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德斌:日本理应彻底“无核化”

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18日在首尔就日本政府决定将福岛核电站核污染水排放入海一事表示,坚信日方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就此保持紧密合作。这被视为美方不反对日本排放入海决定,也不愿介入。然而,核污染水排放入海可能会威胁全人类的安全,鉴于日本如此极端不负责任的行为,国际社会应团结起来推动日本“无核化”,彻底消解其潜在“核威胁”。

按理说,日本是全世界唯一遭受过核武器攻击的国家,对核的危害理应有着刻骨铭心的体会,对如何处理核污染水也应有更负责任的态度,而不是将经济成本的考虑放在最高位置。日本政府在做出排放核污染水前甚至都没有与中韩等邻国进行有效沟通,对核污染水安全性的单方面解释更不能令人信服。日本还偷换概念,将核污染水称为“处理水”,企图迷惑舆论。值得注意的是,这个信誉尽失的日本政府手中还掌握着大量核材料,这无疑是全人类的潜在威胁。

除了在本次核污染水排放问题上不负责任,日本右翼政客拒绝反省战争罪行,不断美化其侵略历史,这令遭受过日本侵略的亚洲国家感到不安。虽然日本遭受过核武器的打击,但它并未彻底放弃制造核武器的念头,只不过由于国际社会的反对,日本一直没敢公然制造核武器。外界普遍认为,日本以和平利用核能为名,长期开展核聚变研究、快中子增殖研究,早已积累了制造核武器的技术。再加上日本工业发达,资金雄厚,核材料充足,只要外部环境许可,随时都可能在短时间内制造出数量惊人的核武器。不少日本右翼政客就曾狂言“日本可随时造出原子弹”。

鉴于上述理由,国际社会此次更应该联合对日施压,要求日本政府收回成命,至少要公开、透明地接受IAEA的监督、核查,及时向国际社会,特别是中韩等周边国家公开相关信息。如果做不到取信于人,日本就不能排放核污染水入海,必须继续采取传统方式储存核污染水。国际社会一旦容忍此次日本排放核污染水,其他国家出现类似情况后也可能效仿。此乃第一层“无核化”之意。

如果日本仍然我行我素,国际社会应立即行动,迫使它彻底放弃核材料和核技术。此乃第二层的日本“无核化”。中国曾发布过《日本核材料问题研究报告》,详细阐述了日本对钚、铀等敏感核材料的存储、生产能力和实际需求等情况。日本政府还曾设定目标,到2030年将使核电在发电量中的占比达到20%至22%。尽管2011年福岛核电站事故后,日本国内的核电站陆续停用,但部分核电站在通过新安全标准后重新运作。因此,只有迫使日本彻底“无核化”,才能最终消除更严重的潜在核威胁。

美日两国是全世界唯一使用过核武器和唯一遭受过核打击的国家。在日本的“无核化”问题上,美国不应搞双重标准,出于一己私利而袒护威胁全人类利益的危险盟友。我们希望以联合国为首的国际组织、环境团体、有关国家团结起来,合力推动日本彻底实现“无核化”。(作者是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朝鲜半岛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