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弘:想要赢得尊重,澳应向邻居多学习

近来,澳大利亚与新西兰之间的关系有点微妙。同处大洋洲的这两个邻国,拥有共同的英国殖民地历史,政治制度相同,社会形态相似,语言文化也相差无几。然而,如果我们审视澳新两国在一系列重大国际问题上的表现,会惊讶地发现一些显著的差异。

澳大利亚是南太平洋地区最大的经济体,但在二战结束之后,澳却越来越紧密地将自己的命运同美国的全球战略捆绑在一起,在外交政策和安全思维上唯华盛顿马首是瞻。不仅积极参加了美国在海外发动的每一次军事行动,投入了巨大的财力和物力,付出了惨重的人员伤亡代价,而且还在亚太地区积极主动地充当美国的“代理警长”。尤其是近年来在处理同它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的关系时,澳大利亚完全无视其自身切实利益,甘愿充当美国反华战略的急先锋。大力推进和落实美国旨在遏制中国和平发展的“印太战略”,率先以所谓“威胁国家安全”的罪名对华为实施全面禁令,对中国企业的投资、并购等实行歧视性限制政策,屡屡对中国和在澳华人污名化与妖魔化,带头就病毒溯源鼓噪对中国进行有罪推定式的所谓“独立调查”。最近,澳大利亚宣布撕毁维多利亚州和中国的“一带一路”合作共建协议,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单方面终止与中国“一带一路”合作的国家。

新西兰长期奉行一条更为独立自主的外交路线。虽然早在1951年,新西兰就同澳大利亚、美国订立了军事同盟,但是在涉及本国利益的大是大非问题上,新西兰一直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即使面临来自美国的要求乃至胁迫,也并未无原则地服从。20世纪六七十年代,新西兰坚决拒绝了美国的要求,未同意出兵参加越南战争。1984年,当美国核舰艇意欲进入新西兰领海和港口时,新西兰坚持自己作为无核国家的地位,坚决表示反对,导致其被逐出《澳新美安保条约》。

与此同时,新西兰是第一个与中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西方国家,是与中国签订了“一带一路”合作协议的国家。今年1月26日,中新自贸协定升级协议签署。新西兰贸易部长奥康纳随后直言不讳地指出,澳大利亚应该对中国多一些尊重,谨言慎行,以达成成熟的双边关系。4月19日,新西兰外交部长马胡塔发表对华政策演讲,再次强调必须以尊重的态度处理和中国的关系。马胡塔还不同意扩大“五眼联盟”的职能范围,拒绝将中国议题纳入其中。事实上,在美国的反华战略中,“五眼联盟”是一颗重要棋子,早已超出了情报共享的范围。

值得注意的是,澳大利亚外长玛丽斯·佩恩是在访问新西兰期间宣布撕毁维多利亚州与中国“一带一路”合作共建协议的,离马胡塔发表上述讲话只隔了两天。此举的象征意义极强,意在借机宣泄澳方的不满,敲打惠灵顿,试图迫使新西兰回到反华阵营中来。但在22日澳新两国外长的会谈中,马胡塔再次重申了新西兰的独立外交政策,致使会谈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未能如澳方所愿提及中国。

“自重者人恒重之;自轻者人恒轻之。”在美西方来势汹汹的反华喧嚣中,新西兰坚持让自己的外交政策服务于本国利益和人民福祉,屡屡拒绝盲从华盛顿与堪培拉的意志,赢得国际社会的广泛尊重。(作者是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