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美国需要端正同中国“竞争”的心态

美国总统拜登星期三对国会发表执政百日演讲时声称,“我们正在与中国和其他国家竞争,以赢得21世纪的胜利。”“与中国竞争”几乎成了他这次演讲的主题词和串场语,比如他宣称中国打赌民主因为效率低而解决不了21世纪的问题,所以西方必须证明民主能做到这一点。他还强调美国对技术的投资力度不能被中国甩下等。

美国领导人和政治精英们如今“言必谈中国”,与中国领导人们说本国的事时从不提美国形成强烈反差。中国新的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里很难找到美国的影子,它们聚焦的都是中国自身发展,以及解决本国实际问题。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多年,什么时候成为第三大以及第二大经济体,从来没有成为过规划目标,什么时候经济总量会超美国,也根本不是中国的一个治理主题。

美国如今不仅盯上了中国,而且“摽上了”中国,大概有两大原因。一是美国精英们不自信了,而且小心眼儿。他们无法接受有其他大国在实力上逐渐接近美国,对此很紧张。中国形成了通过自然发展经济总量在未来赶上美国的势头,他们很受不了,感觉“狼来了”。

拜登总统和他的团队尤其喜欢这样干,天天喊中美是“专制与民主的竞争”,强调美国不这么做就会“输给中国”,也是要以此吓唬美国政坛和美国公众,推进他们的议程。这恐怕是第二个原因。美国的确政治极化,党争激烈,经常议事久拖不决,喊中国威胁成了政治动员最廉价也最管用的办法,所以在任的政治团队对这一招越用越勤。

这样的国内动员方式在美国屡试不爽,但它对美国社会的世界认知和国际关系都会造成毒化。这个世界充满竞争,但绝大多数竞争都可以是良性的,而非零和性质。中国人真正追求的是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为此我们要不断超越自己,而不是琢磨怎么超越美国和西方。美国领导人以惊恐和敌视的方式谈论中美竞争,这是对美国公众和整个国际社会的误导。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一直在很多方面学习美国和西方,我们今天的社会治理体系中融入了大量西方元素。我们现在看到了西方体制的诸多弱点,但仍认为他们的体制有自己的长处,是他们社会发展的综合产物。

换句话说,我们根本不认为因为中国这些年发展快了,西方就应该也从制度上模仿中国,我们真诚地相信,各国应该走最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中西根本不是“我对,你就必然错”的关系。

我们认为,华盛顿需要打开心结,正视当今世界多元发展的现实。世界不可能只有西方一种发展模式,中国的发展证明了我们体制的长处和匹配性。美国应该做的是发现、研究中国所长,在继续走他们自己路的同时积极消化中国的经验性信息,而不是把中国的成功当成政治上的“洪水猛兽”。

有一点倒是很值得指出来,那就是中国社会现在总体上对西方体制元素的包容要远大于美国对中国体制元素的包容,我们的心胸要比美方大很多。我们不怕别人好,愿意学习先进的东西,而美国精英们现在想的就是恶意竞争和对抗,还有脱钩。

必须强调,中国通过继续发展来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这是全体14亿中国人的神圣权利。美国精英们惧怕并试图遏制中国发展,把两国的正常竞争搞成零和游戏,这很不道德,与他们高唱的人权背道而驰。华盛顿不能总是说一套做一套,阻挡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和技术进步是21世纪最大的恶。他们需要记住,过好日子不是美国和西方人的特权。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