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淑华:严重歧视穆斯林,美式人权的阴影

美国自诩为“人权灯塔”,经常打着“保护人权”的旗号对其他国家指手画脚、肆意打压,但在“灯塔”阴影之下,真相却是美国对穆斯林的严重歧视和残忍迫害。可以说,自身劣迹斑斑的“人权灯塔”,光环已经愈发黯淡,美国不仅无意亦无力解决本国的严重穆斯林歧视问题,更以人权为名,行干涉主义之实,在国外蓄意挑起矛盾、散播仇恨,毫无底线地干涉他国内政,置穆斯林群体安危于不顾。美国在国内外歧视、迫害穆斯林的种种行径,暴露了美式人权的虚情假意。

首先,深入骨髓的“种族主义”。“9·11”事件已经过去近二十年,美国穆斯林仍然遭受着被污名化、边缘化的对待,承受着恐惧、威胁和令人难以接受的监控。美国针对穆斯林的仇恨犯罪居高不下。在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中,反穆斯林言论大幅上升,政客的推波助澜,让针对穆斯林的阴谋论日益进入政治主流。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2018年发布的报告也显示,2016年以来,美国反穆斯林团体的数量激增2倍。BBC的克莱尔·博尔德森关注到美国年轻穆斯林面临的压力,以及为阻止他们与主流疏远而正在采取的措施,拍摄了纪录片《美国的穆斯林》(American Muslim),讲述了美国穆斯林边缘性的生存状况。

同时,影视文化作品中对穆斯林完全基于“种族主义”的负面描述,助长了对穆斯林个人和社区的歧视、敌视和暴力。“安纳伯格包容倡议组织”(Annenberg Inclusion Initiative)开展的一项题为《失踪与诽谤》(Missing and Maligned)的报告发现,2017年——2019年间英国、美国和澳大利亚发行的票房最高影片中,穆斯林多为局外人或是杀手、侵略者等负面形象,只有不到10%的影片中穆斯林担任正面角色。首位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的穆斯林、英国演员兼说唱歌手里兹·艾哈迈德为回应此报告,发起设立了一项基金,帮助打击电影中对穆斯林的“有毒刻画”。

其次,法律手段极端打压。作为世界上唯一颁布过“禁穆令”的国家,尽管美国努力营造着种族多样、包容开放的国际形象,然而骨子里仍然是根深蒂固的白人优先。在参选之时就不断发表歧视攻击穆斯林言论的特朗普,上任之后越发变本加厉。2017年9月25日,特朗普政府颁布了第三版入境禁令,对来自伊朗、也门、利比亚、索马里、叙利亚和乍得等伊斯兰国家的公民实施入境限制。美国政府认为这些国家不符合美国对签证申请人安全检查和信息共享的要求。面对美国国内外宗教团体与人道组织的群情激愤和抗议浪潮,2018年6月26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5:4的微小差距,投票通过支持特朗普的行政命令。

这一突破了“政治正确”界限的总统行政令能够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出台,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支持这一行政命令的保守派大法官认为,国会赋予了总统确保边境安全的职责,总统对于谁可以进入美国拥有广泛自由的裁量权。尽管特朗普个人过去多次针对穆斯林对美国构成威胁发表煽动性言论,也不因此减损其职能。德国媒体上的《反穆斯林种族主义现已成为美国法律》一文认为,美国最高法院使特朗普穆斯林禁令“合法化”的裁决,是在美国历史上首次将仇视伊斯兰教制度化和合法化,而这已经违反了美国宪法关于为所有人提供平等保护和公平审判权的规定。

第三,霸权行径迫害海外穆斯林。对待国外穆斯林,美国也屡屡采用双重标准,以人权之名谋一己私利。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关心穆斯林的福祉,但自本世纪初以来,美国打着“反恐”的幌子,在阿富汗、叙利亚、伊拉克发动战争,造成数以千万计的穆斯林无辜平民伤亡。新冠疫情期间,美国持续制裁伊朗等国,加剧当地民生困境,导致经济萧条、民众苦不堪言。

面对巴以冲突,美国更是不止一次对抗所有成员国的共识,在联合国单独投票支持以色列。面对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不成比例的残忍杀戮,美国却站在了人类良知、道义的对立面。2021年5月16日,美国第三次阻止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呼吁巴以停火止暴和保护平民的联合声明,并同意向以出售价值7.35亿美元的精确制导武器。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所言,美国口口声声说关心穆斯林的人权,现在却对巴勒斯坦民众所遭受的苦难不闻不问。

拉大旗,作虎皮,人权只是美国隐藏肮脏目标的政治武器,以便在虚伪面具下继续实行违背国际公理与道义良知的种族主义恶行。(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