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丙奇:消除歧视,化解“普职分流”焦虑

当前,困扰我国育龄人口生育意愿的因素之一,就是子女的教育升学问题。近期,“1:1普职分流”“50%孩子上不了高中只能上职校”等消息流传网络,令不少家长感到担忧。有意见指出,普职分流不仅会激化城市教育内卷,加剧教育资源失衡,而且会造成人才浪费,掐断家庭和孩子的盼头,传递给育龄夫妇的信息是,谨慎生娃。

从全世界范围看,高中阶段教育有两种模式:一种是普职分离(分流)模式,以德国为典型代表,初中后,有超过60%的德国学生选择进职业院校。另一种是普职融合模式,美国、加拿大、英国等国的高中基本采用这一模式,高中既开设学术课程,又开设技职课程,由学生自主选择,在高中毕业后,再由学生选择进普通院校还是职业院校。

我国采取的是普职分离模式。但与德国学生乐于选择职业院校,家长也尊重学生的选择不同,我国家长大多不太接受孩子读中职,近年来,要求减少直至取消中职的声音越来越多。实际上,我国中职招生占高中阶段招生的比例已由2010年的50.94%,下降到2019年的41.7%,可家长仍不满意。今年两会上,有代表建议把普高录取率提高到85%,得到很多网友点赞支持。

从培养高素质技能人才来说,普职分流方式是合理的。结合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现实,有专家指出,我国70%的学生都应该接受职业教育(包括中等职业教育与高等职业教育),然而,职业教育在我国却不受待见。原因有三,其一,我国发展职业教育,在很长时期中,不是将职业教育作为和普通教育平等的类型教育,而是作为低于普通教育一个层次的教育,不少地方对职业教育进行自我矮化,如用普高率评价初中办学,以本科率评价高中办学,就是把职业教育作为低层次教育。如果连地方政府部门都不认可职业教育,怎么要求学生和家长认可?

其二,职业院校缺乏办学自主权,无法根据社会需求变化,灵活调整专业和课程。职业院校应该以就业为导向办学,但很多职业院校参照普通学校教学,在崇尚学历的社会环境中,这些职业院校也不坚持职业教育定位,存在以学历为导向办学的倾向。

其三,用人单位在招聘人才时,不断提高学历门槛,人为制造了学历高消费、唯名校论。与之对应,社会也越来越崇尚学历,轻视甚至歧视技能人才。一些家长担心自己的孩子进中职成为技能型人才,没有前途,被人歧视,成为被收割的“韭菜”。

很显然,这些问题不解决,就是采取普职融合的高中教育方式,不在初中毕业时分流,而在高中毕业后分流,家长的焦虑依旧难以消除,而且技能型人才培养会出严重问题。在高中阶段,学生都不愿意学技能,高中毕业后,也都想进普通院校,可我国社会、经济发展是非常需要大量技能型人才的。这会造成教育的结构和质量与社会需求严重脱节。

针对发展职业教育存在的问题,我国已经提出要把职业教育办成类型教育,形成淡化学历崇尚技能的社会氛围。而关键在于,必须有实际的行动,如推进扭转地方以升学为导向发展教育的功利政绩观,清理歧视职业教育的教育管理与评价体系,遏制各地引进人才时存在的学历高消费现象。(作者是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