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大辉:“拜普会”伤及中国利益?这是伪命题

“拜普会”今天将在日内瓦拉开帷幕,这是拜登上台以来美俄元首的首次面对面会晤。就在会晤前夕,俄罗斯总统普京直言,俄美关系正处于“近年来的最低点”。美国总统拜登则一改此前将普京称为“杀手”的说法,称对于这次会晤而言,“这并不重要”。如此微妙的态度转变显示,华盛顿其实比莫斯科更需要一个稳定的美俄关系。

其一,拜登不希望美俄对抗关系脱离控制。

梳理美俄元首峰会的发起过程可以看出,美方比俄方对这次两国元首会晤的期待值更高,也更主动。为了促成这次会晤,拜登政府甚至宣布放弃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运营商的制裁。

从过往来看,拜登对俄罗斯长期持负面的态度。从出任国会议员到就任奥巴马政府副总统,拜登积极参与制定美国对原苏联地区的政策,尤其是美国对乌克兰和俄罗斯的政策,更是主导了从2014年乌克兰爆发“迈丹广场革命”到2017年特朗普上台前的美国对乌克兰政策。而拜登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被爆出其子亨特·拜登在乌克兰从事钱权交易的黑料,也被美国媒体认为是俄罗斯方面所为。拜登入主白宫后多次对俄罗斯发出狠话,扬言要惩罚俄罗斯,延续并扩大了特朗普时期对俄罗斯的制裁。因此,不难发现,如果从拜登个人对俄罗斯的固有认知角度分析,他主动寻求美俄关系的改善是颇具矛盾性的举动。

但从美国国家利益出发,急于完成国内拨乱反正和推进印太战略的华盛顿现在需要一个稳定的、可预测的美俄关系;尽管美俄关系长期处于敌对状态,但拜登不希望这种对抗关系脱离控制的轨道。受乌克兰问题的拖累,现在的美俄两国已在黑海和波罗的海地区呈现出愈演愈烈的对抗局面。美国不希望因为乌克兰问题与俄罗斯开战,而俄罗斯已经做好在以黑海为核心的新东欧地区打一场中等规模战争的准备。美国打不起这样的战争。

从俄罗斯角度来说,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美国联手欧洲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与遏制越收越紧,给俄罗斯的国家安全与发展造成极大困难。为弱化西方的攻势,普京总是试图抓住一切机会缓和与西方的紧张对峙,同时在国际舞台上展示俄罗斯的影响力。普京曾经明确表示,对于此次俄美元首会晤,他有三个目的,一是恢复俄美两国领导人之间的个人联系;二是就共同感兴趣的话题进行对话;三是建立俄美之间的长效互动机制。自拜登上任以来,不断恶化的俄美外交关系处于准断交的状态,这对于两个核大国来说是极其不正常和危险的,也是俄罗斯不愿意看到的。借船出海,随美而动,展开谈判,这不仅可以缓和日趋紧张的俄美关系,而且还会带动美国的欧洲盟友对俄政策的利好变化。根据历史经验,每当美俄关系出现改善趋势,欧洲国家,尤其是老欧洲国家就有可能在缓和对俄关系上比美国走得更远。

其二,俄美“问题清单”太长,会谈难有实质性突破。

按照白宫方面的说法,日内瓦会谈“不是为了建立信任和友好关系,而是寻求莫斯科与华盛顿的共同利益”。从乌克兰危机以来,俄美已经积累了超长的“问题清单”,这包括乌克兰东部冲突、紧张局势降级、核军控谈判、俄美网络空间争夺、白俄罗斯政局、叙利亚与阿富汗战争、以抗疫和气候变化为核心的全球治理等诸多问题。以上这些问题不可能都纳入日内瓦会谈的清单,但最为迫切的焦点问题会被纳入俄美元首的讨论范畴。双方能够达成共识或部分共识的问题可能集中在以下几个:乌克兰危机和由此导致的俄美地区紧张关系降温的问题或被谈及。如果俄罗斯能够在乌东问题上有所让步,拜登可能会要求乌克兰回到2015年签订的明斯克协议上来,而不是另起炉灶。俄美还有可能恢复在黑海及波罗的海地区的海空避险机制。在核军控问题上,俄美有希望达成共识,即启动新的战略武器削减谈判。同时,俄美有希望就不在欧洲地区部署中导武器问题重开谈判。另外,叙利亚与阿富汗政治秩序、白俄罗斯政局、抗疫合作、气候变化等议题可能也会被谈及。

即便俄美就上述这些问题都达成协议,俄美关系也不会有根本性突破。拜登不会在普京所言的“红线问题”上做出妥协,这包括不允许乌克兰加入北约、不干涉俄罗斯与白俄罗斯的内政、取消对俄罗斯的制裁等。就在14日,双方见面的前两天,美国对俄罗斯国债的新制裁令正式生效,这意味着美国个人和美国企业不能购买以卢布计价的俄罗斯国债。美俄围绕北约东扩与反东扩、制裁与反制裁、遏制与反遏制、“颜色革命”与反“颜色革命”的结构性博弈不会消失。这些对抗性元素构成俄美关系的本质性内核。

其三,“俄美日内瓦会谈伤及中国国家利益”是个伪命题。

拜登主动发起“拜普会”,除了希望建立可控的俄美关系,不耗散美国更多战略资源以外,还希望能够腾出更多的战略资源推进美国的印太战略,而印太战略的核心就是与中国进行战略竞争。但对俄罗斯来说,在日内瓦会谈中不会主动讨论中国问题。按照中俄之间战略协作的默契,即使日内瓦会谈中美方提及中国问题,俄方会后也会与中方有所沟通。俄罗斯驻华大使杰尼索夫不久前指出,如果俄美元首在会晤中谈到涉及中国的议题,俄方将与中方通气,俄中关系亦不会因美国对俄态度变化而改变。

从较长的历史时期观察,上世纪70年代的中美苏大三角关系正演化成今天的中美俄大三角关系。但中美俄零和博弈的互动程度不如中美苏大三角,现在中俄战略协作已经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中俄间有频繁的战略互动,且长期的战略利益密不可分。苏联解体30年来的历史已经印证,俄罗斯不可能真正融入西方,美国需要俄罗斯这个敌人才能拢住欧洲盟友。拜登上台后,美国进一步强化了对中国与俄罗斯的双遏制,不断加强的中俄战略协作极大地提升了两国的战略地位。“俄美日内瓦会谈伤及中国国家利益”是个伪命题。(作者是清华大学俄罗斯研究院副院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