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驻华大使贾维德•卡伊姆:美国撤军后,阿富汗将面临哪些挑战

美国总统拜登宣布今年9月之前从阿富汗完成剩余2500名美国士兵的撤军。一些人对这个消息也许感到震惊,对我们却不是。作为一个主权国家,阿富汗尊重这个决定,并希望将撤军进程变得尽可能平稳。总统加尼表示:“我认为,对阿富汗人民、塔利班和地区来说,这既是机会也是风险。作为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当选的领导人,这也是一次进一步重申我致力于和平的承诺的机会”

与此同时,本地区担心阿富汗届时会陷入混乱甚至另一场内战。两周前,中国外长王毅在中国与中亚五国外长会晤的新闻发布会上表达了他的关注,并呼吁外国撤军进程应负责有序。

显然,对我们来说,宣布撤军并不意味着世界末日。我们认为,这是阿富汗国际关系的新起点。我需要提醒大家,这并不是第一次撤军。2014年,约13万美国和北约士兵从阿富汗撤离,由他们训练的阿富汗部队负责安全事务。阿富汗国防安全部队勇敢承担起保卫祖国的责任。接下来的时间内,阿富汗进行了两场全国范围内的选举。总统加尼宣布:“如今的阿富汗政府军和安全部队相比7年前已经强大得多,我们已经做好充分准备在美军撤离后继续服务和保卫阿富汗人民。”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撤军将带给阿富汗军队领导人真正的自主决策权。当然,从现在起,阿富汗政府将负责与恐怖主义斗争的相关决策。另外,撤军也会让塔利班失去针对外国势力进行“圣战”的借口。我们认为,塔利班对撤军决定最感吃惊。

现在是时候让塔利班回答他们对阿富汗愿景的关键问题了。他们会接受选举结果,并维护妇女和少数族裔的权利吗?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得到塔利班的肯定答复。为了避免回答这些问题,塔利班甚至在多哈和平谈判中离席,并拒绝参加伊斯坦布尔的和平会议。

普通阿富汗人的观点很明确:我们不要重新经历上世纪90年代的恐怖。他们在2020年8月的大国民议会上确认了对于和平的终极追求。阿富汗政府很清晰地表达了希望建立一个自主的、伊斯兰的、民主的、统一的、中立的和相互联系的阿富汗。国际和地区伙伴都支持这一愿景。联合国相关决议清楚地表明了同样观点,同时本地区的所有国家都多次表示,他们希望看到一个统一民主的阿富汗。这些观点也在塔利班对各国的私人访问中得到沟通。

我们都知道,即使在理想环境下保证和平协议的执行都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不幸的是,我们所处的环境还远远谈不上理想。有许多风险和障碍随时可能导致和平进程脱轨,使我们失去和平的宝贵机会。我们必须为颠簸的前路做好准备,并耐心踏上实现持久和平的道路。

首先而且最重要的是军队的过渡和撤离。外国驻军的责任是以负责任的方式撤离,我们的责任是配合这一进程。在这方面,美国和北约需要履行他们对阿富汗国防安全部队的注资承诺。第二个次要障碍是主要由媒体制造出的不确定性。这可能会让阿富汗人寻求离开故土,并重现2015年的难民危机。我们必须谨慎,不要夸大撤军的负面影响。

我们认为,本地区现在成为最重要的因素,其中,中国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从现在开始,美国可能将在阿富汗和平进程中扮演次要角色。真正的挑战跟巴基斯坦有关。从这个层面来说,中国最适合帮助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之间建立信任。过去各方有过一些努力,但是现在需要真正专注于这一问题。此外,中国可以通过贸易给予阿富汗政府和人民巨大的帮助。目前两国的双边贸易额很小。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而阿富汗是天然水果的优质生产国。只要给予很少的政治和技术考量,贸易额就很容易得到提升。这将能够帮助社会贫困阶层,并减轻政府财政负担,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可以避免潜在的混乱。

帮助阿富汗中央政府对中国也有利。阿富汗政府过去和将来都会以各种形式与恐怖主义做斗争,恐怖主义活动是中国的主要安全担忧之一,帮助阿富汗中央政府就是回应这种担忧的最好方式。

我们认为,对和平的另一个主要挑战是塔利班的错误估计。塔利班仍然陷于他们战胜了美国和北约的说法,因此变得膨胀,没有展示出对于达成政治协议的真正兴趣,而是选择继续进行军事侵略。万一发生这种情况,阿富汗国防安全部队会做出回应。过去两年中,阿富汗军队主导了超过90%的军事行动。如果塔利班仍然选择暴力,那将意味着春夏这几个月里将发生正面冲突。最终塔利班将别无选择,只能回到谈判桌。但是,很多生命将会在这个过程中消逝。(作者是阿富汗驻华大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