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帆:美式霸权暴露出重重危机

拜登执政百日,在外交方面强调最多的就是“美国回来了”。这句话的潜台词是,美国想重新领导世界,也就是继续主导世界事务。但现实对拜登政府而言,却是非常骨感的。

大量国内挑战仍无解

首先,特朗普政府已经把美国的国际信誉消耗殆尽。特朗普大搞“美国优先”、贸易保护主义,热衷于单边主义,削弱了美国赖以发挥领导作用的联盟体系。可以说是留下一地鸡毛。

其次,美国面临大量的国内挑战。美国想领导世界,先要把自己的事做好。可应对新冠疫情的糟糕表现,已让外界对美国的看法发生改变。不能摆脱疫情的困境,真正帮助其他国家,美国何以能够领导世界走向新的发展?疫情是一个风向标,美国只有在疫情防控方面做得最好,才能重新赢得世界的信任。

作为世界第一大国,美国始终未能解决好贫富分化问题。美国在西方国家中贫富分化最为严重。美国人口普查局的统计数据显示,过去50年来,美国的基尼系数一直在上升,2018年攀升至最高的0.485。摩根大通公司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最富有的10%家庭占有近75%的家庭净资产。疫情又让美国的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

西班牙《起义报》网站《霸权的终结》一文指出,美国带着开创“新美国世纪”的幻想开始本世纪,但这一幻想遭到现实驳斥。事实是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陷入了贫困和边缘化。此外,种族主义阻碍了黑人、拉美裔、亚裔和欧洲裔人口的融合,种族不同,待遇也完全不同。暴动的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频繁和广泛,成为种族隔离的主要表现。

从经济上看,虽然美国强调石油生产商使用美元进行石油交易,但美元的信誉已经下跌。美国的电子产品和汽车业被亚洲和欧洲产品所取代,其他商品也逐渐失去了竞争力,以至于特朗普政府试图以保护主义税制阻止从中国进口商品。美国的公共债务超过了其年度GDP总量,美国GDP增长率从2019年的2.2%下降到2020年的负3.5%,制造业回流美国光有口号,资本家的金融投机也导致越来越严重的危机。

从军事上看,世界更加复杂,虽然美国实力在过去这些年是有所提升的,但武力方法一次次被证明是行不通的。新世纪以来,美国发动的局部战争并没有达到其目的,反而使美国债台高筑。如今的美国要想发挥世界领导力,武力的使用成本和风险巨大,但不使用武力美国又没有其他更好的方式。美国仍陷于“永远的战争”和永恒的干预之中。

连美国学者都承认,当前美国面临五大危机:政治危机、身份危机、社会危机、人口危机和经济危机。如果一个大国自身充满多重危机,解决不好自身问题,又如何让人相信它能够帮助其他国家解决棘手的问题?

一个长期存在的错觉

长期以来,很多人有一个错觉,以为美国的成功完全是靠自己的制度,其实不然。由于20世纪初美国一直延用的孤立主义和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使得其当时能够置身于世界冲突之外,埋头发展。之后,美国利用一战和二战的机会,靠发战争财才一步步走向世界领导者地位。世界上许多国家都与美国有着类似的制度,制度因素并不是美国成为世界霸主的根本原因。

此外,如果说美国拥有别国无法相比的制度优势,那就无法解释美国在与苏联竞争时,为何会率先陷入衰落。在20世纪60年代中后期,许多人都认为在与苏联竞争的冷战中,将以美国的失败结束。越战后,美国出现 “垮掉的一代”,他们对美国的制度普遍表示深刻怀疑。所以说,美国的制度远非自我吹嘘的那般完美,其所谓“优势”,部分要归功于其舆论机器所做的一系列包装宣传。若不是后期的政策调整,美国很可能早于苏联陷入衰落的危机。而且,美国能在冷战中最后胜出,部分是因为苏联自身的问题。

再看看近几年美国发生的一系列社会混乱,乃至国会大厦遭暴力冲击的政治危机,从根本上说,是因为美国缺少深厚的文化积淀却不知自省。作为二战后的“暴发户”,美国一度拥有强大的工业化能力,流行文化也被很多国家的民众津津乐道。但美国的文化自信不是来自于文化本身的丰富和源远流长,而是来自于其霸权地位和靠运用各种手段掠夺的财富所打造的。美国的文化只是金钱文化。

美国的最大问题在哪?

美国如今强调自己对全球议题有引导力和设计能力。气候变化议题是美国的重点引领方向,但这个议题在全球范围也存在争议。如果美国不能真正从各国发展水平出发实事求是地做好“带头者”,其他国家也很难响应美国的号召。此外,美国对于国际责任的承担上,还远远做得不够。在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急需的新冠疫苗问题上,拜登政府表现出来的仍是“美国优先”。

美国还想重建国际规则,希望与西方国家一道形成合力。然而,欧洲不少国家对美国并不完全信任与认同。无数事实告诫他们,美国在关键时刻只顾自身利益。美国想通过“集体领导力”来引导世界,但西方其他国家未必会愿意与美国完全一致。此前,拜登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呼吁美欧联手对中国进行“长期战略竞争”,但德法反应平淡。

在国际上,美国最大的问题是傲慢狂妄、刚愎自用,从不认为其他国家有值得学习借鉴的地方。美国只有200多年建国史,却动不动就以教师爷自居,指责其他国家。一叶障目使美国看不到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发展和成就,而只知一味指责别人的不足。美国政治精英长期以来认为美国永远是其他国家的榜样,所有国家都应该向它学习。美国自身如果出现危机和困难,那一定是外部原因造成的,而不是自身出了问题。如此一来,美国自身的危机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嫁祸于他国。

不知自省的民族是不幸的,也是危险的。充实的麦穗才会低着头。如果美国不思变革和进取,世界第一大国从山巅跌落将是难以避免的。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霸权都不可能永久。(作者是外交学院副院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