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腾军:美国掉入“布热津斯基预言”?

24年前,美国著名地缘政治学者布热津斯基出版《大棋局》一书,就当时和未来地缘政治格局做了精辟分析,其中不少判断今天看来仍有生命力。布热津斯基此前对美国外交的警言最近再度引发关注,他曾指出:“最大的潜在危险是中国与俄罗斯或许还有伊朗结成大联盟。结成这种‘反霸’联盟的原因不是意识形态,而是相互补充的(对美国的)不满。”由于近期美国与中俄伊三国关系均陷入不同程度的紧张,且中俄伊相互之间的关系取得一些新进展,媒体和分析人士据此认为布热津斯基的预言正在变成现实。

布氏的预言究竟一语成谶还是危言耸听,并非最重要的关注点。事实上,他的真正忠告在于美国外交千万不能四处树敌。

在《大棋局》中,布热津斯基指出,欧亚大陆就像一个大棋局,分布着诸多地缘战略棋手(Geostrategic Players)和地缘政治支轴国家(Geopolitical Pivots),如何巧妙处理同重要地缘战略棋手的关系,以及如何同关键性的地缘政治支轴国家打交道,对于美国长久和稳固地保持全球首要地位至关重要。在布热津斯基的分析中,中俄是地缘战略棋手,伊朗是地缘政治支轴国家。

20世纪90年代时,美国沉浸在“单极霸权”的美梦中难以自拔,布热津斯基能对美国决策者提出这样审慎的判断和忠告实属不易。可惜的是,此后二十余年的美国外交仍然沿着一条以自我为中心或者说“美国优先”的错误轨道前进。从克林顿满世界推广民主、小布什以反恐为名穷兵黩武,到奥巴马对美国依旧独一无二的理想认知,再到特朗普试图以极具破坏性的方式重建美国霸权,美国似乎从未对其所处的真实世界以及美国应该扮演什么角色,进行深刻、准确评估,一直活在自我想象的世界中。拜登上台后,大谈“美国回来了”。但美国想回来,世界愿意或能够回到美国一呼百应的过去吗?如果做一个全球民调,答案恐怕不会让美国满意。

美国新政府的外交政策,霸凌主义痕迹仍然明显。美国声称要联合志同道合的盟友与伙伴,通过建立所谓实力地位的优势,在诸多议题上对华开展激烈竞争;不断对俄释放强硬信号,总统拜登甚至无视外交礼节将俄领导人称为“杀手”;口口声声要重回伊朗核协议,但对伊朗却只提弃核要求,不提取消制裁的责任,没有展现对一个主权国家的应有尊重。

面对中国与俄罗斯、伊朗等国发展友好关系,美国又疑心重重,回到过去“寻找敌人”的老路,试图将整个西方更紧地绑上对抗“异类国家”的战车。美国决策者现在应该认识到,美国可以几个拳头同时打人的时代已经过去,这种冷战思维也已不符合当下现实。正如布热津斯基所言,从长远看,全球政治注定会变得与一国独占霸权力量的状况越来越不相协调。因此,美国不仅是第一个和唯一一个真正的全球性超级大国,而且很可能也是最后一个。美国政府应该听听这样的逆耳忠言。

除了应对疫情和复苏经济,拜登政府还需做的,是彻底反思美国的外交政策、放弃霸权幻想,是认真思考如何与其他国家平等、和平共处,是努力做一个国际社会中的正常成员而非美国式例外的领导者。(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