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继永:韩国进步派面临多道难迈的坎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任期已经进入最后一年。韩联社在总结过去4年文在寅政府的执政表现时说,“诸多问题尚未解决。”尤其在上月韩国地方政府领导和议员再补选中大败之后,执政的共同民主党更被形容为“内外交困”。无论当下还是放眼明年大选,共同民主党及其代表的韩国政坛进步派都面临多道难迈的坎。

首先,政治坎。韩国政坛各方势力都纷纷为2022年大选布局,进步派共同民主党不仅面临保守派在野党如国民力量等的攻讦,也有尹锡悦等潜在独立参选人的实力挑战,更面临内部纷争。共同民主党内欲折桂者众,如李洛渊、李在明、丁世均等政治大佬纷纷出战。这种春秋战国式的政治混乱预计将会延续相当长时间,政治日程一时难以理顺。

其次,经济坎。韩国当下的政治问题相当程度上源于经济不振。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之初,文在寅政府进行了较好的应对,但因年末时未能及时切断与美国等传染源国的联系,导致韩国境内疫情再度蔓延。在此情况下,韩国政府不断在重启与封锁之间徘徊,经济受到较大影响,就业与房价渐成韩国经济疲沓的两大标签,继而引发政治冲击波,让共同民主党失去首尔与釜山这两个有着莫大政治含义的市长职位。共同民主党和进步派的政治形象也受到较大影响。

第三,社会坎。经济困难当然并非累于一朝一夕,尤其韩国奉行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其实并无太多良策来稳房价、保就业。但愤怒的韩国选民还是要给共同民主党一点颜色看看。现在共同民主党和进步派真正担心的已非首尔和釜山这样的“一城一地”之失,而是好不容易形成的社会进步氛围也可能会得而复失。除了首尔和釜山,共同民主党在其他地区的支持率也出现前所未有的下跌。韩国社会保守化倾向回潮如此之快,让进步派在明年大选甚至更长时期内的政治前景面临更多不确定性。

第四,朝鲜坎。2018年开始的朝鲜半岛“和平之春”曾为执政的共同民主党带来巨大反射利益,接踵而至的朝美、朝韩首脑会谈让全世界看到韩国的身影和智慧,也让进步派收获巨大政治利益,国会议员选举时共同民主党联盟席卷近80%的席位。但半岛“和平之春”的关键是在朝方的反应和举动。新加坡会谈的折翼使朝美接触再次陷入停滞。同时,美国在各种问题上限制韩国单方对朝行动,甚至直接要求韩国不得在对朝问题上“抢跑”走在美国前面。这种连环套中,韩国发现渐被朝美隔离在外却又无可奈何。之后朝鲜又因防疫需要关闭国境,更因韩国境内向朝鲜发送传单而切断对韩交流。这些事态使文在寅政府的对朝政策迷失方向,并内卷和蔓延到韩国国内政治与经济领域。一直以来的对朝好成绩,反倒成了保守派手中的把柄。

第五,中美关系坎。美国称得上是韩国内政、军事、外交和经济的“总开关”,美国的阴晴圆缺总关“韩”。拜登政府继续将中国视为最大竞争对手,扬言“对华接触”已经结束,想方设法搞对抗和脱钩。而其主要手段之一就是强化同盟关系,韩美同盟自然也就成为美方东亚政策主要抓手。可以看到,美国在各类问题上都试图逼迫韩国就范。一个典型例子,就是拜登政府不但不给韩国提供足够疫苗,还毫不掩饰地要求韩国不得使用中国疫苗,这让本来对借助疫苗改善防疫抗疫形势抱极大期待的韩国政府望“苗”兴叹,被迫转向产能不足的其他疫苗。

虽然韩国在外交、情报、国防等部门都新设机构专门应对中美竞争带来的影响,但中美关系这道坎仍然难以摆平。文在寅5月访美时韩美发布的联合声明提及台湾和南海等问题,引发韩国内外对于首尔难以在中美之间维持平衡的担忧。11日在英国召开的G7峰会也邀请韩国参加。有消息说,会后声明可能包含涉台问题。尽管韩国总统府事先澄清,说该声明是G7成员国间讨论的文件,韩国作为外部受邀国家并不参与,但仍没消除外界有关首尔卷入其中的担忧。韩国各种虚与委蛇,但仍难掩“夹心之苦”。

对于内政外交上的这些难题,执政的共同民主党和整个进步派都很清楚。但时也势也,现在确实难以处理。

其一,文在寅政府处于执政最后一年,政策上有心无力者众。一般而言,执政时间仅有五年的韩国总统在最后一年都会处于“跛脚”状态,表现为执政效率下滑、支持率下跌甚至政策空转。出于政治遗产考虑,政府在任期最后一年通常不会出台过于激烈的措施,空转反而成为一种安全选择。

韩国社会本就存在进步派与保守派支持者的左右对立,韩国民众对政府又向来倾向于“看过不看功”。文在寅政府以扳倒朴槿惠政府的“革命者”姿态上台,原本想对各路政策进行大幅改革,但沉疴难以一时医,很多政策虎头蛇尾。比如一度呼声较高的检察机关改革搞到折兵损将,抑制房价政策也以失败收场,共同民主党内部甚至出现利用消息炒房炒地等腐败现象。正所谓期待越高失望越大,不少韩国民众现在认为进步势力上台与之前保守势力并无二致。

其二,客观而言,韩国现在很多问题并非全是共同民主党执政的责任,而是有着疫情、朝鲜因素、美国因素等诸多外因。韩国的经济、军事、外交又恰恰严重依赖“外因”,这就经常造成尴尬局面,即环境有利时光鲜亮丽,环境不利时则受冲击尤大。现在韩国进步派政府就面临三大“不可能”:推不动朝鲜、说不动美国、搞不定内政。

韩国面前的这一道道坎对文在寅及其代表的进步派带来巨大挑战。作为友邻,我们希望中韩关系能够“把握是非曲直,坚持正确立场,信守政治共识,不被带偏节奏”,希望韩国自身以及半岛问题谈判都能早日摆脱目前的困境。(作者是复旦大学朝韩研究中心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