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栋:中国不会踏入“阿富汗陷阱”

美国及其盟国正在加速撤出阿富汗。美国之后的阿富汗将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很有可能重新陷入战乱,成为一个地区性甚至全球性安全问题的发源地。作为阿富汗的一个重要邻国,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中国无法完全置身阿富汗事务之外。在此情况下,如何在阿富汗发挥建设性作用而又不重蹈苏联和美国的覆辙,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与前几个大国相比,中国有条件既参与阿富汗事务又不陷入其中。

一是地缘政治环境不同。过去各大国介入阿富汗事务,落入“阿富汗陷阱”,除了因为阿富汗本身的战略价值,还因为“恰好路过”。历史上,阿富汗是北方民族进出南亚次大陆的主要战略通道。当年亚历山大大帝进出印度次大陆,阿富汗是必经之地。就连中国最有名的和尚玄奘大师,也是经过阿富汗进出印度次大陆的。进入近现代以后,阿富汗是英国北上中亚、苏联南下印度洋的可选通道之一,后来也成为美国北上中亚地区的战略通道。但对中国来说,在地理和地缘政治上对阿富汗都没有这样的需求。对中国比较重要的中巴经济走廊以及中国与中亚之间的战略性通道,也都没有直接关联阿富汗。在航海时代,中国通向南亚的最佳路线是在海洋上,不在阿富汗的山地里。

二是战略环境不同。大英帝国侵入阿富汗,主要是为巩固英印帝国的北方防线。苏联侵入阿富汗,是其与美国在阿富汗进行战略博弈的结果。美国在冷战后其实已经放弃阿富汗,“9·11”事件算是使其侵入阿富汗的“偶然因素”,美国自己扶植的前伙伴袭击了自己的核心目标。如果不对阿富汗进行报复,作为霸权国家的威信将会严重受损,国际地位将会动摇。但阿富汗并不涉及美国的最核心利益。这种战略上的犹豫和不确定性,导致美国在阿富汗问题上的“鸡肋式选择”,是导致美国阿富汗战略失败的主要原因。中国则无此问题。到目前为止,与阿富汗相关的问题都不是需要我们采取以前大国的那种介入方式,那与我们和平解决阿富汗问题的建设性立场也不一致。

三是战略原则不同。无论大英帝国、苏联还是美国,都是把意识形态与自己的外交政策结合在一起的,最终都体现为对阿富汗的占领和改造。但中国不同,我们长期坚持不干涉别国内政原则,更不会强行要求阿富汗改变政权形态和价值观念。因此,中国可在阿富汗问题上实施更加务实、灵活的政策。中国不需要像前几个大国那样制定明确具体的阿富汗政策目标,也就不会深陷阿富汗内部事务之中。

总而言之,阿富汗问题并不涉及中国核心利益。中国在阿富汗问题上的主要关切,一是履行大国责任。作为一个世界性大国,中国有责任和义务为国际和平和稳定做出贡献。阿富汗是中国邻国,中国更需为解决邻邦的问题做出建设性努力。二是非传统安全问题。恐怖主义、毒品走私等非传统安全问题,是阿富汗陷入战乱后可能对中国产生负面影响的方面。而长远来讲,应对这些非传统安全问题又需要以阿富汗首先和平稳定作为基础。因此中国对于阿富汗问题采取的是“建设性介入”方式,重点放在设法推动阿富汗内部和解进程,而不会像之前几个大国那样直接介入阿富汗内部事务,因而也不会像它们那样陷入其中难以自拔。(作者是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