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借保护供应链安全“挥拳”只会加剧对抗风险

自美国总统拜登上任以来,在“重建美国”的理念指导下,美国在科技领域对其他国家的敌视进一步升级。相比特朗普时期,拜登政府对供应链安全问题更加“情有独钟”。在拜登政府发布的《过渡时期国家安全战略指南》中,明确提到大国之间在半导体、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等新兴技术开发和部署方面存在激烈竞争,并特别强调了保卫供应链安全。相较特朗普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指南更进一步武断认为“中国是美国的头号竞争对手”。在此背景下,拜登邀请全球19家大型相关企业就芯片短缺问题召开会议,唯独将中国企业排斥在外,显示出意图结成所谓“同盟”,在芯片供应链上与中国“脱钩”的阴险用心。

事实上,全球供应链紧张,特别是芯片短缺的根本原因,正是美国对别国进行钳制,导致全球产业链受到严重破坏。比如美国对华为的制裁一度导致多国企业在恐慌情绪下大量囤积芯片,进一步加剧了“芯片荒”。而美国为了维护自身垄断和霸权地位,一再泛化所谓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实体清单”,恶意打压中国企业和机构。今年4月8日,美国商务部将中国7家实体列入“实体清单”,其中既有国产芯片代表性企业,也有国家超级计算中心。截至目前,中国已有超过300个机构或个人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涉及范围也从技术领域日益泛化。近期,英媒曝光美国国会参议员给美国商务部的信件,内容为要求对中国所有设计14纳米以下的芯片企业实施出口管制。中国市场对于全球半导体行业复苏有巨大带动作用,在世界芯片产能结构性短缺的当下,美国单方面“去中国化”的危险尝试可能带来的潜在伤害不仅是全球性的,也必然会反噬美国本土企业。

为了摆脱对海外供应商的依赖,拜登在今年2月签署行政令,要求对美国半导体芯片、电动汽车大容量电池、稀土矿产和药品这四类产品的供应链展开为期100天的审查,并计划在一年内完成对包括通讯科技在内的六大部门生产供应链的风险评估。但有美国官员坦言,此举难以根本解决美国积弊已久的供应链问题,更无法缓解近在眼前的“芯片饥渴”。

可以说,从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挥出的“乱拳”,到拜登政府将种种政策措施与美国重建战略深度捆绑的“组合拳”,不变的是以对抗为主的思路。在全球化日益发展,和平与安全成为世界期盼的现代社会,这种以所谓保护本国安全为名对其他国家进行战略遏制、威胁别国安全的对抗思维是极其不合时宜的。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