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曙申:美对台售武将释放严重错误信号

据报道,美国防部安全合作局拟于近期发布公告,向台湾出售M109A6自行榴弹炮等进攻性武器。这将是拜登政府上台后启动的首次对台军售。

长期以来,对台军售是美国推行台海政策、介入台湾事务的重要手段。从特朗普时期以来,美对台军售的策略有所调整,它表现为:

一是从“包裹式”转变为常态化军售,美对台售武的频率显著增大。如特朗普任内共宣布11次对台军售案,总金额逾180亿美元。

二是放宽售台进攻性武器限制。如AGM-84H/KSLAM-ER空对地导弹(增程型、视距外的空射攻陆导弹,射程可达250至300公里),射程逾250公里的“海马斯”多管火箭炮系统,以及MQ-9B“海上卫士”无人机等,民进党当局推动潜艇制造所需装备和技术的“红区”部分(包括声呐系统和战斗系统,无法自制必须通过外购取得),也是从美国购买。

三是支持台发展反制大陆的“不对称战力”。台“不对称作战”是在美国直接介入和指导下发展形成的,2021年民进党当局公布“四年期国防总检讨”,强调“依‘防卫固守、重层吓阻’军事战略,以创新、不对称作战思维,强化远程精准打击能力,结合制空、制海、地面防卫等新式武器筹获及性能大幅提升,构建可靠之重层吓阻战力”,台对美寻购装备显然朝这个方向运筹。特朗普时期的上述三个变化,拜登政府很大可能继承。

在中美有关对台军售问题的《八一七公报》中,美国政府在对台售武问题上做出的声明包括“不超过”“逐步减少”“最后的解决”等承诺,即“它不寻求执行一项长期向台湾出售武器的政策,它向台湾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数量上将不超过中美建交后近几年的水平,它准备逐步减少对台武器出售,并经过一段时间导致最后的解决”。

一直以来美方违约背信,随着近些年将中国作为首要战略竞争对手,妄想把对台军售作为遏制打压中国的一张牌。为此,特朗普政府首度将严重违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所谓对台“六项保证”塞进对台政策架构,拜登执政后快速接受特朗普的这项政治遗产。

拜登政府欲比2017年特朗普执政后更快公布首批对台军售,这反映出民主党执政团队在对华战略上的焦虑和策略上的盲动。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教授贝纳特就此指出,“如果认为美国既可以撕毁一个中国的协议来激怒北京,又可以用武力威胁威慑北京,那就太鲁莽了。”

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政。“不干涉他国内政”是明确载于《联合国宪章》《国际法原则宣言》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当前台海局势严峻复杂,民进党当局“反中抗中”姿态顽固,岛内“台独”势力正谋求通过新的“修宪”活动制造“一中一台”。美售台武器严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向“台独”分裂势力释放了严重错误信号,成为破坏台海和平稳定、恶化两岸关系的乱源。

中国政府和人民坚决反对美国对台出售武器及与台发展任何形式的军事联系。美方如果不顾中美关系政治基础,继续偏离在台湾问题上向中方作出的一系列严肃承诺,这必将给中美在新冠疫情蔓延下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带来不利影响,也不利于台海和亚太局势稳定,必将损害美国自身战略利益。

今年美国政局变换后,民进党当局妄想配合拜登政府对华战略,扮演“遏华”棋子,提升台美军事安全关系的动作不断,将台湾的安全寄托于美国的保护上。然而,自去年开始美国国内战略界围绕“战略模糊”与“战略清晰”的政策辩论结果是,在防卫台湾问题上拜登政府继续奉行模糊立场,以确保美最大的政策灵活性,美国给台湾当局连“空头支票”都不愿开。

美国政府对台不断售武,既收获大笔“保护费”,又在两岸之间嵌入“楔子”,试图从制造两岸对抗中渔利。然而,5月以来台湾地区新冠疫情扩散,祖国大陆主动伸出援手,美国政府至今却未向台湾输送一剂疫苗,这让岛内社会对华盛顿的真实面目有了更真切的体会,很多民众对民进党当局“倚美谋独”也有了更清醒的认知。

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台美军事勾连无法阻止中国国家统一进程,民进党当局切勿误判形势,“联美抗中”、挟洋自重必定失败。(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副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