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隆:俄国安战略中的新思维与旧传统

俄罗斯总统普京日前签署俄第三版国家安全战略,详细评估了俄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面临的主要安全威胁与机遇,对新形势下俄国家利益的内涵和外延以及相关应对策略作出详细阐述。在俄与西方关系持续紧张,俄美难以打破“常态性对抗”的当下,新版战略既反映出俄应对威胁挑战的新思维,也体现出安全和外交战略的旧传统。

首先,突出内外互嵌、虚实互联的综合安全观。较之批准上一版国家安全战略的2015年,俄罗斯身处的地缘政治、安全和发展环境已经发生重大变化: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持续对俄进行战略挤压,乌克兰东部边境对峙险酿直接冲突;美欧对俄制裁的同步化加剧,俄分化“新”“老”欧洲的策略难以奏效;在内外因素的叠加影响下,乌克兰、白俄罗斯、外高加索等俄西南周边国家和地区先后爆发政治乱局和冲突等,俄在“后苏联空间”的地位、作用受到影响。

因此,新版战略在强调北约重心东移造成威胁的同时,还提出应对部分国家利用俄内部经济社会问题进行破坏活动、煽动独联体走向分裂并破坏俄与传统盟友关系带来的挑战,意在遏制因外部干涉导致的内部动荡。另一方面,战略认为俄罗斯的精神、道德、文化和历史价值受到西方攻击,网络空间成为双方角力的主战场,因而将“信息安全”单列为章,突出网络攻击、间谍活动、虚假信息、跨国公司垄断、网络犯罪等新型威胁,强调在虚拟空间中提升维护俄主权和安全的能力。

其次,强调“以人为本、发展优先”的国家利益观。与此前不同,新版战略突出维护国家安全的内生性要素,不但对俄国家利益的范畴进行拓展,还将“保护俄罗斯人民,发掘人才潜力,提高生活质量和公民福祉”列为国家利益之首。战略将提高居民收入,完善社会、医疗、教育、文化服务,提升治理效率等作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并突出“发展即安全”的国家利益优先方向。

最后,将“非对称措施”和提高战略自主性作为应对策略。一方面,战略点名美国部署全球反导系统并拒绝履行军控义务,指责其激化后苏联空间、中东、北非、阿富汗和朝鲜半岛局势,为国际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蔓延创造条件,并首次提出将采取“非对称措施”应对相关外部威胁,这符合近年来俄军发展“匕首”“先锋”“锆石”等高超音速导弹,以提升精准打击能力突破美反导体系的“非核遏制”军事思想。另一方面,战略还突出经济、金融、科技安全维度,明确将“在对外经济活动中减少使用美元”,提出在科技进步基础上推动国民经济结构转型,激发国内潜力和强化经济、科技自主等,试图通过提升战略自主性应对可能出现的金融、科技等新制裁。

值得注意的是,新版战略在探索维护国家安全新思维的同时,仍坚持以平衡性为导向的多方位外交传统。与前版相比,新版删去了“与美国构建伙伴关系”和“与欧盟巩固互利合作”的相关内容,此举被部分西方媒体解读为俄外交政策进一步“向东看”的方向性转变。

毫无疑问,对华合作被视为俄罗斯外交的优先方向。新版战略指责部分国家通过不正当竞争、单方面制裁、公开干涉他国内政等手段对国际社会成员施压,破坏国际准则并动摇国际法基础,导致国家间对抗升级和互信缺失,再次表明中俄在相关问题上存在高度共识。同时,俄罗斯也寻求在外交上突破美欧的严厉制裁。俄总统普京近期在德国《时代》周报刊文,再次强调“俄罗斯是欧洲最大的国家之一”,称将坚持建设性、诚实开放的态度恢复与欧盟的全面伙伴关系,这与俄外长拉夫罗夫此前威胁与欧盟“断交”形成鲜明对比。另外,俄美元首还在激烈的“隔空骂战”和全面“制裁与反制”背景下实现线下会晤,这些看似矛盾的立场和行为背后,反映出在新版战略相关表述之外,俄罗斯改变外交处境的迫切需求。

新版战略在“战略稳定和国际互利合作”章节中特别强调,俄将推动延续性、独立性、多方位、开放、可预测和务实的外交政策,还在区域合作层面将独联体与欧亚经济联盟、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并列,在国别合作层面将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与俄印特惠战略伙伴关系并列,在小多边合作层面将上合组织、金砖国家和“中俄印”三边机制并列,客观上呼应了俄兼顾平衡性与特殊性、原则性与灵活性的多方位外交理念,以及其战略界倡导的“新不结盟运动”领导者的自我定位。

从历史上看,俄罗斯具有制定长期性、全局性战略规划的传统和偏好,但在可操作性和执行力方面受到各种内外因素影响。新版战略反映出俄在安全认知、国家利益、应对方式上的新思维,但在跟踪俄相关战略、构想、学说之余,仍需关注其针对不同领域、议题和方向的政策细则和具体行动。从“旧传统”出发审视其“新思维”,才能更为准确、立体地理解和判断俄罗斯内外政策走向。(作者是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