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时锐评:声称要“躺平”的年轻人,总是在黎明被自己设的闹钟唤醒

一篇讲述自己如何在充满竞争和忙碌的世界中后退并且“躺平”的网文火了,带动了很多围绕低欲望“躺平”的讨论。正在各领域担纲奋斗的壮年人肯定看不惯这种消极的人生观,纷纷指出“躺平哲学”有害,他们反过来又在互联网上遭反唇相讥,被喝倒彩。

环时注意到,宣称自己“躺平”并走红的网文发表在贴吧上,作者名不见经传。事实上,一段时间以来,互联网上的价值观讨论大多都是草根作者发起的。他们创一个词或者用一个旧概念表达当下的不满,往往击中网上年轻人的某个集体痛点,引发共鸣,形成时间长短不一的情绪释放消费。这种时候,一些知名舆论领袖反而插不上嘴,或者说出的话年轻人不爱听。

我们认为,无论是代际之间还是有不同其他标签的社会群体之间,社会围绕应该努力还是“躺平”的认知撕裂都不像互联网所展示的那般严重。“躺平学”突然在网上被追捧,与其说它是一种严肃的人生哲学,不如说它是年轻人面临奋斗困境时释放情绪的一个工具,是那些年轻人自嘲和彼此安慰及鼓励的网上话语纽带。

社会应当关注年轻人的网上话语方式以及他们之间最新流行词的更替变化,从中了解他们的集体情绪脉冲。我们的社会要有一个大信心:这一代年轻人不可能是消沉乃至颓废的。我们往生活中望去,从考场到写字楼,从地铁到外卖小哥云集的社区大门口,哪个地方年轻人的精神面貌是吊儿郎当的?他们在哪儿不得精神抖擞,不管是真的还是撑着装出来的?

生活本身是不接纳吐槽的,但是互联网是一个超级“吐槽大会”。于是,很多人就来互联网上躺平。上一辈越是指责不该躺平,我越是要躺平,你管天管地还能管我站着还是躺着?

其实,我们相信绝大多数赶“躺平”时髦的年轻人只是过过嘴瘾,他们在生活中是不敢真的躺平的。当“躺平”作为一种顺其自然的另类符号时,或许可以;但如果真的让大家接受“一天只吃两顿饭,每月花销控制在200块以内,一年工作一两个月”的教唆,就这么去生活,所需要的实践勇气可比锁定清北的考研要大多了。

恰恰是普通人最难“躺平”。我们要有一份能够养家糊口的工作,而职场的大多数境遇是不进则退的,奋力是逆水行舟时原地踏步的基本功。我们都要结婚生子,自己躺了,我们能要求孩子在起跑线上也躺了吗?还有父母,我们常常对他们报喜不报忧,不就是想让他们放心、觉得我们在外漂泊得还不错吗?如果我们仅仅是个自然人,自己做自己的主,躺就躺了,问题是老马在一百几十年前就说了: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

中国人太勤奋了,社会运转太快了,各个阵地都被正能量镇守。但是,人们总有疲倦的时候,年轻人总有一些牢骚或者“负能量”需要释放,“躺平”这些小旗子就在互联网上摇动起来。我们认为,社会需要关注它们的存在,从中揣摩了解在生活和事业重压之下有些晃动、忐忑的年轻人们的心绪。除了关心、鼓舞那些年轻人,帮助他们在走向成年和担纲的路上不断更加强大起来,我们这个社会其实别无选择。

中国正处在民族复兴漫长路上最为承重的一个阶段。而年轻人是这个国家的希望,无论是他们的个人境遇还是这个国家的境遇都不会允许他们集体“躺平”。无论主动还是被动,他们都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为勤奋、精神上也最为强大的一个群体。这么说吧,不管他们睡得有多晚,也无论晚睡的原因是加班还是贪玩,时代都会一次又一次把他们在黎明时分唤醒。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