人权视为重拾美国软实力、恢复世界领导地位的重要手段。但这一政策是否有利于其他国家,包括东南亚国家,就不在它的考虑范围了。

更关键的是,无论拜登政府还是美国过去其他任何一届政府,都很难从“自由世界灯塔”这一自负、傲慢的自我标榜中摆脱出来。在深层自私心态与现实强权主义思维支撑下,美国霸权也有“天真”一面:凡是它自己认为好的东西,对其他国家也一定好,结果就是“己之所欲,必施于人”。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输出“自由、民主、人权”的步伐从来不曾停止,甚至施以武力也在所不惜,结果却换来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等被干预国的“一地鸡毛”,美国又何曾反省?

而且,拜登政府东南亚政策的根本目的,还是服务于同中国进行战略竞争的需要,而非从该地区及其国家的具体情况出发。正因如此,当中国与东盟商谈南海各方行为准则之际,美国做的却是派航母搅局南海以及鼓动东盟国家“警惕”中国。在中美经济、军事实力日益接近之际,美国对华战略可能越来越倚重第三方力量,而东盟正是美国希望借助的帮手。为此,美国将进一步试图把东南亚纳入对华打压的战略轨道,但绝不会对东南亚施以真正的关心。

这种情况下,拜登政府的东南亚政策能走多远值得关注。东南亚国家对拜登政府的期待有所提升,是在与特朗普时期美国糟糕国际形象进行比较后的结果。如果拜登政府在缅甸问题上除了制裁外别无良策,在南海问题上只会搅局和火上浇油,为了打压中国而强行要“绑定”东南亚,那么这种期待可能很快就会被失望所取代。(作者是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