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建岗:日欧随美起舞难得好报

日本首相菅义伟27日与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以视频方式举行会谈。在会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双方明确“强调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敦促和平解决两岸问题”。另据日媒报道,双方还在会谈中就中国香港、新疆的人权问题表示“深刻担忧”,并“强烈反对单方面改变东海、南海现状的任何企图”。菅义伟称,日本将与欧盟合作,加强对印太地区的参与力度。如此置喙第三方国家的内部事务,这明显是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

在日美“2+2”声明之后,日本越来越表现出跟随美国拜登政府、对华持强硬立场的外交姿态。经历特朗普时代华盛顿对其予取予夺带来的不安之后,拜登政府对盟友的“重视”让日本感觉可以借助美国的力量制衡中国。因此,最近一段时期日本国内不少势力蠢蠢欲动,要求日本政府在涉台、涉疆、涉藏、涉港等问题上紧跟美国脚步给中国制造麻烦。这实际上是要让日本绑在美国的战车上,想在为美国对华战略卖命的同时也借助美方力量达到日本自身目的。

这种做法对外交手段欠缺的菅义伟政府充满利益诱惑,但实际结果并不那么“美好”。

其一,日本没能力驾驭或利用其他国家尤其是大国。美国、欧洲和印度等都不可能被它利用,日本的国力及其国际政治影响力决定了它不可能成为国际社会的主导性力量。表面上它能和一些国家就某些有着所谓“共同利益或共同关切”的问题共同发声甚至合作,但没有大国会真正为日本火中取栗。

其二,日本有可能被彻底绑在美国的战车上而进一步失去自主性。拜登政府不断拉拢盟友,实际也是在加强对盟友的控制。日本政界、学界一些清醒人士已经意识到这种危险,不断向日本决策者发出警告。日美绑得过紧会让日本彻底失去自主性,它想成为“政治性大国”的希望只会更加渺茫。

当然,日欧联合声明是双方“共同意见”的体现。欧洲在涉华问题以及所谓“印太问题”上也有随华盛顿起舞、借日本等印太国家发力的需求。欧美日仍然坚持国际秩序就应该是它们主导,如同当年G7曾经占据的分量一样。它们已经成为国际社会霸权的既得利益者,对这种既得利益的任何所谓“威胁”“挑战”都会受到它们敌视。近些年来,这些国家一再鼓噪所谓“维护以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反对“以力量为倚仗单方面打破现状”,就是原因所在。所谓“现状”,就是它们既得利益的固化。

对日本来说,它口中的“现状”较之欧洲有着更多层次。日本既是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的重要成员,也是中国邻国,它还一直自认为应该是亚洲的“国际代表”。因此日本对维护“现状”更为积极,对自己既得利益的失去也更敏感。安倍执政时代之所以将“自由与开放的印太”作为日本外交最核心的框架,明显是有着深层次考量。这个框架包含价值观因素,这是日本拉拢美欧甚至印太一些所谓“民主国家”的重要借口与平台。通过这个框架,日本想将自己打造成维护以西方为核心、以价值观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的旗手和急先锋。同时,这个框架也有着明晰的地缘边界,也就是在印太这个领域,日本认为自己应该发挥更重要作用。跟着美国学,日本认为在自己“后院”的既得利益不容侵犯。

对欧盟来说,尽管一些亲美力量曾鼓噪说中国的“威胁”已经超过当年的苏联,但这种明显的危言耸听显然无法动摇欧盟及其成员国决策层的认知。欧洲的利益诉求主要还是在欧洲大陆及其周边地区。欧洲主要国家比如英、法等早已不是曾经的全球性殖民大国,过去几十年来它们在亚太地区的现实利益有所收缩。

美国从全球霸权出发、日本从地区主导权争夺出发对亚太事务介入更加积极。而欧洲之所以随着日美“起舞”,一方面如上所述,借助美日展现它们的“价值观坚持”和对国际秩序的维护,通过对华挑衅,比如派军舰到亚太并与日本等国进行军演等,显示在这一地区的“存在感”。另一方面是它确实意识到了亚洲或所谓印太地区的经济和地缘政治重要性,想在该区域提前布局,只是现在还一时无法理清战略思路。尤其在拜登政府上台后的反复拉拢之下,欧洲一些“大西洋派”更多倒向美国,包括在亚太事务和对华问题上。

总的来看,日欧这次领导人视频峰会涉华措辞格外粗暴,双方各怀如意算盘但又显然都难通过对华强硬得偿所愿。(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所副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