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前外交官布鲁斯•黑格:美澳同盟只是一场幻象

二战中,美国在菲律宾被日本打败后,急需一个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基地重整军队、补充军需。澳大利亚能容纳训练营和航空母舰,它北部的飞机场,可以方便美国起降轰炸机和战斗机,以攻击日本当时位于巴布亚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和附近岛屿的补给基地。

澳大利亚担忧日本在迅速攻击南亚和太平洋岛屿后会转而攻打自己。在日军侵占巴布亚新几内亚后,美军就来到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军队之前已经进行了一场成功的撤退,傲慢的美军总司令麦克阿瑟来了后,解除了好几个澳军将领的职务,并下令停止撤退。

然而普通澳大利亚人并不怨恨麦克阿瑟,反而认为他是个英雄。大众迷信于美国拯救了澳大利亚,虽然事实是美国来澳大利亚完全为了自身利益。澳大利亚人对美国的慷慨和科技水平印象深刻,许多人都相信“美国梦”,那是个美国做什么事都正确的年代。《澳新美安全条约》就在冷战和朝鲜战争的大背景下诞生了,澳大利亚人将美国视为抵挡苏联和中国的保护伞。

澳大利亚也受到美式消费主义、好莱坞电影、纳什维尔乡村音乐和底特律汽车的诱惑,共同的语言加速了澳大利亚人对美国文化的吸收,美澳军事、学术和商业交流不断扩大。然而,很少人注意到这种关系是单方面的,澳美关系基本都是澳大利亚对美国的阿谀奉承,澳大利亚人完全臣服于美国的力量和财富。

没有与美国的商议,澳大利亚不会采取任何外交举措。唯一的例外是1972年惠特拉姆政府与中国建交。澳大利亚跟着美国参加越南战争,它之后的后悔几乎没人提到。就算这样,也没能阻止霍华德总理跟在美国后面加入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

澳大利亚迫于压力从美国购买武器,并致力于增加美国在本地区的存在。我们买了不断出问题的战斗机、几无用处的坦克。为了帮衬盟友,澳大利亚还从法国人那里买了12艘用不上的潜艇。

美国在澳大利亚北部建立了先进的间谍基地松树谷,但是澳大利亚却被剔除在共享敏感信息的圈子之外。他们可以使用廷德尔空军基地,从那里起飞的B-52理论上可以轰炸三亚的潜艇洞库,他们还在达尔文修建了能容纳1万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的基地。所有这些没有带给澳大利亚什么好处,但美国让澳大利亚保守党政府相信这些安排有用。澳大利亚保守党政府认为,无论如何,与美国利益保持同步才最有利于堪培拉。他们缺乏情商和勇气,是“乡巴佬”政治家,也不能做到睁眼看世界。举个例子,他们不相信气候变化,至少不像相信化石燃料那样。

阿博特、特恩布尔、莫里森这些总理都表现出对美澳同盟的盲目迷信,都轻信美国人的口头承诺。莫里森可以算得上是其中最天真、最容易受骗上当的一位。他相信特朗普的话,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特朗普给莫里森灌输各种关于中国的“假新闻”,莫里森不但信了,还单方面要求发起国际调查。莫里森提出各种不合外交礼仪的要求,把澳大利亚推到前台,而美国和特朗普在背后看笑话。

作为回应,中国制裁了一系列澳大利亚进口商品,澳大利亚仍然拒绝让步和道歉。因为正在举债应对疫情,所以澳大利亚对相关经济损失还不敏感。然后,澳大利亚又着了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的道,认为美国会永远支持澳大利亚。美国并没有,也从未支持澳大利亚。美国采取行动永远都是出于自身利益。澳大利亚仍然保持着对美国的单相思情结,拒绝承认事实上美国承接了许多中国制裁澳大利亚后的进口需求。

中国似乎不是很了解澳大利亚领导层的无能与天真,澳大利亚的明白人也对莫里森及其内阁感到无奈又愤怒。然而,中国的制裁和严厉言辞有可能给莫里森提供弹药,以证明他的主张。(作者是澳大利亚前外交官、政治评论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