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立刚:美日想引领6G得尊重市场规律

刚结束的首脑峰会为美国和日本就“超越5G”(6G)的技术进行合作定下基调,它们承诺,将投资45亿美元用于6G技术。于是有美国媒体乐观预测,美日联手后将在6G时代取得领先。

美日毕竟都曾是技术强国,在1G、2G时代有过突出的领先优势,想在6G时代重回技术之巅,这种想法是值得尊重的。但尊重归尊重,这个目标能否实现,还需要具体分析,毕竟科学技术是实干出来的,而不是靠媒体吹出来的。

第一,影响6G发展的是综合实力。美日希望通过抱团压制中国的6G发展。殊不知,通信技术的发展靠的是综合实力。如果想在6G时代取得领先,必须在通信标准、通信系统设备、通信终端、通信网络建设、基于6G的业务平台建设、业务建设上均取得明显优势。以通信标准为例,美日希望通过OpenRAN这样的“开放式无线接入网络”来建立联盟。但是移动通信标准之所以要由国际电信联盟来牵头制定,目标就是通过共同支持的标准在全世界构建一个互联互通的网络。即使美日形成联盟,它俩建立的通信标准想要得到其他所有国家的支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网络建设永远是移动通信最强大的能力。1G、2G时代美日就是率先建网,才让本国的通信设备制造商有了较大的发展机会。通过几十年发展,全世界最强大的移动网络建设逐渐移到中国,今天中国的4G基站已经超过550万个,5G基站超过80万个,美国的4G基站不到40万个,5G基站只有5万个左右。这一巨大差距造成完全不同的市场能力,无论是美国还是日本的通信设备商已经基本全军覆没,在世界上没有竞争力。移动互联网业务呢,美国和日本也处于相对较后的位置,TikTok在美国攻城略地,美国本土的短视频平台很难与之竞争。可以说,在6G发展中,美日相应的综合实力都不够强,想在6G时代有大作为存在较大难度。

第二,每一代移动通信技术的发展都是一个渐进、积累的过程。1G、2G时代美日有一定优势,3G之后,中国加入竞争,也是从跟随、并跑,到逐渐领先。美日在4G、5G上的落后是全方位的,它们要想在6G时代形成超越,至少需要在5G时代能够与中国并跑。

3G之后,美国经济的重点转向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大量资金、人才都转向互联网行业,投资大、回报慢的产业不受重视,这导致美国移动通信逐渐失去领先地位,通信系统企业大多倒闭,网络建设水平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要在这些领域重新找到存在感,技术、人才、市场都是大问题。5G的人才和技术没有积累好,6G凭什么能有更好的人才和技术?5G的市场没有培育起来,怎么能有大量用户使用6G业务?

第三,挤掉5G的泡沫才能发展好6G。一些人认为,5G发展存在较多泡沫,所以要跳过5G直接到6G。5G发展的确有泡沫,那么我们的选择是再制造更大的6G泡沫,还是挤掉5G泡沫呢?

一个基本情况是,这一代移动通信的愿景,下一代才能较好完成。比如1G时代希望在世界各地随时能打电话,但当时的技术做不到,到2G时代就基本可以了。3G的愿景是随时能用手机上网,这个愿景当时很好完成,但也是到4G时代才有了较好的体验。5G的愿景是万物互联,今天看技术还有许多需要完善的地方,很可能需要到6G时代才能很好地完成。6G的出现,就是要帮助挤掉5G的泡沫,完善技术,提升能力,加强应用。因为5G有泡沫,不完善,就想跳过5G直达6G,那只会制造出一个更新的泡沫。(作者是信息消费联盟理事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