笪志刚:日本新“富国强兵策”落地难

明治维新使日本实现近现代化并跻身西方列强行列,当时推行的“殖产兴业”和“富国强兵”等国策既是日本构筑现代产业能力和科技实力的催化剂,也成为其对外发动侵略战争的前提条件。尤其是“富国强兵”,最终成为日本穷兵黩武走向失败的一面镜子。最近,日本自民党提出“新成长战略”框架大纲,与以往聚焦刺激经济和重视振兴产业的战略不同,这次明确提出侧重“经济政策和企业活动”与“安全保障无缝链接”的所谓“经济安全保障视域下的投资战略”,亦即今后的经济增长、产业振兴及企业投资等,将与国防安全、军事保障及遏制能力等有机结合。日本舆论有人称之为令和版的“富国强兵策”。那么,这份“新成长战略”的实施前景和实际影响将会怎样?

首先,“新成长战略”凸显日本政界对国家走势的危机感及焦虑感。面对拜登总统积极推动国际协调和盟友合作、重新恢复全球和地缘影响力以及加大抑制中国的诸多尝试,日本政界一些人意识到现有经济定位无法支撑日趋复杂的国际博弈,现有经济模式难以辅助不断变化的双多边外交,也感受到围绕新冠疫苗研发、高端产业技术、经济发展潜力的危机感,同时咀嚼到在中美大国博弈中周旋的地缘焦虑感。

这使他们认为,需以一种崭新的战略来修正“重经济、轻安保”“重合作、轻遏制”的经济与安保相对乖离的现状,主动推动经济成长服务国家安保的“护航船队”角色转换,进行经济增长与安保博弈合二为一的大战略调整。

其次,“新成长战略”推动朝野形成经济服务地缘安保的新意识。日本一些政治精英认为,过去很长时期,日本较为追求经济优先和合作利益,常将“经济”与“安全”分开对待,导致所谓日本不断因为经济因素而被绑架。这次“新成长战略”之所以引发热议,很大原因就在于其折射了日本开始正视“经济底力支撑国家外交和安全保障”的转变。“新成长战略”核心明确要推动高端芯片为首的产业优势服务国家安全,强调将改变国内产业高度依赖进口高端芯片的窘境,将立足稳定供应支持国内研发及建设产能基地,并构筑美日台企业联手研发新机制。

“新成长战略”还释放了“经济增长和防卫费联动”的信号,聚焦防卫预算不需拘泥于占GDP的比例,指出提升防卫费不仅事关日本安保战略和能力,还是强化美日同盟和美日印澳等双多边安保机制的重要体现,推动防卫费占GDP比例实现重大突破的姿态跃然纸上。

最后,“新成长战略”并不掩饰剑指中俄等地缘竞争对手的意图。大纲认为中俄联手趋势不断形成,渲染中国对日本海域及台湾海峡施压、在南海等海域展示海空力量、利用经济实力巩固地缘安保等等,借此声称日本需要重新审视安全与经济无法相交的既有思维,以经济和安保双轮扩大对华博弈的主动权和抑制力。有人还称需正视中日防卫预算差距扩大至4倍等现实,尽快制订安全保障视域下的对华经济政策。

出台怎样的增长战略无疑是自民党乃至日本政府的权利,但从本质上说,这次的“新成长战略”怎么看都脱不了为日本向美选边站背书的干系,也充满配合美国在产业和科技上抑制中国的意味。且不说这种做法本身有悖于全球化和多边主义等区域合作理念,真照这个思路走下去,不仅将使日本失去多年摸索形成的经济外交的主动权和对外合作的灵活优势,也将对日本经济界造成实质损失和额外的投资困惑,并将进一步损害中日政治互信,伤及两国民意,日本最终会自尝苦果。

历史殷鉴不远,经济与安保捆绑下的全民皆兵走势更让人们担心日本是否会重蹈覆辙。对日本而言,高举和平发展与合作共赢旗帜,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和与邻为善,同中国等国一道推进RCEP、中日韩FTA等区域一体化机制,无疑是最符合本国国策和长远利益的选择。(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东北亚战略研究院首席专家)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