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亦军:俄罗斯加速“去美元化”有何影响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拜登政府正计划对俄罗斯实施新一轮的制裁措施。其实,今年初以来,美国就以俄罗斯干涉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为由,一再威胁将采取措施加大对俄制裁力度,甚至考虑将俄逐出SWIFT结算系统。俄罗斯对此予以强烈谴责,并示威性地宣称,已就“切断SWIFT结算机制”做好充分准备。俄同时宣布,大幅调整国家福利基金(国家主权财富基金)的货币结构,彻底清除美元,将其从35%的占比降为零,同时提高欧元、人民币和黄金的占比,必要时还将向国有企业发出对外结算全面转向欧元的指令。

由此,俄罗斯“去美元化”再度引发热议,甚至成为不久前召开的圣彼得堡经济论坛上的核心话题。普京总统公开表示,俄罗斯正在考虑使用本币结算的可能性。他指责美国把美元当作政治工具,损害了美元的信任度,削弱了其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作用,俄罗斯必须采取应对措施以维护本国利益。

其实,“去美元化”在俄罗斯社会并不是一件新鲜事,多年以前俄罗斯政府就出台过多项“去美元化”的政策措施。20世纪90年代俄罗斯经济转型之初,生产连年下降,国民经济一片凋敝,本币恶性贬值,卢布的信誉一落千丈,民众纷纷争抢美元作为结算和储蓄工具,一时间美元泛滥,国民经济呈现出极端严重的美元化倾向。进入新世纪之后,随着国民经济的逐渐企稳,俄罗斯政府在国内经济生活中对美元采取适当的剥离措施。当时的举措并非针对美国,而是为了整顿国内市场,规范金融秩序,重新确立卢布的法币地位,带有维护国家金融主权的意味,与国际关系无关。不过,近年来俄罗斯社会掀起的“去美元化”浪潮,其背景和目的完全不同于以往。

2013年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俄罗斯将克里米亚半岛重新纳入自家版图,遭到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强烈谴责和抵制,来自美西方的经济制裁不断加码,面对美国的敌对行为,俄罗斯采取了一系列反制措施,“去美元化”就是其中之一。2018年普京开启第四任总统任期之初就在国会发表的演说中指出,美元的垄断地位不仅是不稳定的,而且是危险的,要改变国家的外汇储备结构,尤其是在美国对俄实施经济制裁的情况下,为了加强俄罗斯的“经济主权”,有必要与美元“决裂”。

过去几年里,俄罗斯采取实际措施从多方面与美元分离:逐渐减少以美元计价的存量资产;调整外汇储备结构,降低美元比例,增加其他储备货币和贵金属比例;压缩对美国国债的投资规模,从过去的千亿美元猛降至目前的不足40亿美元;在对外贸易、特别是大宗商品的购销合同中尽量使用本币或欧元、人民币等其他非美元货币进行结算,至去年中期,在俄对外出口中美元结算的比例首次降至50%以下;与多国扩大货币互换规模,减少对美元的依赖。

这一次俄罗斯更是摆出一副要与美元彻底决裂的架势。按照俄罗斯的说法,此举完全出于被迫,是为了防范美国可能采取的极端金融制裁措施,属于预防性的自保自卫行动。实际上这更是一种政治宣示,是对美国霸权的抗议、嘲讽和蔑视。正像俄罗斯经济学家安东·塔巴赫所说的那样,这是一个“地缘政治决定”。

就总体而言,“去美元化”不会给俄罗斯带来重大影响。在俄罗斯境内卢布遭国民唾弃的时期已经过去,民众生活中的美元化现象也不复存在,卢布作为法定货币的地位基本稳定,因而“去美元化”对国内经济和民众生活基本不会产生明显影响。俄罗斯与美国的直接贸易额微不足道,它的主要贸易伙伴是欧盟和中国,与这两大经济体的贸易规模在其对外贸易总额中的占比常年维持在70%左右,与欧盟和中国的贸易改用欧元和人民币结算理论上不存在障碍。因此,“去美元化”在俄对外贸易方面的影响也将是有限的。

“去美元化”对美国来说显然是不利的,尽管此举不可能从根本上撼动美元的国际地位,但多少也在一定程度上缩小它的影响范围,降低它的影响力。广泛采用欧元和人民币进行国际结算,将进一步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强化其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同时也为欧元地区各国所乐见。这将使得美国在盟友面前陷入尴尬境地,本身就是对美国的一种羞辱,在某种程度上起到分化西方国家的作用。(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