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美情报部门调查病毒暴露四大硬伤

美国总统拜登要求情报部门三个月内确定新冠病毒是否来自实验室,引起国际舆论的轩然大波。支持这一决定的主要是政治声明,其中最明确的赞同来自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另外印度外交部表达了较为抽象的支持。

但是荷兰、澳大利亚籍参与了世卫武汉溯源工作组的专家公开捍卫病毒“极不可能”出自实验室的结论,爱尔兰籍的世卫相关负责人瑞安批评目前的氛围正在使溯源工作遭到严重的“政治毒化”。这些科学家强调,目前谈论病毒出自实验室的声浪很大,但并没有新的证据发现。他们说,美国如果有真凭实据,就应该拿出来分享。

对于武汉病毒研究所在疫情被确认前就有人染病之说,世卫专家今年3月份就已澄清,他们调查了相关情况,染病者患的不是新冠肺炎。

科学家们都知道传染病疫情溯源工作的艰巨性,从专业角度看由情报部门在三个月里得出结论无异于天方夜谭。尤其是将病毒泄漏者锁定在武汉实验室,美国情报机构既没有高出世卫溯源病毒的科研能力,又没占有更多数据和资料,他们将要做出的只能是一个政治决定:是编造一个符合美国当前对华打压政策的栽赃报告,还是在科学家们的主流反对声浪面前退缩,为陷入困局的美国政府在名誉上止损。

美国在病毒溯源问题上的政治化操作实在做过了头,让世界看到它的一系列硬伤。

第一,美国政府自以为是,极不尊重世卫专家组的第一阶段溯源工作报告,只是一味向世卫施加政治压力。特朗普政府公然切断与世卫的联系,拜登政府虽恢复与世卫关系,但保持了要世卫为美国政治利益服务的强势与蛮横,这是政治挟持科学。

第二,病毒溯源工作本身艰巨复杂,存在诸多可能性,美国强行推动针对武汉病毒所的有罪推定,与科学界的常识性认知和正常的溯源方法南辕北辙,在科学界很难服众。虽然有极少数科学家支持实验室泄漏说,但他们往往因见风使舵,态度摇摆,削弱了其主张的可信性。

第三,美国中情局等情报机构为政治而编造谎言劣迹斑斑,它们为发动伊拉克战争而扯谎说萨达姆政权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后被证明完全虚假。时任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在联合国拿出的一瓶作证白色粉末被讥为“洗衣粉”,给世界留下极其深刻印象。这次美国情报机构出马,刚一起跑就已毫无公信力。

第四,这是互联网时代,美国试图栽赃的对象是中国,它要操纵的是世卫组织和全球大多数科学家的嘴,这与18年前华盛顿捏造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虚假证据愚弄国际社会有着截然不同的难度。美国情报机构迄今只能用匿名方式让媒体帮着传谣,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让全球共享,这种传统栽赃策略在今天的环境里不堪一击。

华盛顿太傲慢了,没有意识到它对中国的恶毒指控变成了一场自己的政治赌博,而且压上了需要向国际道义赊账才能取得的筹码。它其实正在陷入骑虎难下的危险境地,这场战斗有可能成为美国因滥用软实力而输掉国家信誉的“滑铁卢”。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