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大辉:美俄关系跨入“黑障时刻”

近期,美欧国家对俄罗斯的政治打压与经济制裁愈演愈烈。其中,由美国挑起的西方世界与俄罗斯互相驱逐外交官事件的不断发酵,让世人感受到了冷战时期东西方大规模外交官驱逐战的气息。

前一天美国驻俄罗斯大使馆还表态说沙利文大使不会离开俄罗斯,当地时间20日又突然发表声明称沙利文本周将回美国,就美俄关系与拜登政府高层进行直接沟通。至此,双方大使都已回到本国。俄总统普京在评价拜登治下的俄美关系的走向时曾做出如下表达:俄美关系“已经被摧毁”,“一个已经糟糕的关系没办法被进一步地破坏。”不难发现,普京对于俄美关系的全面恶化已有心理上的准备。从拜登入主白宫后美国近百日对俄政策实践的角度分析,今天的俄美关系正以更强的烈度、不可避免地走向恶化。

其一,“反俄”已经从美国国内的“政治正确”急剧地变成欧盟国家的“政治正确”。

如果说美国民主党在意识形态上具有一种宗教式狂热的话,那么拜登政府的对俄政策实践,正在把奥巴马后期开始形成的“反俄歇斯底里”贯彻到底。“反俄”就是美国最大的政治正确,甚至为了反俄而反俄,根本不注重实践效果以及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民主党的对外战略中的“民主价值”理念正在被其绝对化。拜登曾不止一次公开声称“我认为俄罗斯是美国最大的敌人”。他竞选期间关于“特朗普是普京的小走狗”的指责以及近期关于“普京是杀手”的说法,在俄罗斯媒体看来极具侮辱性。

拜登多次公开宣称“将带领自由世界反击正在崛起的专制主义”。这场新的大竞逐非常符合美国政治精英抱持的冷战思维,只不过苏联的角色现在由俄罗斯和另一个东方大国扮演。这个剧本需要美国的领导层维持一个强大的民主国家联盟,在全球范围内与“意识形态对手”进行斗争。在“民主价值”的基础上联合盟友绞杀俄罗斯,这和试图极力扭转后特朗普时代美欧关系的欧洲国家的想法不谋而合。“反俄”不仅是美国国内的“政治正确”,也正在变成欧盟国家的“政治正确”。顺应拜登意愿,强化反俄安排成为欧盟国家拉近与美国关系的“投名状”。

以此观之,美国的欧洲盟友跟随华盛顿大规模驱逐俄罗斯外交官就见怪不怪了。

其二,俄罗斯已经做好与美欧国家发生军事冲突以及断绝交往的准备。

当前华盛顿的对俄激进政策,让乌克兰政府看到了得到美国支持、挑战俄罗斯,进而解决乌东部两州问题,甚至是收回克里米亚的良机。乌克兰人至今记得在2014年乌东部战事爆发后,拜登作为副总统访问基辅,其专机上就装载着向乌克兰军方紧急提供的反炮兵雷达。拜登还主导了奥巴马时期的美国对乌克兰政策。

拜登担任总统后多次公开表达了重回奥巴马时期“欧洲再保证倡议”的决心,即必须联合欧洲盟国补足北约在“波罗的海三国—波兰—黑海”一线的军事弱势地位,以此警告这条线是俄罗斯永远不能逾越的“红线”。正是基于这样的认知,乌克兰政府军加强了对乌东两州的军事施压,并希望以此吸引美国与北约的直接军事介入。

另一方面,围绕乌东两州与克里米亚问题,俄罗斯已做好与美国及北约展开激烈军事竞逐,甚至是爆发直接军事冲突的准备。进入3月以来,俄方向乌俄边境地区有序地增加军力部署,同时将黑海地区的军事演习常态化,以对抗北约不断向黑海地区的军事渗透。俄防长绍伊古称“俄武装力量已经做好应对全面战争的准备”。

针对美国及其欧洲盟国对俄罗斯发起的政治打压与经济制裁,俄方则发起了不同于以往的强硬反击,反击力度甚至超过美欧对俄的施压力度。在对等制裁名单上还包括禁止8名美国高官和前高官入境俄罗斯。他们是美国总检察长加兰、监狱管理局局长卡瓦哈尔、国土安全部部长马约卡斯、总统国内政策顾问赖斯、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国家情报总监海恩斯、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以及中情局前局长伍尔西。这主要是对3月2日美国以纳瓦利内入狱为由制裁俄罗斯7名高官的回应。被俄制裁的美国高官中包括6名美情治部门的首脑。俄美一直保有情报与治安部门之间的合作,禁止美国情治部门首脑入境,这可能意味着俄罗斯不打算再与美国开展实质性的情治合作。诸多迹象表明,俄罗斯已经做好与美国及其激进的欧洲盟国暂停外交关系的准备。毕竟,俄罗斯过去在这方面积累了丰富的与美西方打外交战的经验。

其三,美欧国家一方面在乌克兰问题上降低与俄罗斯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却不断抬升与俄罗斯政治冲突的态势。

4月13日,拜登主动发起俄美元首间的电话沟通。为此,还延后宣布了对俄罗斯的新制裁。在与普京的通话中,拜登建议俄美两国元首近期在欧洲第三国举行会晤。随后,美国宣布取消两艘美国驱逐舰进入黑海的计划。显而易见,冒与俄军擦枪走火之险调遣军力乃至不惜一战,今天的美国及其主要欧洲盟国尚难以做到,或者说尚未准备好。这就是拜登主动发起与普京电话沟通,并提议俄美建立“稳定且可预测的互动机制”的原因——可以不断放出狠话,可以将对俄经济制裁与政治打压玩到极致,但军事上与俄罗斯硬碰硬是美国要极力避免的。

如果说此前特朗普时期的俄美关系风寒入骨,已进入“黑障期”前夜的话,那么拜登执政后的俄美关系正不可避免地跨入“黑障时刻”。这意味着在目前的形势下美俄很难为两国关系做出长期的、可预测的战略安排。即便近期内俄美能够举行元首峰会,但两国关系在短期内也难以增加可预知性。俄美双方只能摸索前行,见招拆招,以应对两国关系中不可预知的各类事态。(作者是清华大学俄罗斯研究院副院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