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安:建党百年对外传播观演进及启示

对外传播是党的新闻宣传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党在不同历史时期取得革命和建设成绩的重要保障。回顾一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对外传播的观念演进,可以发现,随着国内和国际形势的变化,党领导下的对外传播工作始终紧扣核心、顺势而为、应需而变。

1921年至1949年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党的对外传播工作处于起步和发展阶段。创立初期,党的对外传播主要借助共产国际,以及通过党组织在海外开展传播活动,比如在欧洲发行的《少年》和《赤光》杂志。1931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同日成立的红色中华通讯社向国外播发了英文稿件,这篇稿件被认为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开展的最早的对外报道。

1936年,埃德加·斯诺来到延安进行采访,在欧美报刊发表多篇报道,随后出版《红星照耀中国》一书,向世界真实介绍了党领导下的革命斗争。1940年,党在延安成立国际宣传委员会。1944年,新华社成立“英文广播部”,标志着对外宣传的正式开始。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时期,党的对外传播工作注重实现两个目的:一是对日本军民宣传,表达反战态度、瓦解敌方意志;二是向国际社会介绍党的主张,增进外界对中国共产党的支持和认同。

新中国成立后,党逐步建立起由国家层面主导的外宣体系,同时在对外传播实践中提出一系列对外传播观念。比如1955年,毛泽东要求新华社“把地球管起来,让全世界都能听到我们的声音”,强调大力向国外派驻记者的重要性。毛泽东和周恩来等党的第一代领导人,还提出对外宣传“要用事实讲话”,不能脱离实际空谈政治,“不要强加于人”,“不要向外国人自吹自擂”,要区别对待对内刊物和对外刊物等重要观点。

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对外传播在观念和实践上更加系统、全面。伴随着对外开放的步伐加快,党和国家领导人积极走出国门,通过外交活动向世界传播中国声音。邓小平同志曾经为中国设计过六个方面的国家形象:独立自主的民族形象、安定团结的政治形象、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形象、改革开放的发展形象、文明进步的精神形象以及维护和平的外交形象。

此外,党的一系列重要文件,都把持续做好对外传播、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作为重要工作来强调,突出“内外有别”“外外有别”的理念,提出构建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大外宣格局”,倡导大力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提升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2008年北京成功举办奥运会、2010年成功举办上海世博会等,都成为公共外交及对外传播的成功典范。

从2012年至今,党领导下的对外传播实践进入新时期,伴随着国家综合实力的快速提升,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同时,中国的对外传播能力、话语影响力仍存在与国际地位不匹配,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有明显差距的问题。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对外传播工作,提出要进一步讲好中国故事,展现真实、立体和全面的中国,对外传播观念更加务实、成熟,对外传播实践更加注重能力和话语体系建设。

2021年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次集体学习,主题专门围绕国际传播能力建设,要求加快构建中国话语和中国叙事体系,用中国理论阐释中国实践,用中国实践升华中国理论,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更充分、更鲜明地展现中国故事及其背后的思想力量和精神力量。这一全新要求,指出中国故事的对外传播需要超越表层事实、深入背后价值,需要增进世界各国对自信中国、复杂中国和发展中国的认知。

回顾党领导下的对外传播实践和观念的百年演进,我们不难发现,“对外传播”这一概念逐渐被“国际传播”所替代。传统意义上理解的对外传播主体是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侧重以我为主、对外宣传,具有较强的目的性。而国际传播的传播主体是包括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等在内的多元共同体,同时企业、智库、学者、意见领袖、对华友好人士等机构和群体也加入进来,侧重传播规律、把握文化差异,在倡导平等互动的过程中增进理解和共识。

放眼未来,党领导下的中华民族复兴事业踏上新的百年征程。国际传播仍将发挥积极作用,在更自信、更从容、更淡定的心态基础上,以对话交流替代说服,以传播互动升级宣传,以增进发展共识超越博弈,为中国故事特别是中国价值、中国思想、中国精神的传播做出更大贡献。(作者是中国新闻史学会应用新闻传播研究分会会长、中国公共关系协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