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新春:中东变局下中国的建设性作用

6月19日伊朗官方宣布,司法总监莱希赢得总统选举,结束了执政八年的温和派政府。6月13日,“反内塔尼亚胡联盟”组阁成功,结束了以色列长达12年的右翼政府。年初以来,沙特、阿联酋默默调整政策,同伊朗半公开地接触,再加上今年以来美国第二次从中东撤军,这些零散迹象显示,受国内、地区和国际因素交叉影响,中东正在酝酿历史性变革,中国在中东的角色备受关注。

关注四个变化

近年来,伊斯兰主义、石油财富、以色列威胁和美国干预等四大长期浸淫中东政治的因素,均呈现明显变化趋势,中东政治格局可能出现重大调整。

阿以关系是中东一对根本性矛盾,上个世纪发生过四次阿以战争,奠定了中东基本地缘格局。2020年底阿联酋、巴林、摩洛哥、苏丹四国相继同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未来更多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建交不可避免。阿以关系变化将为中东国际关系重组释放更大空间。

伊斯兰教是阿拉伯社会的基因,长期影响中东政治、经济和社会结构。1970年至2010年是中东政治伊斯兰主义上升时期,然而“阿拉伯之春”后,埃及穆兄会2012年执政,2013年垮台;突尼斯“复兴运动”2011年执政,2014年失去执政地位;恐怖组织“伊斯兰国”2014年宣布“建国”,2019年灭亡。温和伊斯兰政党均未取得预期执政效果,沉重打击公众对伊斯兰政党的信心。“伊斯兰国”打着伊斯兰名义,行恐怖主义之实,也损害了政治伊斯兰的声誉。伊斯兰主义退潮或许让阿拉伯国家政治、经济改革摆脱了一个沉重的历史包袱。

过去一百年,中东的命运同石油密切关联。近年来,随着国际能源革命的不断推进,石油的战略重要性减弱。石油在全球能源消费中的比重持续下滑,中东石油在全球石油市场中的重要性也大不如前。对中东而言,真改革、全面改革的压力陡增。

二战以来美国一直是中东最强大的外部干预力量,2011年以美军撤出伊拉克为标志,美国进入中东战略收缩期。相关各方闻声而动,2015年俄罗斯跃进中东,沙特、阿联酋、卡塔尔、土耳其、伊朗、以色列亦各领风骚。美国战略收缩可能颠覆旧的地区权力平衡,恢复平衡往往充满风险、动荡。

四大变化同频共振,这可能是一个大混乱的时代,也可能是一个大变革的时代,或两者兼而有之。这既是挑战,也蕴含机遇。同历史上的中东大变局相比,美国、以色列、宗教、石油的影响下降后,这次变革的命运更大程度上将由本地区国家、人民决定。

警惕两个陷阱

中东被称为“大国的坟墓”,希腊、罗马、奥斯曼、英国、法国、苏联、美国都在这里有过潮起潮落的相似轨迹。尽管各大国陨落的原因复杂多样,视中东为大国博弈的舞台或工具,过度军事化的中东政策,却是两个值得关注的共性。中国对此须高度警惕。

中美在中东没有根本利益冲突,要尽可能避免或延迟中美在中东的博弈。近年来随着中美关系恶化,美方一些人士认为,中国严重依赖中东能源,因而中东是美国卡中国脖子的理想地点。中美全球对抗不符合中国利益,中美在中东对抗更不符合中国利益,因为美国在中东的全面优势更突出。面对各种鼓噪和挑衅,中国不能跟着美国的节奏走。

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唯一没有在中东驻军的国家,因而也是在中东军事足迹最轻的大国。一些人认为,由于存在军事短板,中国中东政策不完整、不平衡,为保护中国利益,中国需要在中东有军事存在。然而历史经验表明,大国军事存在是中东动荡的根源之一,是中东问题的一部分,而不是解决中东问题的途径。今天,美国人对自身中东政策反思最多的就是“过度军事卷入”。

着眼三项任务

冷战结束以来,中国对中东事务的参与并不深。现在,随着中国的影响力提升,中东形势对中国的影响扩大,中国在中东发挥更大的建设性作用水到渠成。

首先,帮助中东构建自己的地区安全机制。中东是全球唯一没有任何地区安全机制的地区,长期以来美国是中东安全机制的中心,各国的安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同美国关系的亲疏远近。随着美国战略收缩持续推进,构建地区安全机制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上升。阿以关系改善,沙特、阿联酋恢复同伊朗接触,伊核协议会谈重启,都是积极的信号。2019年底以来,俄罗斯、中国和美国先后提出搭建海湾地区多边对话平台的倡议,说明国际社会的共识正在增加。尽管在中东寻求和平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这是值得努力的方向。

其次,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助力阿拉伯各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改革。“阿拉伯之春”失败,“伊斯兰主义”退潮,阿拉伯国家面临的困境却没有消失,各国仍需要继续摸索适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石油经济”风光不再,经济改革的必要性、紧迫性骤然增加。而过去40年,中国在改革与发展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未来,中阿不仅需要继续加强经济合作,而且可以相互交流、借鉴各自的治国理政经验,相互支持走各自的改革发展道路。

第三,共同反对霸权主义,使中东真正成为中东人民的中东。在中东漫长的历史中,外国干预一直是其动荡、苦难的根源之一。现在,随着美国中东战略的持续收缩,《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断言,大国决定中东命运的时代结束了。但是,霸权主义的阴霾没散,美国仍然对中东各国的人权状况、政治体制和经济结构指手画脚,随意将中东国家的政府机构列为“恐怖组织”。反对这些做法,既有利于中东和平稳定,也符合中国的国际政治利益。(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所所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