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和平:贸易战与疫情叠加,亚洲经济体为何仍能带动世界经济复苏

本届博鳌亚洲论坛发布了两份重要研究报告:《亚洲经济前景及一体化进程,2021》与《可持续发展的亚洲与世界,2021》。前者讨论亚洲经济的一体化整合进程及前景;后者讨论亚洲经济进程与全球可持续发展的未来愿景。两份报告相得益彰,兼容递进。

《亚洲经济前景及一体化进程,2021》指出,尽管新冠肺炎疫情在各国毫无知觉,无准备的条件下突然暴发,无差别地打击了各国,但是,突发性的第一击是打在亚洲经济体肩膀上的。短时间内,疫情造成社区正常生活停顿,与民生相关的物流行业及交通运输也被迫切断。当疫情蔓延至一个季度左右时,一些舆论认为,一旦疫情蔓延超过两三个季度,其伤害可能向永久性伤害过渡。一旦消费者、生产者、银行投资者及决策者调整未来预期,率先遭到伤害的亚洲厂商生产物流网络将中断,亚洲存在的几个全球价值链中心将出现转移,亚洲工厂将会出现外迁潮,过去数十年间形成的发达经济体产业向发展中经济体转移的趋势将会逆转,美国前一届政府所呼吁的产业回流将会在较短时间内得到实现。

来自特朗普团队方面的行为信息似乎可以佐证这类信息。在短时间内,特朗普不断升级与亚洲主要国家,尤其是中国的贸易冲突。在把本已升级的贸易平衡问题向技术“卡脖子”、产业“脱钩”过渡的同时,快速且荒唐地把冲突引向增长模式,迫使企业站队,政治模式,文化文明模式冲突随之升级。最不可理喻的地方是,时任国务卿蓬佩奥甚至将冲突带向了赤裸裸地污蔑、攻击和抹黑,出台荒唐的限制措施。在一些水平不合格人员的错误信息指引下,华盛顿的政客认为,只要再加一个小小的砝码,中国就会倒下,亚洲诸经济体成为21世纪主导经济体的动力学机制就会消亡。

而《亚洲经济前景及一体化进程,2021》则提供了一幅相反的画面。报告指出,从价值链构成看,过去一年来,亚洲主要经济体的增长仍然高度依赖亚洲工厂,绝大多数亚洲经济体对亚洲工厂的依存度逐年递增。报告指出,2019年,香港、印尼、菲律宾、韩国等经济体对亚洲工厂依赖程度最高;到2020年年末,尽管遭遇新冠疫情的打击,上述亚洲经济体工厂集合对亚洲国家的依赖程度仍然高于美国,其中对中国的依赖程度最高。在亚洲贸易额前22位的零部件产品中,有18种零部件产品主要依赖中国。亚洲工厂的存在,不仅带动了亚洲经济体率先复苏,而且成为世界其他经济体复苏的依托力量。

为什么遭遇美国发起的贸易战叠加新冠疫情的不期打击,亚洲经济体的整合程度仍然稳定,且具有自我修复能力,并能带动世界其他经济体复苏?奥秘在于,亚洲国际大区产业链上下游工艺顺序整合所形成的超级经济体,实体产业整合度高,在短期内其他国际大区经济体的替代弹性为零。这是一种国际大区经济体自身良性成长的绝对优势,就好像亚洲经济体中某个单一国家经济体与欧盟的贸易不如德法意之间的贸易来得畅顺一样。在短期内,超越单个国家经济体的国际大区经济体,相对于大区经济体之外的某个经济体而言,其产业链和价值性的替代弹性为零。

这就是美国不断升级贸易冲突,试图毕其功于一役,击垮亚洲经济增长的领头羊,又叠加新冠疫情冲击,仍然难以让亚洲价值链解体,让存在于亚洲的全球价值链发生区际转移的原因。此次疫情凸显亚洲经济的韧性和活力,突出亚洲国家对中国的依赖程度远高于美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说明亚洲经济的整合度是一种稀缺的,介乎于制度与实体经济之间的珍贵资源。

这是一段珍贵的经济大区整合经验,世界历史在经历了欧洲世纪、北美世纪之后,将窗口机遇期摆在了亚洲国家的眼前。亚洲经济体要使21世纪成为亚洲的世纪,必须保持国际大区发展大环境的稳定,但这份稳定需要亚洲各经济体依靠自己的力量来维持,团结和守望相助是铺垫亚洲世纪的最好前提。

未来亚洲经济体与世界经济的关系怎样?《可持续发展的亚洲与世界,2021》通过分析中国、印度、印尼、日本、哈萨克斯坦、韩国、马来西亚、巴基斯坦、卡塔尔、沙特、新加坡、泰国、越南等若干有区域代表性的亚洲国家发展表现,认为基础设施、绿色转型、卫生健康和数字鸿沟是当前制约亚洲经济可持续复苏的重要瓶颈。换句话说,亚洲经济整合度虽然在提高,在国际间比较起来具有很强的韧性和活力,但是分布到不同国家,亚洲经济体之间的发展非常不平衡,弥补各经济体在基础设施、卫生健康设施、研发水平、绿色经济等方面的差距及数字鸿沟仍然是亚洲经济未来发展的重要任务。这一点,此次年会的主题,“世界大变局:共襄全球治理盛举合奏一带一路强音”,非常好地提出了期望。愿亚洲人的盛会越办越好,愿亚洲经济体的21世纪越走越实。(作者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