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康睿:美撤军阿富汗后,三层难题待解

拜登政府正在给长达20年的阿富汗战争画上句号。这场糅合了地缘政治、反恐和反极端主义等多重因素的战争,将带给世界观察阿富汗的若干全新视角。笔者认为,通过美国撤军阿富汗行动,世界可以从中获得或加深三个层面的认识。

首先,在道义层面,世界将进一步认清美国“反恐”逻辑。随着美国及其盟国加速撤军,摆在世人面前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评价美国这场“反恐”战争的得失?美国宣称达成了目标,但更普遍的观点是认为美国输掉了这场战争。美国及其盟国现在不得不恪守与曾经的打击对象签署的和平协定,撤出在阿所有武装人员,这是美国失败最直观的理由。而从反恐效果看,美国也没取得成功。根据经济与和平研究所公布的《全球恐怖主义指数》,截至2020年,阿富汗仍是全球恐怖主义形势最严峻的国家。如果美国坚称实现了阿富汗战争目标,那只能说华盛顿评价这场战争的逻辑太过独特。

其次,在现实层面,阿富汗国内力量对比正悄然发生转变。从战场形势看,喀布尔的力量在与塔利班的斗争中逐渐被削弱。阿富汗塔利班是一个正在具备一定“国家行为能力”的组织,控制着一定的领土、人口和军队,并正在试图以组织的身份参与国内、国际事务。从阿富汗塔利班近期表态来看,该组织亦表现出维持国内稳定以及别国权益的意愿,这表明阿富汗塔利班正在努力对外展示承担相当国际责任的能力。

美国撤军之后,阿富汗政府尤其军队面临的压力空前剧增。美国的组织、训练和指导是阿富汗政府军维持战斗力不可或缺的环节。美军不仅撤出所有武装力量,其下辖的军事顾问、教官等将一并撤出。失去美国援助后,阿富汗政府军在士气、指挥、后勤等领域将面临严重挑战。

还有一点,就是外界广泛担心的,塔利班与政府军长期斗争可能会使境内恐怖主义势力坐大。“伊斯兰国”覆灭后,如何应对“外国战斗人员”回流,成为了一个国际性问题。阿富汗面临的恐怖分子回流形势极其严峻,据估计,大约2000—4000名经过训练的恐怖分子流窜至阿富汗。2015年,逃匿至阿富汗的“伊斯兰国”恐怖分子与本土恐怖组织相结合,成立了“伊斯兰国呼罗珊省”。“伊斯兰国呼罗珊省”目前成为阿富汗境内活跃着的头号恐怖组织,其频繁活动一度引起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高度警觉。

一直以来,阿富汗政府军是打击境内恐怖主义的主力。如果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双方的和解进程长期没有进展,遏制恐怖主义的力量将遭到持续性削弱,阿富汗的安全形势将变得更为复杂。

第三,在制度层面,阿富汗出路待解。现代阿富汗的版图是在19世纪殖民者“大博弈”过程中逐步形成的,阿富汗以缓冲区的角色被塑造出来。殖民者们在尽可能地吞噬阿富汗地区周边肥沃土地之后,留给阿富汗的是贫瘠的山地以及族群、宗教构成复杂的人口。因此,阿富汗在历史上一直处于一种央地关系不稳的状态,来自喀布尔的中央权力无法完全控制地方。

这种不稳定的状态因1978年“四月革命”而失控,随着苏联入侵阿富汗而进一步加剧,并在过去20年来美国主导下的阿富汗战争再一次证明。目前看来,包括塔利班在内,没有任何一个组织能够仅凭自身力量有效控制阿富汗全境,和解是阿富汗唯一的出路。

尽管阿富汗的和解进程得到包括中国、俄罗斯在内诸多力量的支持,但和谈前景仍不乐观。阿富汗塔利班是一个拥有科层制组织、完整宗教意识形态以及常备武装力量的行为体,未来的联合政府必须要设计出能够妥善解决宗教地位、武装力量指挥分配等议题的方案,才能实质性地推动和解进程。(作者是上海高校智库复旦大学宗教与中国国家安全研究中心学者)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