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国友:拜登对富人加税并非“劫富济贫”

继通过1.9万亿美元的最新一轮经济刺激方案后,拜登政府近期又在力推基建刺激计划。那么,如何来解决资金需求问题呢?拜登政府目前的策略是准备加税。

彭博社日前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称,拜登将提议把收入在100万美元及以上的人的资本利得税率从目前的20%提高到39.6%。再加上现有的投资收入附加税,这意味着针对投资者的联邦税率可能高达43.4%。另一方面,之前还有一种说法是将向美国年收入超过40万美元的富人家庭增加征收的税款。

美国社会底层民众对向富人家庭征税持支持态度,如果拜登今年抛出加税方案并通过,将是28年以来首个加税总统。从目前看,本届美国政府大力推动加税政策,主要原因有两个。

一是经济原因。由于受特朗普政府减税效应及应对疫情推出数轮经济刺激方案影响,美国联邦赤字和债务急速攀升。2020年,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超过3.1万亿美元,约占当年度GDP 15%,几乎相当于2015至2019年这5年联邦赤字总和。随着前段时间美国通过1.9万亿美元的经济救助计划,美联邦政府债务占其GDP比重接近140%。如果拜登政府再不增加税收,美国实在入不敷出。债务高企,将严重损害美国经济增长及国际对美元的信心。

二是政治原因。拜登在竞选期间,曾做出要加税的承诺。入主白宫后,势必要向选民兑现承诺以确保其政治信用度。对富人加税也是拜登所提出的“以工人阶级为中心”经济理念要旨所在。此外,从民主党党内政治看,沃伦、桑德斯等重量级参议员均敦促拜登实行“以公平为导向”的税收政策。如果拜登在税收政策上不对这些党内重要人士的要求加以回应,也会损害党内团结,进而动摇其在国会内获得的支持。

因此,拜登对富人加税的主要着眼点不是“劫富济贫”,而是为确保美国政府未来的基本运转,以及为实现其政治目标。但从时间顺序看,由于前有向一般民众发1400美元救济款,后又提议对富人加税,在美国贫富分化异常严重的当下,加税即便不能“济贫”,但只要能够“劫富”,也会对平抑美国社会不满有所帮助,至少有助于缓解国内社会对于政府事实上偏向富人的看法。当然,如果拜登加税政策设计得当,再辅之以其他福利分配政策调整,在短期内对于改善贫富分化可能有一定帮助,但客观而言,加税对于扭转美国贫富分化不是根本性的。

美国贫富分化的根源,不是当下的收入差距,而是长期的资产差距。由于富人和穷人已经形成难以逾越且日益扩大的资产鸿沟,如果依靠“收入税”,美国贫富分化还将继续加大。哪怕是限制了富人财富增长的速度,由于总量效应,美国贫富分化还是会日益加剧。美国政府为应对疫情所采取的多轮经济纾困方案,从实际效果看,大部分流向了富人阶层,仅美国亿万富豪2020年的财富就增长34%,增加了上万亿美元。因此,传言中拜登政府要提高富人的资本利得税率,瞄准的实际是缩小资产差距。但即使拜登加税方案得以通过,对富人的总体影响与其已经拥有的巨额资产相比,长期影响是比较有限的。

对于拜登政府而言,加税方案目前的不确定性主要有两方面。其一,加税方案能否顺利获得通过。不管是基于意识形态还是政治斗争,共和党已表示绝不会让拜登对富人的加税方案轻易通过。在国会参众两院民主党都难言具有压倒性优势的权力格局下,如何争取共和党人的支持考验拜登的政治智慧。从妥协的艺术看,加税方案如果获得通过,势必力度要有所减少,其对富人加税的实际效果将更为削弱。

其二,加税方案的经济负效应。美国疫情发展尚未出现拐点,经济增长动力仍然不足。拜登加税方案不仅包括对富人收入加税,还包括对公司所得加税。在目前经济增长信心缺乏的情况下,贸然实施增税,既可能减少富人消费意愿,也可能冲击公司投资意愿,反而可能会影响中低收入阶层的就业和收入,也会拉低美国经济长期增长潜力。

从美国税收政策演变历史及其实际影响看,其在调解美国财富分配以及刺激经济增长上的作用均呈下降态势。税收政策作为宏观经济政策的重要手段,确实有其重要性,但试图仅仅通过税收政策的调整就希望达到各种预期目标,已经不切实际。美国要摆脱各种经济疴疾,需要对美国经济进行深层结构性调整。而拜登政府已经展现出来的经济政策看,还是局部性的,难言结构性改革。(作者是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