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履生:打造“世界一流”,不只追求“大而全”

在近代历史上发展起来的中国的博物馆,相对而言基础薄弱,博物馆发展如何与国家文化传统相和,是我们面临的问题。

博物馆的强大要有基础保障。这个“基础”,不仅仅是建高楼或建筑群。博物馆需要有位于建筑之内的丰富内容,说到底,其根本就是馆藏。没有世界一流馆藏的博物馆,很难成为一流博物馆。馆藏的集聚和扩展,需几代人的累积,数百年的努力。把属于自己的文化资源挖掘出来,成为在世界文化多样性中不可比的文化内容。这是建设当代中国博物馆体系的使命,也是处于十字路口上的道路选择。

中国有辽阔地域和悠久历史,不同地域都有丰富的文化传统。在中国广大乡村,民族、习俗、非遗等方面也表现出博物馆资源上的优势。乡村博物馆、生态博物馆、民族博物馆、工艺博物馆等一些有特色的专题博物馆建设,都有可能成为优先选项。这些博物馆可能规模不大,但独特性是它的生存基础。观众的选择也是基于独特性上的考量:有了独特性,公众就会走进博物馆,更会不断地走进去,审视和欣赏这些具有独特性的历史、审美和收藏等。

用小攻大,以专攻强,是发展特色博物馆的重要途径。放眼看去,追求“大而全”正成为建设世界一流博物馆进程中的一个症结。如果仅仅追求表面上的“大而全”,那建设一流博物馆的可能性将微乎其微。规划很重要,规划的眼光和眼界更重要。(作者是中国国家博物馆前副馆长、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博物馆馆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