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栋:弗案结果是美内部冲突一个量变

弗洛伊德案涉事警察被判谋杀罪成立,受到美国媒体的高度关注。这起案件不仅关系到涉事警察是否犯罪的问题,也是美国族群政治和政治矛盾的集中反应。目前,民主党人,包括美国总统拜登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内,普遍把这件事看作“历史的转折点”,视为一个“正义的宣判”。哈里斯副总统在法庭宣判后致电弗洛伊德的家属,表示祝贺。拜登说, “这将会是应对真实存在的系统性种族歧视的第一步”。

从一开始,这起案件就充满着种族矛盾和政治斗争色彩,防止事件导致更大规模的暴动和骚乱,一直是有关方面考虑的主要问题。控辩双方首先就弗洛伊德的死因进行了几轮较量。官方最终尸检报告显示:导致死亡的原因是心脏骤停,但未说明警方执法为死亡直接原因。

美国地方政府的应对也充满着政治意味。去年6月5日,明尼阿波利斯市议会投票表决终止使用锁喉和掐脖法,并要求所有警察一旦发现这种现象必须立即上报。今年3月12日,明尼阿波利斯市宣布,已与弗洛伊德家属达成民事诉讼协议,将支付2700万美元和解金,创下该市和解金金额纪录。明尼阿波利斯市还拨款50万美元,在弗洛伊德的遇害地芝加哥大街和38街的岔路口,建造乔治·弗洛伊德纪念地,以消除弗洛伊德家属及其支持者的怒火。

经过几轮法律斗争和街头政治活动,3月29日,乔治·弗洛伊德之死案正式开庭。12人陪审团最终裁定涉事警察肖万二级谋杀、三级谋杀和二级过失杀人指控全部成立。剩下的,就是法院的具体量刑了。导致肖万被定罪的主要法律原因是,他对弗洛伊德颈部的限制时间太长,将近9分钟。这不仅是导致弗洛依德死亡的主要原因,也违背了执法必要性的基本原则。另外,肖万在此前办案时共有3宗案件开过枪,其中一次将对方击毙。这让陪审团认为,这些事件背后可能有涉事警察的一些个性化因素。控方证人中包括多名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他们也称肖万的做法并不合理,违反警局的规定。

肖万将是美国明尼苏达州首位因黑人平民死亡而被控刑事罪的白人警察。此前,该州历史中只有一名非洲裔警员因执法时杀害平民而被判有罪。但是,笔者不认为这意味着案件将很快引起美国社会更大规模的分裂。相反,如何借案件审理来弥合美国社会中的族群裂痕,一直是有关机构和人士的动机之一。一方面,检察官虽然给肖万定了重罪,但努力将问题约束在个体层面。检察官称,受害人 “一直在哀求,直到无法再出声”,但警察置若罔闻。检察官称,当时所需要的不过是“一点点同情心,而那天没有任何同情心”。另一方面,检察官努力将警方置之事外,并不认可美国存在司法歧视的现象。检察官强调,受审的不是整个警方,而是被告肖万。从2015年1月至2021年3月,非裔美国人占美国人口的18.5%,在警察造成的致命枪击事件中占了23.8%。这一数字并不能表明警察执法中存在系统性歧视现象。因此,检察官的意见,不仅不会加强、反而会削弱美国警察系统存在执法偏见的印象。

事实上,这一判决让不少美国精英放了心。如果肖万被判无罪释放或轻罪,则很可能会发生大规模抗议浪潮,甚至是大规模的动乱。哈里斯在判决后说,这次有罪判决让“我们松了一口气”。但是,在这个问题的另外一面,共和党人、尤其是白人右翼群体尚未明确表态,可能在等待最终的量刑结果。一旦量刑过重,这些人即使不会马上发动大规模的示威活动,也将在未来不断释放自己的怒火。随着族群结构的不断变化,美国现存政治、社会和经济结构面临的冲击也越来越大。这次涉事警察的审判结果,只是这一变化的一个阶段性结构,一次量变。(作者是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