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洪建:英国地方选举的“风光”和隐患

刚刚结束的英国地方选举是2019年年底大选以来的首次选举活动,可以被看作是英国民意对政府应对脱欧和抗疫两大挑战满意度的风向标。选举的初步结果显示,执政的保守党“形势大好”,不仅保住已有的政治地盘,还从老对手工党手中夺过其传统地盘哈特尔普尔选区,这被认为颇具象征意义。工党尽管在市长竞选中成绩不错,尤其是保住了伦敦市长的宝座,但相比保守党仍颓势难止。最为引人关注的苏格兰地方选举,以苏格兰民族党差一席获得绝对优势的结果告终,给未来的二次独立公投留下更多悬念。在保守党“风光”大胜的背后,是英国政治继续右转和维系国家统一难度增大的隐患。

认为执政的保守党实现了“强力脱欧”并且“抗疫有功”,是英国选民更多选择支持它的主要原因。尽管为了换取国内政治稳定并为自己捞政绩,约翰逊政府与欧盟匆匆达成的“脱欧协议”很不成熟,在实施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双方就在北爱尔兰贸易和渔业等问题上互生嫌隙甚至闹到舰艇对峙的地步,但约翰逊善于揣摩民众心理并进行政治包装的“长处”,帮助他在优柔寡断的工党的衬托下,树立起“终止脱欧进程煎熬”的“英雄形象”。

英国政府在疫情初期应对乏力招致的民意不满,很快就被约翰逊本人感染病毒的悲情形象冲淡,接着又在领先于西方国家的疫苗接种率下被转化为对保守党的好感。相比好运气的保守党,换帅之后的工党尽管开始摆脱科尔宾带来的不利影响,但继任的斯塔默还没能树立起自己清晰的政治形象。在英国政治右转的氛围下,工党在劳工阶层中的传统地盘继续被蚕食,将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一直控制的铁打营盘哈特尔普尔选区拱手让给保守党,无疑就是一次警钟,迫使工党做出“需要与劳动人民重新建立联系”的沉痛反思。

英国选民对保守党的大面积支持和工党的不争气,会让保守党政府对其主导的内外政治转向更有底气,会让此前围绕英国经济、财政、社会、外交和安全政策的争论向有利于保守党的方向发展。这不仅将加速英国的政治右转,还将诱使保守党政府在处理棘手的“脱欧协议”实施、对外关系以及最麻烦的内政问题时采取更为简单和直接的方式,这将为英国今后的内政外交留下隐患。

最大的隐患就是被此次地方选举进一步固化的苏格兰问题。一心要成为“苏格兰独立事业”头号功臣的民族党领导人斯特金向2015年时的卡梅伦取经,将“赢得选举”与“推动第二次独立公投”做了捆绑。尽管选举结果显示民族党未能在苏格兰地方议会获得绝对多数,必须通过与他党结盟才能继续执政,但斯特金矢志不移,已经放言要继续推动公投。因此保守党政府不得不尽早从“风光”中清醒过来,认真对待接下来的“苏格兰挑战”。

目前英国政府已经采取两手策略来加以应对,软的一手是约翰逊本人已经致信苏格兰、北爱尔兰和威尔士领导人,邀请各方在选举结束后举行一个“拯救联盟峰会”,通过谈感情、讲道理的方式和氛围来消磨苏格兰闹独立的意图非常明显。硬的一手则是通过保守党政府的重臣戈夫来传话,首先声明“不愿就独立公投与苏格兰地方政府对簿公堂”,接着是不留情面地指出民族党未能在选举中获得绝对多数,就是因为其推动独立的主张“在苏格兰民意中已经失败”。

苏格兰民族党未能在议会获得绝对多数席位,客观上给了英国政府分化苏格兰独立运动一丝缝隙,但也会进一步激发斯特金及其政党推动公投的勇气。英国地方选举的帷幕落下之后,围绕英国国家统一的博弈将紧接着上演,而且这一幕还不仅将在苏格兰展开,在被脱欧后续问题不断困扰的北爱尔兰也会有所展现。

在英国政府的对外议程中,今年下半年的G7峰会和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是两场重头戏,可以帮助保守党政府在“脱欧”“抗疫”之后树立“大国”形象,以进一步稳固其支持率。但在对内要应对地方分离问题的同时,如何以正确的姿势参与大国博弈并发挥作用,对于保守党政府来说显然是操作难度更大的挑战。国际社会的风云变幻要比英国选民的心理更难揣摩,在脱欧、抗疫挑战上带病上路、涉险而过的英国,也不能总是指望靠着约翰逊的好运气和在国内的高人气一路过关吧。(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