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春豪:俄印关系不会单向线性发展

在前不久发布的最新版国家安全战略中,俄罗斯将与独联体国家、中国和印度的关系一起列为主要外交目标,这立即让俄罗斯在“向东看”过程中如何把握俄印关系受到新一轮关注。就在上周,印度外长苏杰生出访俄罗斯,这是继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今年4月出访印度之后,两国之间又一次重要的外事活动。或许是出于对去年底以来各方对俄印关系走向的“热议”和“猜测”予以回应的考虑,苏杰生特意在普里马科夫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发表题为“变化世界中的印俄关系”演讲,并在演讲中强调“地缘政治包容、领导层互信、民众情感是俄印关系主要驱动力”,称赞俄印关系“历久弥坚”,“系二战后全世界最稳定的大国关系之一”。

看得出来,俄印政府都展现了对彼此关系的重视和期待。那么,俄印关系是真如苏杰生所言“历久弥坚”呢?还是两国政府试图通过这种高调表态掩饰日渐扩大的分歧呢?这是一个值得深入观察和讨论的问题。

首先,俄印关系不会完全分道扬镳。一是历史惯性使然。与两国对华、对美关系相比较,俄印自冷战时期就既不对彼此构成安全威胁,亦未发生军事冲突,在诸多战略议题上也基本保持一致,可以说“没有历史负债”。

特别是对印度而言,虽然近年来竭力发展对美关系,但新德里内心清楚,俄罗斯对印度“大国梦”的支持远较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更为坚定。比如,冷战时期美苏对抗与印巴冲突相互交织,南亚格局更多地是美巴站在一边,而印度则与苏联在同一战壕;1998年印度核试验之后,俄罗斯也没有像美国一样制裁印度。

二是现实利益需要。虽然面临日益严峻的挑战,但俄印在军工、核能、反恐以及经济发展等领域的合作基础和潜力依然不可低估。比如,俄式武器迄今仍是印度军队占比最高的外国装备,而印度也顶着美国的压力坚持要购买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更重要的是,俄印都将彼此视作推动构建多极世界的重要合作力量,都希望成为多极世界的一极。

因此,印度依然希望俄罗斯在其“入常”问题上提供支持,而俄罗斯也希望拉住印度对冲美西方的战略挤压。综上,俄印关系的合作主基调难以且并未被根本动摇,两国关系更不可能走向对立。

其次,俄印关系不会依旧亲密如初。百年未有大变局之下,主要大国之间的双边关系也经历着急剧调整。美国将中国视作战略竞争对手并予以全方位打压,中美关系急剧下滑,有学者甚至用“自由落体”形容;中俄确立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两国战略协作达到历史最佳水平;中印关系竞争性与波动性更为突出,加勒万河谷冲突使得双边关系跌入阶段性最低点;美俄关系“低位运行”,制裁与反制裁、遏制与反遏制成为双边关系主基调。

在此情势下,俄印关系难以“自循环”,必然会受到自身对外战略调整以及中美战略竞争的牵引。特别是近段时期印度与美国越走越近、与中国渐行渐远的态势比较明显,这也给俄印关系带来巨大挑战。

俄印对中美战略竞争所持的不同立场以及采取的差别政策,是导致两国分歧增多的重要因素。在俄罗斯看来,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压制或者对中俄的“双遏制”政策,都是为了维持美国的霸权体系,都不利于多极世界的构建。而在印度看来,中美战略竞争的加剧可以为其提供“渔翁得利”之机,有助于印度借助美国之力防范和制衡中国。

这种分歧还集中体现在两国对“印太”的不同看法上。俄罗斯对美国的“印太战略”持批评态度,并就此多次公开敲打印度;而印度则“积极对接”乃至“全面拥抱”美国的“印太战略”,多次向俄罗斯解释印度立场,甚至将俄罗斯远东发展也纳入“印太”框架之下,以此游说俄罗斯支持“印太”。

综上,俄印在对待中美关系、“印太”战略上的政策分歧短期难以消弭,且会逐步逐级传导至双边关系其他领域,两国“间隙”增多将是不争事实。

最后,俄印关系不会单向线性发展。俄印是国际政治舞台的重要力量,两国都希望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积极作为,都在对外战略上采取了不同程度的调整,加之中美俄印各组关系的互动、地区热点议题的搅动、全球治理议题的联动,使得俄印关系受到日益增多的因素的影响。展望未来,俄印关系能否稳中求进,有赖于两国能否做出及时、相应的政策调整,不断挖掘双边合作的潜能,妥善处理彼此分歧,就全球和地区问题进行有效沟通。

俄罗斯和印度都是中国的重要邻邦,是中国在国际上更好维护发展中国家权益的重要合作伙伴,与中国在金砖国家合作机制、中俄印三边合作平台上也有良好合作基础。因此,俄印关系的走向自然会影响到中俄印三边合作的成效。诚如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所指出的,“对于中俄印未来合作前景,外界总有一些质疑,但我们三国首先拥有广泛深刻的共同利益和共同理念”,“只要三国坚持团结合作,我们就能为这个世界提供更多正能量和稳定性”。(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研究所副所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