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三孩政策将随配套跟进带来社会的改变

国家放开三孩政策引发全社会热议,一些年轻人表示他们没有生三孩的意愿,相信这完全在政策制定者的意料之中。毕竟现在生二孩的家庭虽逐渐增多,但远非已是育龄夫妇的普遍意愿,生三孩离很多家庭一时显得有点远。但如果从这些当下的反应来预言新政总体上难以奏效,就未免看得太短了。

生育意愿低的最大原因是当前中国社会里有大量少子化元素,塑造了人们生活、工作的面貌以及价值观。可以说,中国从婚恋到住房、子女教育等关键领域的自我设计和消费观念,乃至价格体系都深受少子社会元素的影响,这些方面都需在国家政策的调控引导下逐渐嬗变。

比如,大城市流行结婚很晚,对应的就是只生一个或两个孩子。对子女教育过度投入,也主要出自同一原因。房价是与城市家庭承受力相关互动的,一个城市购房难度的最大因素肯定不是该城市家庭平均成员的数量,掌握着公共土地的政府应该最有能力不让房子问题成为生育政策调整的首要羁绊。

现在学生读书期间很少有生育的,生育政策变了,这方面情况的变化很可能随之出现。托儿所在大城市里基本都没了,老人带孩子和保姆带孩子蔚然成风,将来托儿所则可能重回城市甚至大的机构。再比如,女性生孩子会影响事业发展,保护妇女权益的相关规定也会根据实际情况逐渐制定出来,我们对此深怀期待。

每个家庭只有一个孩子的社会与多数家庭有两到三个孩子的社会,生活的形态会在细节上有挺大差异的。我们相信,政府力量和市场力量会同时推动与生育养育相关的社会体系重构,有些变化将由政府主导,还有些变化会由市场的力量主动催生。认为中国社会将固化在少子的形态中,这未免太武断了。

今天中国的公共投入针对生育的鼓励几乎还没有开始,今后福利体系向多子家庭的倾斜势必发生。随着国家经济实力不断增强,各地政府将有能力加强鼓励生三胎的社会综合体系建设,把中央政治局对三孩政策配套支持措施的指示落到实处。

总之,中国正变得越来越富裕,经过逐渐调整重构之后,我们的社会不会“穷”得生不起孩子。另外,经济发展和受教育程度提高会降低全社会的生育意愿,但中国有自己传统文化的支持,这个问题不应变得比西方更严重。事实反复证明,中国的宏观调控能力是世界上最强的,生育政策调整从长期看将产生积极效果,这样的预期有历史和现实依据。

全面放开二孩政策时,不少人对它产生作用表示悲观,然而不仅七普给出了二孩生育率提升的明确数据,而且人们都在身边看到很多生育二孩的家庭,证明了变化在发生。少数人质疑七普的数字,而且声称三孩政策的到来是二孩政策失败的“惊慌表现”,这有带意识形态节奏的意味,是在哗众取宠。

人口政策着眼长远,面向未来。中国善于面对问题进行调整,不断改进,当我们今天越来越好的时候,未来更会属于这个国家和民族。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