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波:澳何必把自己逼到对抗前沿?

进入7月份,在澳大利亚附近海域有两场大规模演习举行。一场是7月5日至10日,有美日澳韩四国参加的“太平洋先锋队2021”演习;另一场是7月14日至31日,有美国、英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韩国和新西兰七国参加的“2021护身军刀”演习。

虽然这些演习都是例行的,但在内容设置上针对中国的一面无疑在上升。尤其是作为两场演习的“东道主”,澳大利亚最近在涉台议题上的表态非常出格。甚至,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不久前首度放言,“一旦台海爆发战争,澳大利亚将履行支援美国及印太地区盟友的承诺。”站在我们的视角,对于澳大利亚在安全上越来越针对中国着实难以理解。中国从未在军事上威胁过澳大利亚,中澳间也不存在海洋争端和地缘政治纷争。尽管中澳在政治和经济方面时有摩擦,但很多中国民众难以想象有一天中澳会“兵戎相见”。那么,澳方为什么不断鼓噪战争,接连采取挑衅举动呢?

澳大利亚政客完全陷入自己的焦虑,且受制于国际格局、战略偏好和国内政治,现阶段将中国当成“军事安全上的对手”有两个重要因素。

一方面,在中美战略竞争加剧的情况下,澳大利亚自我限缩选择空间。美澳同盟是澳大利亚军事安全战略的基石,两国有相近的价值观、长期“并肩战斗”的经历以及战略利益方面的相互需要。因此,追随美国成了澳大利亚的长期战略选择。加之澳大利亚作为外来移民建立的国家,心理上与亚洲国家并不亲近,尤其是比较提防亚洲强国,与英美等世界大国维系盟友关系成为其维护自身安全的重要路径。

此外,作为美国在“印太战略”版图的“南锚”,澳大利亚企图扮演“副警长”角色,通过不断加强与美国的盟友关系图谋扩大其影响力。因此,二战后特别是冷战结束以来,澳大利亚在几乎所有的国际热点问题上都不分黑白曲直地站在美国一边,出人、出钱、出枪,冲锋在前,支持美军干预国际事务。有时甚至主动代美国“出头”。当前,澳方的表态有时甚至比美国更激进。

因此,一旦东亚有事,澳大利亚大概率将成为美军事行动的支撑点。虽卷入中美间的冲突不符合澳大利亚的整体利益,且澳大利亚也极不愿意与最大的经济伙伴决裂,但对于最大盟友美国的要求,澳很难拒绝也不想抗拒。澳前总理马尔科姆·弗雷泽称,“澳大利亚被牢牢困在美国体系内,一旦美国与中国开战,澳方除参战外别无选择”。更何况在和平时期,选择的成本并不高,澳在国内国际势力的推动下,不会拒绝冲在前沿。

另一方面,是因为澳大利亚对中国崛起的极度不适应。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安全战略意图缺乏必要的认识,听信美国的那一套比较多,认为中国的崛起意味着“亚太安全风险的上升”。再加上对“中国强大后军事上的扩张和对南太岛国影响力的辐射”过度焦虑。

同时,澳大利亚自视为美国同盟体系和西方世界中的重要一员,在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方面负有责任。而且,不少澳政客渲染“中国今天不扩张不谋求霸权,不代表以后不那样做”。这种猜忌的深层次原因在于,澳大利亚对于中国体制充满戒心和不认可,以及长期居于西方集团的傲慢。这种战略上的怀疑和心理上的偏见,在西方媒体和舆论的渲染之下,又反过来影响着澳大利亚的国内政治。在这样的氛围下,我们就会经常看到澳大利亚官员耸人听闻的言论。

上述两大结构性因素制约了中澳双方在军事安全领域的互动,而在中澳关系总体龃龉不断的情况下,指望澳短期内改弦更张并不现实。澳方的选择当然有美国因素,但更多是基于其政治精英的战略认知。如果澳方不首先在战略和心态方面做出适当调整,即便中国出于睦邻友好原则采取一些积极的举动,也难以实质改变目前的状态。

实际上,在和平时期澳方有更多的选择。澳大利亚作为中美竞争中的第三方,可以适当扮演“缓冲器”或沟通桥梁的角色,在塑造中美关系中发挥作用。如果主动倒向美方一边,甚至在中美竞争中推波助澜,只会将自己逼到中美斗争甚至是对抗的前线。(作者是“南海战略态势感知计划”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