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雅克:G7早已失去本来的意义

本周的G7峰会将会伴随许许多多的漂亮话,最后大概率是口惠而实不至,反正长期以来都是这样的。G7早已失去本来的意义。在20世纪70年代,由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加拿大和日本组成的七国集团是全球经济的霸主。如今,G7只是那个旧世界的苍白倒影,在全球经济中的占比逐年下跌。G7仍然夸大其词地谈论它的意图,但世界已经学会忽视它们。本周的峰会由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主持是非常合适的,他本人就是假大空大师。

G7 的作用和重要性早已因为发展中世界的崛起而大打折扣。后者现在几乎占全球经济的2/3,西方占1/3;而20世纪70年代的情况正好相反,西方占2/3,发展中国家占1/3。对G7衰落最戏剧性的表达发生在2008 年,在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G7 被更具代表性的 G20 取代。从那以后,G7越来越成为一个需要不断寻找自身定位的机构。在拜登的领导下,似乎正是为了确认G7作为一个国际机构的日渐衰落,各方正在不断尝试将 G7 重新定位为民主世界反抗专制斗争的代表和捍卫者。有鉴于此,韩国、印度和澳大利亚已受邀参加本周的G7峰会,甚至有人说G7变成了D10(D代表民主)。然而,这只会成为G7权威性下降的注脚:从全球领导者到意识形态说教人。

然而,事实是,这类提案不太可能获得现有G7成员抑或是潜在新成员的同意,只有澳大利亚可能是个例外。在这里,我们说到了G7危机的核心。中国的崛起改变了全球经济的组成,将G7置于一旁,与此同时也重塑了G7中的各个经济体。维护与中国的良好关系,对于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的经济前景至关重要。这就是为什么这几个国家反对G7成为反华宣教的阵地,日本以及韩国、南非等潜在新成员也是同样的原因。因此,这里就暴露出G7和任何潜在新成员存在的重大分歧。西方国家内部也是分裂的。美国的权威正在衰落,不再像以前那样能对“小弟”们予取予求。

G7日益无能的最好例证是它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8年来,西方一直在寻找应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方式,本周的G7峰会上将再次提出这个话题。西方为替代“一带一路”而提出的所有想法都已化为泡影。这一失败非常重要,无论是对西方,还是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意味深长的表达,它植根于中国曾经作为被殖民地的历史和现今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地位。与之对应,西方的失败正是由于它的历史恰恰相反,它主要是作为殖民者对这些国家进行剥削和征服。它既没有所需的经验、同理心,也没有真正的动力去促进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富裕的西方世界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现有差距是一条多维的鸿沟。

本周的G7峰会上将会戏剧性地充分展示西方世界对于发展中国家实际需求的漠不关心,一个例子就是新冠疫苗。尽管美国、英国以及越来越多的西欧国家已经为大多数人口接种了新冠疫苗,然而以英国为例,它没有向发展中国家出口过一剂疫苗。西方世界把所有疫苗留给自己,尽管其现有库存已经远远超过自己未来的需求。随着每种新变异病毒在世界各地传播,大家都清楚地知道,除非每个国家都得到疫苗保护,否则任何国家都不会安全。在瘟疫大流行中,没有一个国家是一座孤岛。美国迄今未能出口一剂疫苗,但承诺说今年晚些时候将出口 8000 万剂疫苗。把这个与中国的记录进行比较,除了已经在本土完成的 7.77 亿剂次疫苗接种外,中国还向发展中国家出口了3亿多剂疫苗。例如,拉丁美洲超过半数的疫苗来自中国。西方世界似乎很可能无法履行其为发展中国家接种疫苗的道德责任,直到为时已晚,在数百万人不必要死亡以后。(作者是英国剑桥大学高级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