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形:国际秩序基础原则只认一个中国

最近针对中国崛起引发的对现行国际秩序的讨论不断。使用“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一词似乎已经成为美国外交官员的口头禅。中方对此的回击是,国际秩序是以联合国为中心的国际体系,是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而不是一小部分国家所倡导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这一国际秩序的原点是威斯特伐利亚国际秩序。

“威斯特伐利亚主权”或“国家主权”是国际法中的一项原则,即每个国家对其领土拥有专属主权。该原则是主权国家现代国际制度的基础,并载于《联合国宪章》。根据这个原则,每个国家,无论大小,都享有平等的主权权利。这个原则可追溯到1648年的《威斯特伐利亚条约》,国际关系史就将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看作国际秩序的开端。几个世纪以来,威斯特伐利亚秩序有效地管理大国关系和现代国家体系的运作,它成为解决各种复杂国际问题,如价值、宗教、政治、经济、安全等的最大公约数。

美国作为二战赢家之一的超级大国和冷战后的唯一全球强权国家,建立了一个围绕自由贸易、集体安全、民主团结和制度化合作组织起来的、基于自由主义规则的系统,即“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冷战之后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变本加厉成为美国单边主义和西方霸权主义的工具。它打着“保护人权责任”的旗号使“武装干预人道主义”合法化,甚至推翻民选的合法政府,或者不惜发动各种“颜色革命”来追究“违反国家责任的行为”。没能使中国“和平演变”是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最大遗憾。

二战后美国全球战略的目标,正如冷战政策智囊之一的乔治·凯南指出的那样,是捍卫美国在国际秩序中的安全和财富分配的巨大特权和结构性权力,而非推动全球的民主和自由。美国认识到自己的繁荣与世界体系的运作及其盟国的成功息息相关,因此愿意提供国际“公共产品”来发展盟国的安全保护和经济繁荣。但是,冷战结束后,苏联威胁的消失削弱了美国作为“保护伞”的必要性。如今,美国和它的盟国在双边或多边问题上的巨大分歧比比皆是。

如今,美国主导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合法性正处于危机之中。自由主义学派资深学者约翰·伊肯伯里在2018年的一篇文章中问到“自由国际秩序终结了吗”?他承认,2016年美国首次选举产生一位对自由主义国际秩序怀有敌意的总统。目前美国内部两党政治对立,经济下滑,社会分化严重,两极差别拉大,族群矛盾加深。同时,自由国际秩序阵营里的英国退出欧盟,欧盟内部出现分裂。在西方自由民主世界中,普遍出现民粹主义抬头、极右势力扩大,民族主义和仇外政治情绪激增。尤其是美国内部民主和人权的倒退使其主导的自由国际秩序失去合法性,就连美国政治学家福山也把美国的黯淡政治体制描述成“政治衰落”。

如果把涉台问题放在上述两种国际秩序的讨论中,台当局应该明白,联合国的核心架构来自威斯特伐利亚的主权原则。在主权国家一国一票投票原则的联合国体系里,美国在一系列重大国际问题投票表决中总是处于劣势,而中国大陆在诸多国际问题,包括涉台问题,均处于绝对优势。从联合国多年来对世界各种问题的表决结果可以看出,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与美国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出现碰撞时,前者总是占主导地位,除非美国动用否决权。所以美国经常只能绕开联合国建立一系列以美国为主导的规则秩序。这就是中国强调的美国为代表的规则秩序并不代表国际规则秩序的缘由。

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关系任何时候上交联合国架构,其必然结果都是认可一个中国原则的威斯特伐利亚主权原则战胜自由主义的价值原则。“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联合国的决议和全世界的共识。同时“北京是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是台湾当局虽不承认但也无法撼动的事实。从威斯特伐利亚主权国际秩序和美国自由民主价值国际秩序的走向来看,大陆和台湾的博弈必然是以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基本原则的胜利而结束。避免台海战火的下台阶,就是美国主动迫使台湾回到一个中国原则。

台当局可以自问:当涉台问题引发两个国际秩序的碰撞,一边是美国主导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另一边是中国大陆强调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威斯特伐利亚和联合国宪章体系,哪一边会为他们所认为的原则进行不屈不挠的奋斗?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作者是丹麦王国奥尔堡大学政治与社会系国际关系学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